驻印度大使罗照辉解读中印领导人武汉非正式会晤
2018/05/04

  5月4日,中国驻印度使馆与印度中国问题研究所在新德里共同主办题为“武汉会晤:中印关系及未来走向”的媒体智库研讨会。罗照辉大使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使馆李碧建公使、李亚、周余云、嵇蓉参赞、政治处主任杨天文、新闻处主任孙一梁等,印方中国研究所所长、前驻华大使康特,印共中央书记、联邦院议员拉贾及其他党派负责人,布鲁金斯学会会长拉维,卡耐基基金会(印度)会长拉贾·莫汉,发展中国家研究与信息系统中心主任萨钦,尼赫鲁大学副校长马哈帕特拉,印度基金会、辨喜国际基金会负责人等,印度报业托拉斯、《印度斯坦时报》、《印度时报》、《印度快报》、《论坛报》等主流媒体约60余人出席。

  罗大使在讲话中全面解读此次会晤背景、成果,及相关后续行动。

  罗大使说,习近平主席和莫迪总理4月27日至28日在武汉举行非正式会晤,把脉龙象共舞,纵论天下大势,成果丰富,意义重大,是双边关系史上的里程碑。我想用五个词汇概括解读此次会晤成果,即友谊、合作、发展、协调和管控。

  一是增进两国领导人之间的友谊和化学反应。此系两国领导人第13次见面,创造了中印领导人交往新模式。莫迪总理武汉之行受到中方热情接待。中方所做礼宾安排旨在让客人感到轻松、舒适,宾至如归。习主席告诉莫迪总理,这是我和你的真诚约定,很高兴得以实现。他还表示,其担任主席五年多,在北京以外的地方接待外宾只有两次。一次是2015年的西安,另一次就是武汉,两次都是为了莫迪。莫迪总理深受感动。

  两位领导人共举行7场活动,时间总计长达9个小时,其中包括四次“一对一”会晤,以及东湖泛舟、湖边散步、品茗和参观博物馆。两位领导人首场活动是参观湖北随县出土的古代编钟。双方从回顾家乡外交和长期以来的友好互动谈起,介绍了各自从政经历和体会。随后习主席谈及中国的黄河和长江文明,莫迪总理谈到印度河与恒河文明,并忆及任古邦首席部长期间访问三峡大坝情景。莫迪总理还清楚记得当年习主席访问古邦,适逢他的生日,习主席给他赠送素食蛋糕。

  二是增进两国互信,促进双边合作。两国领导人同意通过电话交谈、书信往来、举行会议等多种方式加强战略沟通。

  两国领导人谈及战略自主,同意致力于构建亚洲世纪。双方重申印中要做好邻居、好朋友和好伙伴。双方同意推进贸易,削减贸易赤字,在电影、体育、旅游、青年交往、地方交流等方面开展更多合作。习主席在会晤中提及他看过《摔跤吧,爸爸》等宝莱坞电影。双方同意建立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

  莫迪总理使用“力量(strength)”一词明确了双边合作的重点领域,即S代表精神(S-Spirituality),T代表传统、贸易和技术(T-Tradition,Trade and Technology),R代表关系(R-Relationship),E代表娱乐(E-Entertainment),如电影、艺术和舞蹈,N代表自然保护(N-Nature conservation),G代表体育(G-Games),T代表旅游(T-Tourism),H代表健康医疗(H-Health&Healing)。

  三是深入对接两国发展战略。两位领导人就治国理政经验进行深入交流。习主席介绍了中国“两个百年”奋斗目标、“中国制造2025”、就业、城镇化、环保,尤其是中国扶贫和反腐经验。莫迪总理也介绍了其执政以来的成就和体会,谈及其经济改革举措,希双方加强互学互鉴。

  两位领导人通过此次会晤,进一步加深了对各自发展战略和改革措施的理解,对中印两国所处的历史方位、发展阶段、发展目标等都有相似看法。双方积极看待彼此发展意图,将以平等互利和可持续的方式,构建更加紧密的发展伙伴关系,支持各自国家现代化进程。

  四是加强国际地区问题协调。双方同意在阿富汗开展“中印+”合作,同意在孟中印缅框架下加快经济合作。两位领导人并就朝鲜半岛局势,各自与美、俄关系,以及在世贸组织协调立场,共同应对与第三方贸易摩擦交换了意见。

