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博网站怎么代理
来源:    2016-11-23
[字体: ]      打印本页

  昨夜大家一起吃饭,哥们喝高了,回去的路上,迷迷糊糊看见一妹子在前面走,他吼嗓子就唱: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头”妹纸正好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哥们吐了……哎,妹纸你别跑,哥们喝高了…………李克强总理甚至直接指出,“我再强调一次,不是只有增加赤字、搞大工程才是积极的财政政策。我们给企业减税降费,同样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在一般认知中,对于积极财政政策的认知一直集中在扩大财政支出、增加财政赤字进行政府投资的方向上。也正是在这种思路指导下,“突击花钱”几乎成为每年年底的常规爆点新闻——年底有节余就努力花掉,以免第二年预算减少。但是,这样的“积极财政政策”图了一时痛快和一时的数据表现,当全球经济集体进入下行区间,这样的财政政策也正在显现出后继乏力。相反,减税方向的财政政策,看似在短期内无法达到提升gdp的效果,甚至还会影响一段时期的财政收入增长。但我们从三季度经济数据保持稳中有进就能看出,减税其意义不仅在于为企业减负,而是通过减税,构建起一个企业负担合理、不影响中国经济竞争力并有利于创新和民生的税制结构。美国经济学家阿瑟·拉弗提出,当税率在一定的限度以下时,提高税率能增加税收收入,但超过这一限度时,再提高税率反而导致税收收入减少。因为较高的税率将抑制经济增长,使税基减小,税收收入下降;反之,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税收收入增加。从这个角度来说,减税确实是最积极的财政政策。中国的企业税负处于偏高水平,加上隐性税收,社保支出,企业负担极为沉重。沉重的税费负担,还会导致偷税漏税盛行,如果不被发现,则逃税漏税者生存,本分守法的商人被赶出市场;如果要加强监管,意味着财政在征税环节上又需要支出一大笔不必要的成本。重税之下,很容易就陷入“劣币驱逐良币”的窘境。另外,相比负担沉重的民营企业,国企却能经常性获得补贴和税收减免等等优惠政策,甚至地方保护,这些企业对税收增长并没有深刻痛感,相反,私营企业则很容易被税收逼入绝境。减轻企业的负担,就是在减轻中国经济前行的包袱。在这种环境下,减税不仅是企业发展的必要条件,从人们对于“加税”谣言的意见反弹中,我们也能看出减税更是民心之所向。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述,为企业减免税负可能会暂时减少财政收入,但却可以帮助企业度过难关,是“放水养鱼”,长久来看是在涵养税源。从2016年5月1日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以来,前8个月累计减税2493亿元,预计今年全年将比改革前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5000多亿元。可以说,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已经检验了减税降费的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未来财政政策的着力点,应放在逐步减轻经济增长对扩大政府投资规模的依赖。这方面可供选择的措施很多,如有序推进银行的消费信贷;适当增加财政对刺激居民消费需求的支出比重,特别是增加对低收入者的财政转移性支出数量等等。以减税而非以扩大政府支出为重心,才是未来经济发展最大的信心和底气所在。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