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星空,脚踏实地:浅析海亚姆的哲理诗风
来源:    2017-09-12
[字体: ]      打印本页

  诗歌是最早开创、最具文学特质的语言表达艺术之一。《尚书》有云,“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称赞诗歌微言大义,律美韵妙。诗歌的繁荣与人类文明的演进息息相关,古国伊朗便是一个诗人辈出、诗卷浩繁的国度。那些豪放洒脱的才俊翘楚们,如菲尔多西、萨迪、哈菲兹、海亚姆等,创作了脍炙人口的无数诗篇,既深受伊朗人民喜爱,也跨越国境广为流传。世界文学巨匠歌德曾由衷赞叹,“谁要真正理解诗歌,应当去诗国里徜徉;谁要真正理解诗人,应当前去诗人之邦。”这是他浸淫于哈菲兹诗篇良久后,直抒对伊朗诗歌深厚底蕴的折服之意。

  (图1 德黑兰书店里琳琅满目的诗集)

  在灿若星辰的伊朗诗坛里,海亚姆颇显独特另类。这位生于11世纪中期的先贤自幼天资聪颖,博览群书,四处游学,知行合一,广泛涉猎数学、物理、医学、天文、宗教、哲学等学科,取得了许多不同凡响的造诣。海亚姆的故乡内沙普尔因盛产顶级绿松石而闻名遐迩,他也如同那些瑰丽的珍宝,散发着耀眼夺目的光芒。因才华出众,他被延揽到统治者的宫廷里从事学术研究。在科学生涯中,他主持修建了天文台,制定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历法,提出了三次方程的几何解法,发现了确定合金成分的物理方法,发表了阐述形而上学的论文,成为一位开创多项之最的大学问家。

(图2 海亚姆故乡内沙普尔的街头)

  海亚姆生活的时代并不太平,政权内讧,教派纷争,社会不宁,民生多艰。虽居庙堂之高,科学成就斐然,后来他却遭受排挤,晚景孤寂落魄。经历坎坷,世态炎凉,他冷静地审视着这一切,立志于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探询生命的奥秘和人生的意义。良好的科学素养造就了一颗睿智的头脑,他对宇宙、物质、时间、人生、宿命有着深邃而透彻的理解,诸多看法激荡于脑,满腔胸臆不吐不快。于是,在那些枯燥严谨的论文之外,他找到了诗歌这种最适合托物言志的表达载体,为浪漫的波斯诗坛平添了一道深沉的哲学叩问。

(图3 海亚姆陵园)

  海亚姆尤为钟情9世纪末伊朗诗人鲁达基开创的“鲁拜”(又译为“柔巴依”)诗体。这种诗歌由四句组成,第一、二、四行押韵,第三行落于其它音节,韵律上相互呼应,结构上起承转合,用语上言简意赅,意境上平中见奇,与我国古诗中的绝句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海亚姆一经尝试这种创作形式,便得心应手,一发不可收拾地撰写了数百首小诗。19世纪中期,英国诗人菲茨杰拉德将其作品译介至欧洲。不久,这本名为《鲁拜集》的小册子就引起了轰动,海亚姆立即成为饮誉世界的哲学诗人。如今,《鲁拜集》已被译成几十种文字,风靡全球,我国文豪郭沫若以及不少著名学者都曾翻译过这部经典之作;对《鲁拜集》的多视角解读也可谓汗牛充栋,笔者在此浅谈一下个人的读诗感悟,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图4 海亚姆陵墓)

  海亚姆认为宇宙永恒,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自10世纪起,物质的客观性等朴素唯物主义理论在波斯兴起,海亚姆接受并进一步诠释了这些观点:“宇宙存在不取决于智者意愿/哪怕想把七重天增至八重天/即使理想和心愿都加到八种/虫蚁仍居墓穴,狼仍称霸荒原。”在他看来,世界是按照特定的规律运转的,与人类行为和意识无涉:“啊!世界仍将存在,当我们故去/芳名行将泯灭,也留不下遗迹/我们来世之前,世界没有受损/我们弃世之后,也将与此无异。”他甚至还大胆想象:“我举目仰望广阔恢宏的苍穹/把它想象成为巨型的走马灯/地球恰似灯笼,太阳好像烛焰/我们则有如来回游动的图形,”形象地将人比作天体的投影,暗喻了宇宙客观存在的自然属性。

(图5 瞻仰海亚姆陵墓的伊朗民众)