  莫迪总理向习主席介绍了印“邻国优先”政策和“天下一家”理念,这与中国的“周边是首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政策不谋而合。两位领导人均认为,中印关系影响超出双边范畴,具有世界意义。作为两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10亿以上人口级别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中印是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是促进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的中坚力量。

  两位领导人对全球化看法相近,一致认为中印应携手应对气变、自然灾害、恐怖主义等全球性挑战,提高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推动世界秩序朝更加公正合理方向发展,以促进全球经济一体化、自由贸易和多边主义。

  五是通过友好协商管控分歧。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已就任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双方同意通过特代会晤机制,致力于解决边界问题,同时建立信任措施,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

  罗大使进一步介绍非正式会晤相关背景,表示去年6月上合组织阿斯塔纳峰会期间,莫迪总理向习近平主席提出举行非正式会晤。洞朗对峙后,习近平主席在去年9月金砖厦门会晤期间就此向莫迪总理作出积极回应。

  金砖厦门会晤后,双方投入大量精力筹备非正式会晤。两国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两国外长均在短时间内实现互访。中国副外长和印外秘也实现互访。中国商务部长3月访印。印香客赴“神山圣湖”朝圣、跨境河流问题得以解决。特别是今年中国“两会”结束当日,莫迪总理即致电习近平主席。这些都为举行非正式会晤作了很好预热和铺垫。

  罗大使从更大视角解读武汉会晤。从国际演变大势看,近年以中印等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推动国际格局“东升西降”。随着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抬头,中印作为最大的两个发展中国家、重要新兴市场国家,既共同面临守成大国压力,又要探索相邻新兴大国相处之道。

  从中印各自发展看,中印人口占世界40%,经济总量占20%,两国都处在发展经济、深化改革、推进现代化进程的关键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人民在追求“中国梦”。印度提出“新印度”愿景,我们应对接发展战略,分享治国理政经验。

  从双边关系看,两国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已12次会见,双边关系保持良好势头。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去年双边贸易额达844亿美元。800多家中国企业在印投资兴业,为印创造了10余万个就业机会。习瑜伽,看宝莱坞电影,品大吉岭红茶,成为中国年轻人时尚之选。当然我们在边界、达赖等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双方一直致力于管控分歧。

  中印如何共处,如何看待彼此发展,如何判断彼此意图,这是关键问题,亟需两国领导人战略引领。

  关于武汉会晤后中印关系如何前行,罗大使用三个词汇概括,即落实、传递和行动。

  战略沟通、双边会晤、心与心的对话非常重要。同样重要的是,落实领导人达成的共识,把领导人的个人友谊传递到人民中间,并采取更多具体行动。

  一是全面落实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武汉会晤不是清谈馆,我们有许多后续工作要做。两位领导人已指示相关部门,研究落实武汉会晤共识,提出具体规划和实施步骤。双方要牢牢把握两国关系发展大方向,确保有关对话机制有效运行,开展更加深入的务实合作,促进更加广泛的人文交流,加强在国际地区事务中的协调合作,带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和互联互通建设,支持多边贸易体制。双方要以更加成熟的方式管控分歧。

  二是解决具体问题。中方无意寻求对印贸易不平衡。尽管贸易赤字更多是由贸易结构和市场因素造成的,双方可积极研究解决办法。双方应加快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商定中印在阿富汗合作项目,同时尽快成立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

  三是要为两国领导人后续会晤积累共识。今年6月,习主席和莫迪总理将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见面,并在7月南非金砖峰会、11月二十国集团阿根廷峰会会晤。我们要乘武汉会晤东风,拓展双方合作深度和广度,为领导人会晤积累共识。

  罗大使最后说,武汉会晤虽已结束,随着时间推移,其现实意义和长远历史意义将会愈加显现。

  印方与会人员感谢罗大使全面深度解读,表示中国使馆组织此次研讨会非常及时。武汉会晤举世瞩目,对两国关系和地区国际局势影响深远,引发印朝野高度关注。会晤时多家电视台实况转播,纸媒、网媒报道充分,社评基调积极。通过中方解读,使印智库媒体从另一个角度更加全面、深入了解本次会晤的成果、意义和背景。他们纷纷为两国关系发展建言献策,表示印中不仅互为邻国和战略伙伴,而且是文明伙伴,共同肩负推动国际格局多级化、维护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重任。双方下一步应重视落实会晤成果,把领导人共识转化为行动,把领导人友谊转化为大众民意,助力印中关系,实现亚洲世纪。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