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邀请张文宏教授为在印中国同胞解“疫”释惑
2020/04/25

  

       主持人:各位央视新闻的网友大家好,现在是北京时间的下午2:08分,印度德里时间的上午11:38分,今天,我们的直播间又要远程请出我们非常熟悉的张文宏教授来到线上访谈室。中国驻印度大使孙卫东和我们一起向张教授发出邀请。我们知道,张教授此前有个论断,如果印度和非洲出现新冠疫情流行,对于人类来说可能会是一个灾难。所以,今天我们请张教授谈印度疫情问题,可能再合适不过了。首先,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印度最新疫情。

  第一是数字,根据印度卫生部的数据,截至到三个半小时之前,印度新冠肺炎累计的确诊病例上升到了19984例,其中病亡640例,与15个小时前公布的数据相比,新增的确诊病例是999例。

  第二是政策,在疫情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印度有了一个新政策,允许4月20号以后,部分行业开始分阶段的复工复产。

  第三是难题,我们知道印度面临着人口密集、医疗资源有限、卫生状况可能有点不佳的情况。在这些问题面前,印度能不能很好地应对,我们在印度的中国同胞,能不能得到很好的照顾,或者能不能渡过疫情?接下来,我们的两位嘉宾将在线回答华侨、留学生、中企员工等在印中国公民共同关心的问题,各位网友也可以通过央视新闻客户端,以及央视新闻微博、抖音和B站快手等平台提问。接下来,我们请出今天的嘉宾。孙大使好。

  孙大使:主持人好,张文宏教授好,全体在印度的中国同胞大家好,各位在线的网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张教授也给我们打个招呼,又见面了。

  张文宏:好,今天是个帅哥主持人,非常高兴在这里见面。

  主持人:好,谢谢张教授,我们各位嘉宾也挥挥手打个招呼,欢迎你们。孙大使,很高兴能够在线上相聚。请您跟大家说两句吧。

  孙大使:首先感谢央视新闻,给大家提供了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也感谢上海市外办和卫健委,为此次连线提供的协助。

  疫情在全球爆发后,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要求高度重视境外中国公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驻印度使领馆坚决贯彻执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把保护在印度中国公民的健康和安全作为头等大事来抓。3月20号,我曾同在印度的华侨、留学生和中企人员代表举行过一次视频连线,回答了大家的问题。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情况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很高兴再次同大家在线交流。

  印度的疫情仍在发展之中,刚才主持人已经介绍了,今天确诊人数接近2万人。今天的连线活动,举办得非常及时。为了给在印中国公民解“疫”释惑,传授防疫知识,增加大家抗疫的信心,我特意请来张文宏教授参加连线。张教授是老百姓家喻户晓的医疗专家,他所在的上海华山医院鼎鼎大名,他讲出的很多精辟论断和建议已成为大家琅琅上口的“金句”。前些天,我同张教授通话的时候,他听说在印度的中国公民非常期待同他交流,很热心地接受了邀请,同意参加今天的连线,这让我非常感动。

  在印的华侨华人、留学生、中企员工热切期待与张教授连线互动。我也愿意借此机会同大家沟通,回答大家的问题。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孙大使。张教授,我们等一下再向您提问。在印度的朋友们有一些问题要请大使先回答。有问题的,可以举手。我们年轻人先来,濮存,请你先向大使提问。

  杨濮存:您好孙大使,您好主持人,我是来自卡纳塔克邦迈索尔大学的杨濮存。前段时间,我们收到了大使馆送来的健康包,有了基本的防护物资,我们心里也没有那么担心了。在危难时刻有祖国和使馆的照顾,我们倍感踏实,后续如果我们的防疫物资用完了,是否可以向大使馆申请呢?

  孙大使:谢谢你,首先感谢你对使领馆工作的肯定。就像我刚才说的,保障在印度中国公民的安全是使领馆的头等大事。截至目前,还没有发生中国公民在印度确诊感染的情况。

  你是在印中国留学生的一员,据我们掌握,目前在印度的中国留学生近240人,虽然人数不太多,但是情况比较复杂。一是居住分散,两百多位留学生分布在印度十多个邦的27所学校,联络不方便。二是生活条件相对较差。在印度实行全国封锁以后,大家在生活上,尤其是在饮食方面,确实遇到了困难。你们的基本生活保障和健康安全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前一段时间,驻印度使领馆克服印度封国和物流停运的困难,动用了大量资源,通过华侨华人、中资企业等各种渠道,广泛筹措物资,想方设法把健康包送到留学生的手里,把党和国家对留学生的关爱传递到每一位学生。杨濮存同学,你来自迈索尔大学吧?据我所知,迈索尔大学有102位中国留学生,是一个比较大的留学生群体。但是,当地没有中资企业和侨团。驻印度使领馆联系了附近城市的一些朋友,找了很多热心人,帮助迈索尔大学的留学生解决实际困难。这里我要提一下全印华侨华人协会的陈冰女士,她今天也在线上。陈冰女士了解到你们的情况后,热心协助使领馆筹措防疫物资,并且克服困难,开车6个多小时,跑了两百多公里的路,把物资送到留学生手中。另外,印度企业发展学院的12个中国学生,因为封国封城,没有办法在学校继续住宿。中资企业主动伸出援手,把这些学生接到企业宿舍,解决了住宿问题。在这里,我想向在印度的华侨华人、中企员工表示衷心的感谢。

