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与加主流媒体记者座谈实录
来源:    2017-10-24
[字体: ]      打印本页

  2017年10月19日,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官邸与《环球邮报》、加拿大电视台(CTV)、加通社、《国会山时报》、路透社驻渥太华分社、《渥太华生活》杂志等加拿大主流媒体负责人和记者座谈交流。卢大使全面解读了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的主要内容,并就中国对外投资、中加经贸合作、“雪龙”号北极科考等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有关中文实录如下:

  卢大使:中国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家。目前中国发展到了关键时期,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国家非常关注中国共产党十九大。大家对中国共产党将如何规划中国今后若干年的发展非常感兴趣。

  我们使馆人员都通过电视收看了十九大的开幕式,注意到十九大报告里有许多新的表述、新的提法。比如报告中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这就意味着,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国家面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个新时代有些新的特征,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表述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因为当时中国确实很穷,生产力发展非常落后。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我们的经济体量是第三名日本的两倍半,中国经济在许多领域已经走到了世界前列,所以我们就不能再说中国还是处于生产力落后的阶段。另一方面,人民对生活的期待也比过去要多得多,不仅有物质文化方面的期待,还有民主、法制、公平、正义、安全、环保等方面的期待。中国共产党敏锐地发现了这个现象,这次十九大报告将主要矛盾表述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更高了,同时我们国家的生产力虽然比较发达了,但经济发展在全国范围内还不平衡,不充分指的是发展质量还不够高。

  这是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社会发展现状的重要判断。中国共产党制定国家发展战略和政策的时候,必须基于对形势的准确判断。中国人常说要抓住主要矛盾,刚才讲的这个矛盾就是我们要抓的主要矛盾。在抓住主要矛盾的基础上,十九大提出了解决办法,就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思想是中国共产党对过去五年成功经验的总结,其中包括加强党自身建设和党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观点,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另外还有全面依法治国等。这些都是过去五年行之有效的,今后还要坚持。这一思想将是中国今后很长时间的基本治国方略。

  在此基础上,十九大为中国未来30多年的发展规划了蓝图。根据之前的计划,我们将在2020年实现第一个奋斗目标,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这个目标之后,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还有30年,我们要实现第二个目标,就是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30年相当长,这次代表大会为这30年做了规划,头15年和后15年,分两步走。头15年,中国基本实现现代化;后15年,完全实现现代化,和其他发达国家一样,走在世界的前列。

  中国共产党的特点是做什么事都有章法,有规划、有战略、有举措,而且会一步一步去落实。比如说,为了实现两步走的目标,就从9个方面列举了将要采取的战略举措。十九大报告用西方的说法就是一份执政纲领,全国人民都非常期待。而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中国共产党确定的目标一定会实现,因而中国老百姓对此充满了信心。这是十九大的重要意义所在。当然,西方记者包括加拿大记者也非常关注这次党代会会产生什么样的领导机构,即所谓的人事安排。当然这也很重要,因为事业是靠人干的,中国人认为,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因此在此次大会上,中国共产党将会组建一个高素质的执政团队,来实现所确定的战略目标。

