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种族隔离的遗产--纳米比亚首都黑人棚户区行记
来源:    2008-01-31
[字体: ]      打印本页

  为深入了解纳米比亚国情,2008年1月22日,任小萍大使与馆员们一起来到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著名的黑人棚户区——卡图图拉,探访黑人区的历史与现状。

  临行前,使馆黑人雇员告诉我们,“卡图图拉”在纳米比亚赫雷罗族语中的原意是“我本不属于这里”。原来,在纳米比亚被南非种族隔离政权占领之前,大部分温得和克的黑人居住在城市中部的“先锋园”(Pioneer Park)地区。可1959年,新来的南非白人殖民者欲霸占这片沃土,将黑人居民强行赶到贫瘠破败的北部郊区。黑人们于当年8月26日举行暴动,抗议南非统治者的无理要求。殖民者的军队随即进行血腥镇压,打死了很多拒绝离开的黑人居民。纳米比亚开国总统、民族英雄努乔马也因参加此次反抗斗争而被捕。从此,被迫搬迁到卡图图拉的黑人在这片贫民窟里开始无奈而艰辛的求生与抗争,而每年的8月26日也成为纳米比亚独立后的法定“英雄日”。

  我们开车从位于市中心的使馆出发,一路经过北部工业区。宽阔的高速路两边为一排排整齐的棕榈树,汽车行、酒店、公司、学校、国立医院、地区法院等建筑林立。随后,路边建筑慢慢消失,道路不断变窄。当经过写有“卡图图拉区”的路标时,我们突然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眼前是狭窄的土路,坑坑洼洼;“路”两边的坡地上癞疮般地布满了一片片低矮密集的棚户区。破破烂烂的铁皮房东倒西歪、毫无秩序地挤在一起,人、车、畜在里面穿行往来,令人瞠目结舌。据介绍,黑人在这里安家的过程是:个人向市政府申请买地,通常一间十来平米的铁皮房占地费就要两万多纳元(约合三万人民币)。市政府批准后可提供贷款,居民每月按揭还款。随后,再花几千元请人为自家搭建火柴盒般的铁皮房。“房子”四面墙和屋顶都是刺眼的白铁皮,没有坚实的地基,直接建在土地上,只有一人高,没有窗户。屋里冬冷夏热,狭小昏暗,更没有水、电、煤气和供暖设备。温得和克冬天夜晚十分寒冷,气温都在0度以下,这里的居民只能以破毛毯裹身御寒。晚上,居民区里一片漆黑,有条件的家庭点上煤油灯照明。要用水,只能去公用水龙头接,水价已涨到每升6纳元。政府建有简易公厕供居民使用,大约几户人家能分摊一个,但没有公用浴室。只有“有钱人”才能在自家后院围一圈铁皮,在里面洗澡,多数穷人的卫生条件极度落后。还有更穷的、建不起铁皮房的住户,只能收集起五颜六色、锈迹斑斑的碎铁皮或木板、纸板,像缝补丁般钉在一起,成为一面“墙”,再把几片“墙”胡乱拼成个窝棚,就算家了。

  2006年,西班牙政府为卡图图拉援建了55座廉价砖房。虽然是简陋的平房,但在卡图图拉已是鹤立鸡群的“豪华地产”了。

棚户区一角

连铁皮都买不起的“补丁房”

政府建的公用厕所,比穷人的住房还好

无奈的失业男人们

丈夫给妻子梳头

任大使与黑人母子合影

  在棚户区居住的黑人失业率很高。这天正值下午,我们看见不少无业男人围坐在树荫下聊天,神情无奈、茫然。呆在家里的多数是女性和孩子。妇女们有的在家门口梳妆打扮,有的在做家务,有的在街上头顶着水盆瓦缸,不紧不慢地走路。孩子们都已放学,在一群群土猫土狗中追逐嬉戏,全然不知世事。各家门前晾衣绳上,破衣烂衫随风飘舞。满是石子和尘土的土地上,偶尔长有一株耐旱的灌木和骆驼刺树,算是罕见的“小区绿化”。一路上,很多居民认出了中国大使馆的1号车和坐在车里的任大使,都纷纷向我们挥手打招呼,兴奋地喊着“中国!中国!”。我们也频频向他们挥手致意。一位带着三个孩子、胸前还吊着一个新生婴儿袋的黑人母亲友善地向任大使介绍她那羊皮婴儿袋结实隔热的好处,并愉快地与任大使合影留念。非洲朋友们对中国的热情友好令我们感动,源远流长的中非友谊与新时期的中国对非外交成就令我们自豪。

  紧挨着生活区,我们还看见了黑人自己的“超市”、洗车行、酒吧、理发店,以及卖蔬菜、贩木柴、烤肉串、修鞋等做小买卖的摊铺,还有政府修建的公共汽车站(通常是开往纳北部广大农村的长途汽车)、幼儿园、小学校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种族隔离时期的黑人们就是在这一方天地里世代生息。

沿街店铺

幼儿园

修鞋摊

小酒店

  虽然南非殖民者的种族隔离统治已随着1990年纳米比亚的独立而彻底垮台,但其曾对纳经济社会造成的割裂在今天仍是余孽未消。目前,纳米比亚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2700美元,已跨入“中低收入国家”行列,但基尼系数高达0.6,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悬殊的国家之一。全国最富的群体占总人口2%,却拥有85%的社会财产,而全国54%的人口正在绝对贫困线下挣扎。漫游首都温得和克,“先锋园”等白人生活区绿树成荫,花气袭人,栋栋优雅的别墅在起伏的山间错落有致,与宁静的自然构成和谐美景。再回望卡图图拉,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在同一个城市里。随着纳城市化的脚步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村劳动力涌入首都寻找工作,卡图图拉人口数量每年以9%的速度增长。贫民窟内基础设施匮乏的同时,失业、犯罪、艾滋病等问题日益严重,成为当地政府捉襟见肘、难以管理的一片“问题区域”。

  记得2007年,纳国民议会议长古里拉布在会见中国全国人大代表团时语重心长地说,如果只有一天时间去了解真正的纳米比亚,那么决不能只去逛市中心美丽的议会花园、繁华的步行街广场,而一定要去卡图图拉。的确,只有在这片交织着血泪与抗争的土地上,我们才能重温历史的苦涩沉重,珍惜自由的来之不易,感受今日纳米比亚政府在提高黑人经济地位、促进社会公平和谐方面面临的严峻挑战,任重而道远。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