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接受路透社专访谈叙利亚和半岛核问题
来源:    2016-02-13
[字体: ]      打印本页

  当地时间2月12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德国慕尼黑出席叙利亚国际支持小组第四次外长会后接受路透社专访,就叙利亚局势、朝鲜半岛核问题、中美关系等回答了提问。

  路透社:昨天举行的叙利亚国际支持小组第四次外长会取得了一些突破。但在俄罗斯仍在叙进行军事打击活动的情况下,您是否认为这次外长会成果将给叙地面局势带来改变?

  王毅:昨天晚上经过长时间讨论,外长会取得了积极和有意义进展,这也是各方利益微妙平衡的结果。各方同意在本周内打通人道救援通道,让救援物资送达叙难民手中。这是当务之急,也是目前国际社会最关注的问题。各方还同意一周内在叙境内全面停止敌对行动,由国际支持小组责成美俄牵头组成一个工作组,具体商讨停火止暴的细节及执行事宜。这两个进展如能顺利实施,显然将为在日内瓦恢复举行叙国内和谈营造有利的环境。

  上述停火止暴协议并不包括军事打击恐怖主义活动。昨天各方就此进行了深入讨论,各方意见要完全达成一致很困难,这是由于约旦牵头的恐怖组织甄别工作还没有完成。但大家最后形成的共识是,只要是联合国已经认定、并被列入联合国名单的恐怖主义组织,就是共同打击的对象。我们希望这来之不易的共识能真正得到具体实施。国际社会将会密切关注,中国作为国际支持小组成员,也会跟踪事态发展。叙利亚人民的苦难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国际社会应该联合起来,支持小组也应形成合力,真正落实好安理会2254号决议。

  路透社:对于恐怖势力的界定,一些人认为是恐怖势力的,另一些人可能认为是自由战士。俄声称打击的是恐怖组织,但有时情况并非如此。俄以符合国际法的合法方式打击叙主张政治变革的力量。你认为这种情况在一周内能改变吗?俄方会改变其行为方式吗?昨天各方都表示未来问题主要集中在俄罗斯。你同意吗?

  王毅:不能说问题都集中在俄罗斯。俄对于目前叙利亚局势演变确实发挥着关键作用。俄已反复声明,俄方是应叙政府邀请出兵打击叙境内恐怖势力的。中方对所有致力于打击国际恐怖势力的努力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俄罗斯在叙境内进行的打恐行动,实际上增加了各方对于政治解决叙问题重要性和紧迫感的认识,某种意义上促成了此次外长会达成重要共识。昨天我在现场明显感到,虽然各方立场不尽一致,但均认识到应停止相互指责,减少不必要猜忌,明确共同努力的目标,即推进人道救援,停火止暴,直至实现全面停火。

  路透社:各方都同意叙利亚问题应政治解决。叙利亚是个主权国家。我理解中方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但是考虑到巴沙尔已丧失三分之二的国土,25万叙利亚人丧生,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你认为巴沙尔在叙政治过渡进程中,最终应参加选举呢?还是为了国家利益下台?

  王毅:安理会2254号决议明确规定,叙利亚的前途应由叙人民自主决定。叙国家机构组成,包括叙领导人的选举产生,当然应该由叙利亚人民自主做出决定。

  现在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一开始各方想先解决最困难的问题,结果导致两次日内瓦和谈无果而终。现在各方越来越认识到,应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从各方有共识、有意愿解决的问题着手,把分歧大的问题留到后面。随着各方之间相互理解、基本互信的增加,相信叙人民有智慧、有能力解决所有问题。

  路透社:其他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采取军事行动打击伊斯兰国,但中国尚未参与。今后中国会否参加俄主导的反恐联盟或更广范围的国际反恐联盟?因为伊斯兰国对中国也是个威胁。

  王毅:中国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支持国际反恐努力,希望在联合国主导下推进国际反恐合作。中国外交有个传统,我们一般不参加带有军事性质的国家联盟,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在国际反恐问题上发挥作用。实际上,中国正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参与国际反恐合作。比如,我们帮助伊拉克等前线国家提高反恐能力建设,与一些国家在反恐情报交流、切断恐怖融资渠道和恐怖分子跨境流动方面开展合作。中方还主张,反恐问题要标本兼治。在一些动乱国家,要着力解决其贫富差距、发展滞后和教育缺失等问题,从而根除滋生恐怖主义的土壤和条件。中国将继续以自己的方式参加国际反恐怖斗争,并作出自己的贡献。

  路透社:想问一个对中国利益有直接影响的地区问题。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再次进行核导试验。中国表达了关切,但迄今应对方式比较谨慎。你认为国际社会应如何应对当前局势?