  疫情发生后,驻印度使领馆为留学生建了三个联络群,第一个是应急联络群,第二个是留学生家长群,第三个是领保联络员群。此外,我们还以地区为单位,建立了中国同胞互助群。大家可通过微信群随时保持联络,解决实际困难。前些时候,留学生的家长们给我写了一封信,感谢使领馆的大力支持,觉得使领馆的工作让学子们在印度做好自我防护有了保障,增强了防护信心。我们看到这封信非常欣慰,我自己也亲笔为家长们回了一封信,希望大家能够在疫情期间,遵守当地有关规定,做好自我防护,加强身体锻炼,安排好每天的生活和学习。希望大家能够平安度过疫情,将来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栋梁之才。

  刚才,你问到防疫物资如果用完了,能不能和使领馆联系。这没有问题。如果你们遇到这方面的困难,随时随地通过互联网、各个联络群、领保电话联系使领馆。使馆还向国内采购了一批医疗物资,待到当地物流恢复以后,我们会尽早把这些医疗物资,特别是防疫药品,送到留学生的手里。如果大家遇到其他困难,也欢迎随时联系使领馆。联络群就是我们的“连心桥”,我们随时在线为大家排忧解难。

  主持人:好,谢谢孙大使,有需要的中国同胞可以随时提出申请。在大使刚才回答问题的时候,一些网友也在提问,大家担心印度的医疗水平能不能跟得上,一旦在当地确诊了,能不能得到治疗?中方会不会派医疗队到印度?

  孙大使:驻印度使领馆一直同印度外交和卫生部门保持密切联系,向印方明确提出,希望他们重视在印中国公民的健康和诊治。我们还同印度的一些私立医院建立了密切联系。疫情发生之后,我们向在印度的中国公民,发出了15条领保提醒,通过微信联络群发出了30多条提示。如果在印中国公民不幸确诊,请大家及时拨打驻印度使领馆的领保电话,我们将促请印方及时全力救治。

  主持人刚才提到网友问中方会不会派医疗队来印度,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方面计划。印度总体医疗水平还是有一定的水准,印度的制药业也比较发达。为了应对疫情,印度政府采取了各种举措加强医疗设施和能力建设。据我们了解,全印度有2100多家指定的治疗新冠肺炎医院,有22000多张ICU病床,有17万张隔离病床,还准备把2万多节火车车厢改成30万个隔离病房。如果在印中国公民确诊或出现症状,请大家尽快就近到指定的医院就医。

  主持人:好,谢谢大使。请大使休息一会。请张教授回答在印同胞的问题。刚才,孙大使介绍了印度防疫情况,我们再重新梳理一下这些核心数字,今天印度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的病例已经上升到了19984例,其中病亡病例是640例。张

  教授您好!现在正式开始在线访谈。请在印同胞提问。

  李明飞:主持人好,张教授好。当前,我们非常担心印度疫情发展态势,想问张教授对印度疫情的发展有何预测?

  张文宏:大家不要太紧张,对有多少病例,你不要去看它,因为美国有80多万,欧洲也有几十万。科学有它自己的规律,到了一定程度它都有高峰,高峰的点在哪里,就是每天新增的人数,到了高峰的点它自然就来了,你去追求它增长了多少例,这其实并不重要,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就是欧洲现在也开始复工了,它确诊的病例比你那儿多,我们也没有看到,欧洲的所有生活全部进入了停顿,然后死亡率也都在慢慢地下降了。所以,我觉得印度是跑在后面的。这场疫情,前面有很多的经验,中国的经验、欧洲的经验、美洲的经验,我觉得是可以供印度参考的。今天在印度,有三千多的中国侨民一个都没感染。我相信在印度的中国侨胞,他们非常好地按照前面的国家,包括主要是中国的一些防疫经验,做好了防范,我认为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燕案完:主持人好,张教授好,我是尼赫鲁大学的留学生,我叫燕案完,我主要是想问一下张教授,因为印度人这边,我们感觉他们的免疫力是比较强的,所以印度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讲,是不是存在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如果存在的话,我们在这里的中国人如果没有抗体,就会处于危险境地,那我想问一下张教授,我们该如何做好防控?