  海亚姆认为知识无限,而人类认识具有时代局限性。在他眼里,人只是浩瀚历史中的沧海一粟,生命和学识都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亘古大迷你我都茫然不懂/谜样的天书你我都解读不通/如今你我在幕内交谈/大幕落时,你我都无影无踪。”尽管他谙熟不同领域的科学知识,对自然和社会的理解远超众人,但他仍坦言自己在求索道路上的无知,谦卑地表达对知识的敬畏:“我一天也没从世界监牢解脱/我一刻也没因生存感到欢乐/我做岁月的学徒已很久很久/对世间之事却至今还不懂得。”他无数次尝试解答“人自何处来,向何处去”的终极难题,却困惑于人生有限和宇宙无限之间的矛盾,也苦恼于横亘在认知面前的藩篱:“人们在这来和去的大圆环里/不知起点在何处,终点在哪里/谁也不能正确阐明这个问题/人们从何处来,然后将去哪里?”

(图6 海亚姆雕像)

  海亚姆认为万物转化,具有相互联系性。他突破传统的灵魂不灭论,主张人的肉体将在死后回归自然,以新的形式获得价值:“我生命的幼苗将叶败枝枯/整个躯体腐烂发臭化为沃土/人们若用我这泥土制作杯皿/当盛满醇醪时,我便又将复苏。”他运用朴素辩证法总结物质转换的规律,认为自然守恒,更替不尽:“你我之前,昼与夜已交替出现/茫茫天体也总是不停地运转/你的脚不论踏到哪一块土地/难保不是娇俏美女们的俊眼。”他还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世间变化,认为事物不断演进,有死便有生,有消亡便有出现,有虚无便有存在:“崇高伟大源于饱尝艰难困苦/水滴不禁锢蚌中,何以变成明珠/财富消耗殆尽,便会想到积蓄/杯中玉液饮干之后,才再满注。”

(图7 阅读《鲁拜集》的伊朗青年)

  海亚姆认为光阴苦短,提倡珍惜当下的人生观。他游走于科学精神与现实主义之间,重视理性对行为的指导意义,强调积极的生活态度:“若在借口的原野上纵马驰骋/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成功/今天若把所有借口都予摒弃/明天一切事物都会欣欣向荣。”他质疑往世与彼世的轮回,相信人生价值在于今世,主张追求此生的美好:“对于昨天,不必再去追怀思念/对于明天,也用不着放声召唤/既不沉溺往事,也不空望未来/抓紧现在吧!切不要虚度空年。”他厌恶枯燥乏味的说教,用柔美的诗句阐释晦涩的道理,辞采卓然,富有意境,催人警醒:“一只醉醺醺的夜莺飞临花园/欢鸣巧啭地寻觅春花和杯盏/它伏在我耳边用无声的话说/可明白:逝去的生命不再回返。”

(图8 在海亚姆陵园休憩的伊朗民众)

  也有人认为,海亚姆的诗歌中充斥着一些消极悲观的论调。比如,他在探索未知世界的过程中,流露出不可知论的沮丧:“没有人能够解开死亡的秘密/没有人能同其本性须臾脱离/我看到:不管是愚人还是智士/凡是母所生,便对此无能为力。”又如,他哀叹世事无常,主张人生尽欢:“及时行乐吧,忧愁永无尽头/天上星星还将年年聚首/用你尸土烧制成的方砖/又要为他人营建广厦高楼。”还如,他认为一切皆有定数,人终无法摆脱宿命:“世上还不曾有人能战胜苍天/大地吞噬人们,总是贪得无厌/你若因没被吞噬而感到骄傲/不必着急!到那天已屈指可算。”

(图9 海亚姆故乡的自然风光)

  毋庸置疑,在中世纪,囿于科学发展阶段和人类认知水平,海亚姆在探索世界、思考人生时,不时会出现迷茫与困惑,萦绕难以摆脱的苦闷和彷徨,这也是彼时科学先驱们的普遍遭遇。但这并不能否认他作品中的深邃思想、积极理念、科学立场和睿智哲理。海亚姆将形而上学的哲学思辨与飘逸雅致的诗歌文学结合起来,用“鲁拜”诗体生动形象地拷问宇宙和人生,蕴含着丰富的世界观、认识论和辩证法思想,隽永深刻,发人深思。时至今日,《鲁拜集》已被公认为世界文学史上的奇珍瑰宝,成为理解伊朗哲学、文学和历史的宝贵资料。随着研究的深入,它还将展现出超越其历史时代的深远价值。

  (注:《鲁拜集》的中文译本多达数十种。本文选用的海亚姆诗歌,引自张晖先生的译作《柔巴依诗集》和张鸿年先生的译作《波斯哲理诗》。)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