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魅影,戈壁幽香——探访丝路古城卡尚
来源:    2017-07-12
[字体: ]      打印本页

  在伊朗中部偏北地区,受降水稀少和地表剧烈蒸发的影响,巨大的卡维尔沙漠终年热浪滚滚,广布盐沼,了无生机。然而,在茫茫荒漠的边缘盆地,却因环绕的厄尔布尔士、扎格罗斯、卡尔卡斯山脉冰雪消融和水土流失,形成了一些季节性河床和小型冲积平原,孕育出了充满灵性的肥沃绿洲。从德黑兰往西南方向驱车,约三小时后,进入一片由山地、丘陵、盐漠和戈壁交错相间的地貌。随着植被逐渐茂密起来,一座精致典雅的老城突然闯入眼帘。刹那间,红色的土、黄色的屋、绿色的树、灰色的丘,构成了一幅色彩明丽的画面,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这里便是卡维尔沙漠绿洲带上的耀眼明珠——卡尚。

  卡尚是伊朗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在新石器时代,扎格罗斯东麓以适宜野生谷物生长的环境,使得远古人在伊朗高原的内陆盆地建立永久定居点成为可能。20世纪30年代,考古学家们对位于卡尚以西4公里处的锡亚尔克丘堆进行发掘,出土了数量可观的石斧、骨具、器皿和人类遗骸,证明在至少7000年前,就有埃兰人或其他人类在此繁衍生息,是上古时代伊朗境内出现农耕和狩猎文明的有力佐证。考古学家们还原了丘堆的生活场景,证明当地人已掌握使用规则泥坯建造简易房屋的技巧。丘堆还发现了一些公元前2000余年的泥板镌刻,表明他们亦可能加入了早期使用文字的人类行列。如今,这里出土的文物大多陈列于法国卢浮宫和伊朗国家博物馆,成为研究伊朗史前文明的宝贵资料。

  卡尚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据一些典籍记载,中国商贸驼队在前往地中海和欧洲时,取道卡维尔沙漠的外缘,有力带动了卡尚、纳因、亚兹德、克尔曼等城市的贸易勃兴,波斯商人也因此名闻天下。位于卡尚东北50公里处的玛兰贾卜城堡是一座兼具军事职能的商队客栈,这座由萨法维王朝阿巴斯大帝下令建造的综合设施曾驻扎500名士兵,保护沿途商队免受袭扰,并提供信息咨询、货物贸易服务。此外,在如今已用沥青固化的卡尚古道两侧,一些供驼队临时休憩的驿站仍挺立在风雨中。这些小土屋虽经岁月侵蚀,其功能结构依然清晰可辨。一位世代经营瓷器店的老者还告诉我们,卡尚的先辈们从丝路的繁忙景象中看到了欧洲的瓷器商机,常和过往的中国驼队交流烧瓷经验。数百年来,卡尚制瓷技术得到了长足发展,直至今日仍是伊朗陶瓷中心。

  卡尚是伊朗建筑艺术的杰出代表。绿洲砂土可制作上等砖坯,为卡尚发展建筑业提供了天然便利。历史上的卡尚数次遭受异族入侵践踏,修复工作又为建筑业提供了刚性需求。卡尚备受萨法维王朝的青睐,阿巴斯二世弃用誉满天下的伊斯法罕而定都于此,加上贸易中心的地位也吸引了不少富商置办产业,为卡尚建筑业的发展提供了诸多契机。于是,才智卓越的波斯人在卡尚掀起了一场建筑史上的革命。他们揉合了皇宫别院和普通民宅的建筑风格,将外素内华的哲学理念发挥到极致,在卡尚建造了一批精美的豪门宅院、清真寺、神学院、大巴扎、公共浴室等经典建筑。塔巴塔巴依、布鲁杰迪、阿米里等传统府邸就是其中出类拔萃的杰作。这些由建筑师、绘画师和工匠呕心沥血十余年建成的豪宅,通常以宽大的长方形庭院为中心,四周环绕用途明确、层次立体、构思精巧、布局合理的功能建筑,装饰以精美的镶板雕塑、浮华的彩色玻璃和高耸的风塔,琼楼玉宇无处不在,雕梁画栋充斥其间,整座宅院充满惊艳和震撼的美感。

