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人
毛保中
2005/06/16

        首次为印度女人心动,是在飞赴德里途中。一踏进机舱,我就注意到她。一头乌黑的发,脑后挽一个丰满的髻。长长的睫毛下正是一双我记忆中纯粹印度特色的漂亮的大眼睛。起飞前的应急防护演练,使我有机会再饱眼福。动作娴熟幽雅,无可挑剔。身材匀称,比常见的中国女孩略高。挺直的鼻梁,百分百的樱桃小口。修长的下颌配一张饱满的瓜子脸,疏朗、俊秀!每每从我身边飘过时,绿色纱丽的一角总是暧昧地扫过我的肩,感觉妙极了。
        初到新德里时,在媒体上频频露面的两个强女人----当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和她的党魁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长官是一个小个子的老妇人,精明干练,说话铿锵有力,颇有实干家的风采。党魁则是一位有意大利血统的高贵女人,印度旁遮普人最喜爱的传统女装使她益发显得端庄、智慧,只是眉宇间时时浮现出沉沉的忧郁使她在通常很快乐的印度人中又显得与众不同。两个女人在当地政坛非常地活跃,电视出镜率很高。这,应该是这个神秘国度成功女性的最杰出代表了吧。
        在荧屏上比政客还要风光的当属影星和舞女。印度的影星,几乎个个舞技超群,很多人原本就是舞女。而印度现代舞又似乎专为宏扬女人魅力而创,高山、流水、绿洲以及丛林海滨皆以为舞台,狂风、暴雨、流沙以及痴男媚女全以为道具,长发、秀指、丰胸乃至酥腹肥臀统统引以为利器,极尽煽情挑逗之能而不稍越雷池一步是为准则。不上荧屏也领风骚的是古典舞娘。无论是婆罗多舞还是奥迪西舞,运用到极致的是舞娘眼神,喜、怒、哀、乐、恐惧、乞求、威慑,样样皆能。让人诧异的是丽人粉颈,前后左右平平摆头,优雅自如,尽得天地造化。最显功力的是足蹈与手舞,赤足蹈地,声声震慑心房,手势种种,佛指般似曾相识,和之以手镯脚环叮当作响,浑似微风,习习从远古来。
        驻印度时日渐多,对普通妇女便也有些接触。城里已婚女子大多赋闲在家,相夫教子,个个和善宽厚,任劳任怨,生活规律简单,体态肥硕丰腴。出国前朋友讲的印度妇女以肥为美的话在此得以印证。久居都市,村姑村妇所见不多,大约总会有些不同吧。据说,她们近些年也很得了一些解放。童婚之风彩礼之制日渐其弱,但女子出嫁,娘家要折些钱财好象仍是不可违背的法则。被休之女不予再嫁的说法已不常被人提起,但再嫁难仍似难于上青天。旧时的撒悌之道已被明令禁止,丈夫亡故后女人们再也不必在焚尸柴堆上伴死殉夫。偶有死灰复燃,也是痛遭谴责。
        文明进步带给可爱的印度女人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