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来源:    2016-02-01
[字体: ]      打印本页

  

  问:上周五,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涉嫌谋杀英籍藏族僧人阿贡活佛的2死刑。你是否认为此案有政治动机?英方是否了解案件审理有关情况?

  答:关于你提到的案件具体情况,我需要了解一下再作答复。但有一个原则是,中国法院依法办事。同时,在中国法律框架范围内,我们也会对外国公民给予正当领事保护,给予外国驻华领事机构合理的探视途径和权利。

  问:叙利亚政府同反对派和谈近日在日内瓦举行,但双方尚未进行实质性接触,且在人道准入、释放囚犯等问题上的立场相距甚远。中方如何看待和谈现状和前景?

  答:我们很高兴地注意到会谈终于举行了。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会谈,我们希望能取得很好的成果,这有助于缓解叙利亚当前局势。

  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德米斯图拉在日内瓦启动了叙政府同反对派和谈。这是2014年1月叙问题第二次日内瓦会议后,叙政府同反对派时隔两年再次回到谈判桌前,凝聚着国际社会推动政治解决叙问题的共同努力。中方对此表示欢迎。

  和谈就是为了化解矛盾、弥合分歧。和谈过程虽然漫长,甚至可能出现反复,但和谈是解决叙问题的唯一现实途径,结果也最可持续。我们希望谈判双方本着“循序渐进、求同存异”的原则,不设任何前提条件地参与和谈,逐步把最符合叙利亚实际情况、最符合叙利亚人民根本利益的最大公约数找出来。同时,叙冲突双方都要采取建立信任措施,包括解除对平民区的围困、开放人道准入等,为和谈取得成功创造条件。国际社会有关各方,特别是主要地区国家,要为和谈提供助力。中方将继续做劝和促谈工作,与有关各方一道,共同推动政治解决叙问题。

  问:据报道,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129日在北京与美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金圣镕举行了会谈,请介绍会谈具体内容。

  答:自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进行第四次核试验以来,中方与有关方面一直保持着密切接触。正如你所说,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上周与美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六方会谈团长金圣镕举行了会谈。如果有进一步消息,我们会及时向大家提供。

  问:近来,寨卡病毒在一些拉美国家持续蔓延。中方对此有何评价?中方是否会同拉方开展防疫合作,或向拉方提供相关援助?

  答:近期,美洲多个国家相继出现寨卡病毒感染病例,欧洲、亚洲、大洋洲也有输入病例报告。中国有关部门正在密切关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疫情情况和防控进展,已提醒近期出国的、以及目前身处疫区的中国公民关注疫情发展和有关国家的疫情提醒,并采取必要卫生防疫措施。中国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卫生领域合作基础良好。中方支持拉方防疫努力,愿同拉方开展合作,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问:美国防部发言人30日表示,美军舰当日“无害通过”中建岛12海里海域。此次“航行自由”行动是为了挑战限制美和其他国家航行权利和自由的过度海洋声索,而不是对地物的主权声索。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首先我想说,中国对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

  1月30日,美海军“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违反中国法律,擅自进入中国西沙群岛的领海。中国守岛部队和海军舰机当即采取应对行动,对美军舰进行识别查证,并迅速予以警告驱离。

  我想特别指出的是,美国多年来主张的所谓“航行自由计划”或者“航行自由行动”,不符合公认的国际法,无视众多沿海国家的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严重危害地区和平稳定,其实质是以“航行自由”为名,推行美国的海上霸权,一向受到国际社会广大成员、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坚决反对。美方这一作法是十分危险和不负责任的。

  中国一贯尊重和支持各国依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自由。但是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所谓的“航行自由”为借口损害中国的主权、安全和海洋权益。美国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炫耀武力、制造紧张,这恰恰是当前推动南海军事化的最大诱因。我们奉劝美方最好还是趁早停止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径。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