  《环球邮报》: 近几个月,我们发现一些中国公司撤回了在西方的投资,比如,从一些足球俱乐部、矿产行业撤出大量资本。现在仍然如此吗?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卢大使:中国政府今年以来确实加强了境外投资管制。因为我们发现,很多外流资本打着对外投资的旗号,实际上在做别的事,比如非法转移资金,甚至是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另外有一些对外投资属于虚假投资,本来没有那么高金额,但虚报金额。还有一些投资超出了中国现阶段的国情,对中国经济发展、民生改善,以及对企业自身发展没有任何好处,比如说收购足球俱乐部这类事情。这些投资反过来还会扰乱国内的金融秩序,对更广大的投资者不利,比如造成汇率变动、股市动荡,给广大股民造成损失。所以中国政府出于对人民负责、为中国经济稳定健康发展考虑,采取措施控制资本外流,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类似的监管措施在世界其他国家也有。同时也要看到,中国对加投资仍然在增长。昨天刚看到《环球邮报》的报道,腾讯斥资4000万美元,收购了加拿大一家网络公司。对这种正常的实体经济投资,中国政府不但不阻拦,反而鼓励,因为对双方都有利。加方这个企业是很小的企业,原本只有6000万用户,但被腾讯收购后就会有很大发展,用户有望实现以亿计数的增长。但说实话,加拿大很多人对中国投资有戒惧和疑虑,否则双方投资额会更大。我刚来加拿大的时候,特鲁多政府批准了中国一家企业收购魁北克一家高新技术企业。过去哈珀政府曾否决了这一收购。实际上这是一家法资企业,当时已严重亏损,不断削减员工,只剩下不到130个工作岗位。被中国企业收购后,该企业目前是270个工作岗位,到年底据说将达到300多个。中国还有一家企业在安大略省收购了一家加拿大的汽车零配件企业,收购时这家企业是亏损的。收购了两三年,赢利了,且利润增长了10倍。这就是中加合作的好故事。

  《渥太华生活杂志》:您刚才指出一些加拿大人对中国投资抱有疑虑,这种疑虑存在的原因是什么?

  卢大使:我也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为什么一些加拿大人不欢迎中国投资呢?我觉得可能还是他们对中国不太了解,认为中国和加拿大是不一样的国家,担心中国企业收购加拿大企业怀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之所以认为中国与加拿大不一样,是因为觉得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不是一个所谓的“民主国家”。实际上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各国都在同一个平台上交流合作,中国施行的是市场经济,跟其他国家没有什么差别,跟非洲国家也没有差别。很多非洲国家也是市场经济,但加拿大人对非洲没有什么防范,却对中国有。抑或他们觉得中国经济体量太大,感受到一种威胁?可美国的体量更大。只因为加拿大与美国相处了100多年,已经适应了。那么,随着中加交流的深入,彼此会越来越了解,越来越适应,从而会减少猜疑,增加互信。所以我到加拿大8个月,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一定要加强双方间的了解和互信。我们两国隔着一个太平洋,本来没有什么问题和矛盾,所有的问题和矛盾都是人们想象出来的。比如某些人权个案,这是中加双边关系中的问题吗?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中国政府自有处理办法,我们会依法处置。加方如果有不同意见,也不能把这个问题当作自己的问题去干涉中国。我最近看一本讲中加关系历史的书,上世纪90年代,克雷蒂安总理对华奉行友好政策,加拿大社会有人指责他道:你为什么不对中国强调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他说,我连魁北克、萨斯喀彻温省长都指挥不动,如何有能力指挥中国?这是同样的道理。

  《渥太华生活杂志》:最后一个问题。中国的“雪龙”号是世界最先进的破冰船,加拿大人通过媒体了解到“雪龙”号经过了西北航道,而中国不是北极国家。他们就会想,为什么中国派破冰船到我们的水域?

  卢大使:北极是国际公地。关于北极的开发利用,除了北极周边国家外,国际社会其他国家也有一定需要。关键是看开发利用是不是有利于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是不是有利于环境的永续利用和保护。中国在做这些事情时都严格遵守国际法。包括上次“雪龙”号在加拿大西北航道航行,我们事先通报了加方,实际上双方是联合航行,开展了科考合作。我也注意到媒体上有一些言论对此表示质疑。这是过于敏感了。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恐怕开通北极航道是必然的事。这对全球贸易和北极周边国家的发展应该说是有很大好处的。比如说,加拿大北方有很多良港,现在都弃之不用,没人往那卸货。如果北极航道开通,那些地方就会热闹起来,中国到加拿大大西洋沿岸的航程会缩短三分之一,这将大大促进中加贸易,因为加出口到中国的产品成本将大大降低。说实话,加拿大与中国开展经贸合作,从地理上来说不占优势,相距太远。所以,还是要客观平和地看待这个问题。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