  王毅:朝方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之后又运用弹道导弹技术发射卫星,这两个举动均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方对此的立场是明确的,从一开始就公开表明了反对。中方主张,安理会可通过新决议,采取进一步措施,使朝为其行为付出必要代价,承担相应后果。

  安理会采取新的有力行动应指向明确,目的是有效阻遏朝进一步推进核导计划。另一方面,制裁并非目的。我们的目标是将半岛核问题最终拉回到谈判解决的轨道,这是唯一正确的途径。我们与包括美、俄、韩等各方均进行了密切沟通,各方均赞同制裁不是目的,最终还是应回到谈判解决的轨道。在半岛核问题上,中方秉持的是客观公正的立场,坚持的是实事求是的态度,不存在你所说的“谨慎”的问题。我们的目标就是把半岛无核化目标推进下去,以实现半岛的长治久安。这符合包括美韩在内的各国的共同和长远利益。

  路透社:你表示安理会决议的目的是阻遏朝方进一步发展核导计划,但我们看到,迄今制裁似乎并未奏效。伊朗因为受到强有力制裁才被迫回到谈判桌。具体而言,中方同意安理会通过新的制裁决议,是否意味着对朝进行更加严厉的经济制裁?

  王毅:制裁也好,压力也好,只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手段而已。迄今所有难题,包括伊朗核问题,都并非仅仅依靠制裁来解决的。各方与伊朗进行了长达10年的谈判,特别是近几年谈判十分密集,最终还是靠谈判解决了问题。半岛核问题也应如此。我们既需要一份新的安理会决议,最大程度限制朝进一步发展核导能力,同时也必须致力于恢复谈判。六方会谈已经中断8年。可以想像,如果过去8年里六方会谈没有停滞,情况恐怕不会象现在这样恶化。任何问题,只要坐下来谈,总会找到办法。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的达成恰恰说明了谈判的必要性。因此,我们一方面支持安理通过一个新的制裁决议,一方面争取尽快重启六方会谈,这才是一个客观公正的立场。

  路透社:各方恐怕很难做到完全公正,总会有自己的利益考虑。你认为如果安理会通过新决议,对朝进行更严厉制裁,使其付出更大代价,这份新决议应包括哪些内容?

  王毅:安理会制裁决议指向应该很明确,就是阻遏朝进一步推进核导计划。为实现这一目标,可以通过各种手段和途径。目前各方正在安理会就决议草案进行磋商,内容很广泛,涉及到方方面面。

  路透社:目前地区形势似乎朝着军备竞赛或紧张加剧的方向演变。韩国在与美国协商部署反导系统,这引起中方的担忧。如果不解决半岛核问题,未来地区形势将更加紧张。

  王毅:你提到的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对美国有可能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动向表示严重关切。萨德反导系统覆盖范围,特别是其X波段雷达监测范围远远超出半岛防卫需求,深入亚洲大陆腹地,不仅将直接损害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也将损害本地区其他国家的安全利益。中国有两句古话,一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美国到底意欲何为?我看不用那么多专家来研究,明眼人一看就清楚。这正应了两千年前中国古人的另一句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中方的立场很明确,我们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企图借用半岛核问题侵害中国的正当权益。

  作为半岛近邻和对半岛稳定负有重要责任的国家,中国在处理有关半岛事务时,有几点必须要坚持。 第一,不管什么情况下,半岛都不能有核,无论是北方还是南方,无论是自己制造,还是引进部署。第二,不能用武力解决问题,那将使半岛生战、生乱,中国不会允许。第三,中国自身的正当国家安全利益必须得到有效维护和保障。我们将继续与国际社会合作,坚定不移推进半岛无核化进程。坦率地讲,半岛核问题的焦点是在美朝双方。我们愿继续敦促美朝双方能够坐下来,谈起来,探讨如何解决彼此合理关切,最终实现我们大家都希望的目标。

  路透社: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近几年美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中东政策得罪了不少盟友。你如何评价中美关系的走向?

  王毅:中美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应该也必须保持两国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我们希望中美朝着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方向迈进。这完全符合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和长远利益,也是中美双方已经达成的战略共识。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全球化时代,这和19、20世纪的情况完全不一样。那种零和游戏、你输我赢的陈旧思维早已过时。实际上,中美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大量留学生在对方国家学习,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公司在中国都有运营,越来越多的中国投资涌入美国,双边年贸易额超过5000亿美元。中美交往已经渗透并影响着每一个美国人的具体生活。中国有句话,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意识到并认同这个道理。奥巴马总统多次公开表示,美方欢迎一个强大、稳定和繁荣的中国,欢迎中国和平崛起,愿意看到中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习近平主席也多次表示,如果中美合作,可以办成很多对世界有利的大事。这就充分表明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双方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过程中出现一些分歧摩擦很正常,重要的是不断增进战略互信,减少战略疑虑,加强战略协调,真正承担起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于世界和平与安全的责任。国际社会也应对中美关系保持信心,双方领导人完全有智慧、有能力处理好两国关系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不断推进新型大国关系建设。比如说,以前网络安全是中美之间的摩擦点,但现在双方就网络安全开展密集沟通,形成了一整套成熟机制,网络问题反而成为中美之间的一个新合作点。还有气候变化问题,过去两国有分歧,表现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但在去年巴黎气变大会上,中美开展密切合作,为达成巴黎气变协议发挥了重要和关键性作用。朝鲜半岛核问题上也应如此。中美在推进半岛无核化、最终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这一大方向是一致的,没有重大原则分歧。中方愿与包括美在内的各方继续保持密切沟通合作。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