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议与发言
联合国打击网络犯罪磋商进入新阶段
——联合国网络犯罪政府专家组第四次会议综述
2018/04/11

  

        2018年4月3日至5日,联合国网络犯罪政府专家组第四次会议在维也纳举行,94个联合国成员国及欧盟、欧洲委员会、上海合作组织等国际组织相关代表与会。中国代表团由外交部、公安部、司法部、工信部及驻维也纳代表团组成。本次会议一致通过了专家组2018年-2021年工作计划,并重点就网络犯罪“立法和政策框架”和“定罪”议题进行讨论,汇集了各国提出的系列初步建议供后续会议审议。

  中国代表团积极参与会议讨论、提交书面评论和建议,与各方广泛开展交流,并提名专家担任小组讨论核心成员,全方位、多渠道介绍了我国打击网络犯罪立法和相关实践,中国代表团提出的尊重网络主权、推动树立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理念、制定打击网络犯罪国际合作示范法、采取全面综合方法应对网络犯罪以及开展能力建设和技术援助应充分尊重接受国意愿等理念和主张,以及关于“立法”和“定罪”的具体建议被纳入会议最终报告。

  现将本次会议的背景和讨论情况、中国代表团在会上的发言及提交的书面建议、中国关于专家组第四次会议的一般性评论刊发,与各位读者分享。

  一、会议背景和讨论情况

  联合国网络犯罪政府专家组是中国、俄罗斯、巴西等国倡议下,于2011年根据联大决议设立,是联合国框架下探讨打击网络犯罪国际规则的唯一平台。专家组在2011年1月的第一次会上通过《工作方法》(Methodology)和《议题范围》(Draft Collection of Topics),并授权专家组秘书处联合国毒罪办根据上述方法和议题范围编撰《网络犯罪问题综合研究报告(草案)》(Draft Comprehensive Study on Cybercrime)。秘书处在向成员国、政府间组织、私营部门和学术机构进行广泛问卷调查基础上,于2013年初完成上述研究报告草案,对全球网络犯罪发展趋势、特点、危害、当前国际应对的状况和局限等进行实证研究,并提出包括制定综合性全球文书、国际示范条款、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援助等应对方案。在2013年2月的专家组第二次会上,各方对《报告(草案)》进行了讨论,因有关各方对报告的结论和建议存在较大争议,会议未达成成果。此后,专家组进程一度停滞。

  经金砖国家共同努力推动,专家组于2017年4月召开第三次会议,决定以研究报告草案为基础讨论网络犯罪的实质问题。金砖国家并根据该共识提出专家组2018年—2021年工作计划草案。根据该计划,专家组每年将召开一次会议,分别就网络犯罪立法、定罪、调查、电子证据、国际合作、预防等进行讨论,在2021年前出台工作建议提交联合国预防犯罪和刑事司法委员会。本次会上,各方一致通过该工作计划,并重点就“立法和政策框架”和“定罪”议题进行讨论,这标志着专家组开启了讨论实质问题的新阶段。

  (一)专家组2018年—2021年工作计划

  工作计划系中国与其他金砖国家主动提出,在广泛磋商基础上,经专家组扩大主席团会议通过,作为主席提案提交本次专家组全体会议审议。会上各方普遍认同专家组平台的作用,一致通过该计划,同意按照该计划推进专家组的实质讨论。该计划对2018-2021年专家组工作做了如下安排:

  1、2018年召开第四次会议,讨论立法和政策框架、定罪议题,并汇集各国提出的初步建议供后续会议审议;

  2、2019年召开第五次会议,讨论执法和调查、电子证据和刑事司法议题,并汇集各国提出的初步建议供后续会议审议;

  3、2020年召开第六次会议,讨论国际合作和犯罪预防议题,并汇集各国提出的初步建议供后续会议审议;

  4、2021年第七次会议,总结前三次会议成果,出台最终的工作建议和结论提交联合国预防犯罪委员会审议。

  工作计划并要求秘书处在每次会前邀请各成员国和观察员就会议议题提交书面评论,分享有关经验和信息;并鼓励私营部门和学界受邀与会。

  (二)立法及政策框架议题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各国网络犯罪立法政策得到同步快速发展,趋同性和差异性同时凸显。