  卡尚拥有波斯花园的精品之作。伊朗人认为,花园是天堂的微缩景观,它源于文化、意识和想象,应该对流水、土地、光线、植物、建筑等元素进行最佳组合,营造出绚丽多彩、安静祥和的气氛,使人们如同生活在伊甸园之中。这种自公元前6世纪阿契美尼德王朝以来,逐步自成一派的波斯花园风格,深刻影响着欧洲及南亚的园林设计。位于卡尚市郊的费恩花园是伊朗现存的最古老园林之一,由阿巴斯大帝于1590年进行重新设计和改造,并于2012年与其它八座伊朗花园一道,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在费恩花园内,笔直的林荫道构成园区中轴线,壮美的建筑群被纵横交错的水渠分割成数个几何形小庭园,以凉亭和回廊连通。工匠们巧妙地利用地下压力引入山泉,通过明暗交替的沟渠,使泉水流经全园,终年不息。园内古木参天,红情绿意,莺歌燕舞,清新润泽,恰到好处地运用了流渠、水榭、楼台、墙垣、林木等不同因子,为世界园林艺术留下了令人惊叹的一笔。

  卡尚是驰名中外的玫瑰之都。伊朗人视玫瑰为为圣洁、纯贞、完美和幸福的化身,素来是波斯诗人歌颂赞美的对象,已被定为伊朗国花。大漠沃土,高山雪水,日照充足,这些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卡尚培育出了上乘品质的娇艳玫瑰,被冠以“穆罕默德玫瑰”或“大马士革玫瑰”的美誉,在玫瑰家族中声名显赫。每当春季来临,卡尚近千公顷的玫瑰园就会变成无边的粉红色花海,群芳斗艳,芳香四溢,与远处的洪荒之地形成强烈对比。每年5月中下旬,卡尚还会举行声势浩大的玫瑰节,吸引全球游客来游园赏花。炮制玫瑰水是卡尚的古老传统,这种古法酿造的工艺已传承了2500余年。花农们在日出前去采摘沾满晨露的饱满花朵,投入到配以适当比例泉水的蒸馏釜里,调整好火候,持续加热数小时,蒸发出花瓣精华,将其凝结在冷却罐中,即制成久负盛名的玫瑰水。这种经提炼的大自然馈赠在日常生活中应用广泛,它既是纯天然的健康护肤品,又可作为食物营养佐料,还经常用于圣洁的宗教仪式中。

  卡尚是传统波斯地毯的重要流派。睿智的卡尚人充分发挥了当地畜牧业发达和贸易中心的优势,创设了地毯编织、陶瓷烧制、铜活银器和香料制作等手工业,在伊朗非物质文化遗产界占有重要地位。地毯是伊朗民族艺术的瑰宝,这些色彩斑斓的方寸织品,一针一线都承载着厚重的历史文明和艺术家的超凡想象。而风情浓郁的卡尚地毯正是波斯文化的有力象征。在选材上,它采用最上乘的真蚕丝、纯羊毛等优质原料,必要时配以细如发丝的金线或银线,使织出的丝锦地毯如天鹅绒般柔软,且亮丽动感;在构思上,它打破了对称图案和重复花纹的传统思路,而采用历史事件、人物活动及花鸟鱼虫等写实元素作为设计背景,使地毯充满了历史风情和生活气息;在用色上,它以深红和深蓝为主,灵活搭配白色、浅褐色、灰蓝色、棕榈绿的横纹或蔓藤花纹,着染天然植物和矿物颜料,使色泽丰富自然,经年不褪。在17至18世纪,卡尚一度被指定为编织皇室地毯的御用作坊。一些产自卡尚的珍贵地毯也被美国、英国、奥地利的知名博物馆收藏。

  漫步在卡尚的蜿蜒巷道里,不时驻足,凝视那些古老的建筑和遗址,任由沧桑的色调将人的思绪带入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一眼便是千年。触景生情,波斯诗人海亚姆的经典诗句顿时浮现于脑海:“清风摇曳着玫瑰的衣裙,艳丽的花瓣惹得夜莺醉魄销魂。请在花下稍憩片刻!这些妩媚娇花,不久将零落归根,我们也终将化作微尘。”诚然,在浩瀚的历史星空中,人类如同微渺的沧海一粟。然而我们却能通过触摸卡尚古城,去认识历史,去解读文明,去感悟文化,与历史事件和人物进行跨越时空的对话,钩沉拾遗,岂不快哉?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