  一方面,各国网络犯罪立法趋同趋势明显。例如,在应对网络犯罪的总体策略方面,各方均认同应采取系统、综合和整体的方式应对网络犯罪,强调应完善国内相关立法政策,加强应对网络犯罪的机制体制和执法能力建设,强化政府各部门之间的打击网络犯罪协作以及政府与互联网企业等的公私合作,加强应对网络犯罪的公共教育、提升全社会应对网络犯罪的意识和能力,不断整合和完善网络犯罪执法司法合作网络和机制等;在应对新挑战方面,各国普遍关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发展对打击网络犯罪带来的挑战,特别是如何制定有效规则,为跨境获取电子证据提供法律保障。欧洲委员会表示,其就该问题成立了相关的工作组,并正在谈判制定网络犯罪《布达佩斯公约》附加议定书。

  另一方面,各国对不少具体问题的政策取向、优先目标和手段方式存在差异。比如,在网络安全和网络犯罪的关系上,有发展中国家认为,应从网络安全治理的总体视角审视网络犯罪应对问题,加强专家组与联合国等其他平台沟通与协调。但也有发达国家强调应严格区分两者,专家组应聚焦网络犯罪问题,网络安全问题则应由国际电联、联合国信息安全政府专家组等其他平台讨论。

  (三)定罪议题

  各国分享了本国对于网络犯罪定罪的立法实践,并就如何加强在网络犯罪定罪的国际协调和合作提出看法和建议。各国立法均已将侵害计算机信息系统及数据的保密性、完整性和可用性的行为以及儿童色情、网络诈骗、侵犯个人信息等核心网络犯罪行为定罪。同时,各国在发言中均强调要消除网络犯罪“避罪天堂”,最大程度地对共同认可的网络犯罪行为加强合作打击;加强对电子证据共享,以及对执法司法人员开展相关培训等。

  另一方面,美国、德国、加拿大等国强调各国国内立法应秉持技术中立原则,措辞应参考《布达佩斯公约》,以便适应未来技术发展,不应频繁修订或增加罪名;他们并强调现有的关于传统犯罪的实体法,包括《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等国际公约可适用于处理网络犯罪问题;在开展打击网络犯罪的有关行为在程序上应符合现有人权法律框架,保护个人隐私和言论自由。中国、俄罗斯、南非等国则认为主权国家有权根据本国国情和需要进行立法,包括就非法利用网络的犯罪行为、网络恐怖主义行为、通过暗网和物联网实施的犯罪、攻击关键基础设施的行为等单独定罪。此外,中国、斯里兰卡及约旦等国还主张将传播涉恐音视频、散播煽动仇恨言论的行为予以定罪。

  (四)关于欧洲委员会网络犯罪《布达佩斯公约》

  部分欧洲国家在上述议题讨论中,积极推介《布达佩斯公约》,认为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制订新的打击网络犯罪公约。他们表示,该公约已为各国通过签署或加入该公约以及在国内法中予以借鉴吸收等方式所广泛接受,是当今世界打击网络犯罪国际合作的唯一“黄金标准”,他们呼吁各国应积极采纳并加入该公约,并表示制订新公约将降低现有打击网络犯罪国际合作标准。

  中国以及其他金砖国家、伊朗、埃及、阿尔及利亚、科威特等国从法理、技术和实务等角度予以反驳,强调《布达佩斯公约》系地区性公约,广大区域外国家未参与公约谈判,内容没有代表性;公约规定了苛刻的加入程序,需由欧洲委员会邀请并经过公约缔约国一致同意方可加入,不具有国际性公约所应具备的开放性;公约制定于2001年,已远远落后于时代,无法涵盖互联网新技术下的网络犯罪。公约成立“获取跨境数据工作组”,就跨境电子证据获取问题谈判制定新的附加议定书,也足以说明公约需要更新和补充,才能符合时代需要。这一进程应该通过在联合国这一最具代表性的平台谈判制定全球性文书的方式来进行,才能真正推动打击网络犯罪的国际合作。此外,从《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刑事领域全球性条约的缔约实践看,先有地区性公约再发展国际公约是惯例,现有的公约可成为新公约的基础,针对新技术制订新的应对措施,新公约将更具先进性。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