  张文宏:首先你认为印度人的抵抗力特别强,这个事实上没有证据,只是说现在印度的很多,检测的这些人都是年纪比较轻的,我相信印度特别在大城市,应该活跃的都是年纪轻的人,年纪大的人都应该在社区或者在农村,他生病你也看不见。印度到了今天这个发病率,社区原则上来讲感染是比较高的,应该是有症状的人没有被检测到的。关于印度无症状感染者比较多,这个是不切实际的,只能说有很多有症状的人没有得到有效的检测,这是一点;但另外一点也反映出来,现在大多数年纪比较轻的人,他感染的症状不是很重,而且有一个特点,我上次在网络上看到印度的一个宗教聚会,他们就以很淡定的心情来对待这次新冠病毒,然后他们在聚会时候,除了华裔戴口罩,很多人也没有戴口罩,我觉得这不是印度的抵抗力比较强,而是他们的精神免疫力强,他们以更加佛系的心态来接受,所以你在这里不要觉得印度人民特别有抵抗力,我们中华民族就没有抵抗力了,实际上对于这个病毒,现在看来各个国家的人抵抗力都低,哪怕在疫情多的地方,包括美国、欧洲,大家都在做血清的调查,大家防疫水平现在基本上都是比较低的。

  中国,哪怕在武汉,人们对病毒的抵抗力还是处于比较低的水平,所以现在哪怕是美国,现在发病率到了八十几万,欧洲很多国家像西班牙这么小的国家也到十八万,人们整体的抵抗力免疫力一般很少会超过10%,那就意味着全世界90%的人,对这个病毒是不具备抵抗力的。所以,在这里我们也不要觉得自己冤得很,事实上很多人都觉得我们中国是个洼地,现在我个人认为,对这个病情来讲,全世界在目前这个阶段,大家都是洼地。那么为什么现在大家都控制住了,原因是大家都给予了高度的重视,采取了非常好的防护的措施,使得病毒的传播得到了遏制。下一步像印度开始开工了,我看有些重要的工种开始开工了。开工以后,根据疫情再进一步地进行有限度的调拨。我认为这是预期的,关键是我们怎么样对付这种常态下面的抗疫,经过这么长时间,美国欧洲现在都准备复工了,中国复工已经两个月了。所以我想这些经验,今天还是要跟印度的侨胞,大家一起来聊聊,我们怎么样在常态下抗疫,现在世界人民就是准备这么过的,欧洲也这么过,美国也这么过,所以我想印度也是这么过,所以你说抗体水平最低,没有,你顶多比人家低几个百分点,这不算什么,印度的抵抗力不会超过10%,你身边90%以上的人可能是没有抗体。

  主持人:我现在在听技术给我指导,我应该怎么做呢?技术老师。

  李明飞:主持人不好意思,我这边有三个问题,刚才只问了第一个问题。

  主持人:您再说第二个。

  李明飞:我想问张教授第二个问题,就是政府3月24号宣布了封城,其实在那更早之前印度已经封国了,原定于4月14号封城结束,但是现在又延期到5月3号,从目前封城的政策,其实比较松动,大街上人流量比较多,工厂也逐步复工复产,我想问张教授防疫措施。

  主持人:复工复产下的防疫措施是吧?嗯。

  张文宏:(信号卡顿听不清)所以是一致的。但是现在问题在哪里呢?就是说比如中国把所有的政策做到百分之百,那么各个国家要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来决定自己执行到什么程度,所以我前面讲了,因为印度的一个策略,它的发生是跟着疫情走的,它的疫情是在美国和欧洲之后,所以美国在欧洲疫情上来以后,特别是美国的做法对世界有着极大的示范作用,首先要看美国的防疫做到什么程度,然后效果如何,如果控制不好,我们的后面的结局怎么样,所以现在欧洲和美国,是走到不同的一个节奏,但是比较接近,整体欧洲它的新发比例,每天的新发比例已经出现显著的下降,澳洲也出现了下降,美国是一个平台,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已经基本摸索出来一个情况,关于这个病例的死亡高位因素,主要是老年人肥胖以及有基础疾病,心脏或者是哮喘或者是肺病的病人,如果是健康的年轻人事实上受的影响是比较小的。

  所以基于这个理由,他们在封城了一段时间以后,虽然疫情没有像中国控制的这么好(中国已经控制接近于找不到新的病例),事实上他们的病例还是蛮多的,蛮多的情况他们只要看到病例出现一个下降的趋势,第一点是阻遏疫情,第二点是知道防疫是怎么回事,第三点是一些风险比较低的、从事主要工种的人员开始出来活动。社会如果停摆,很多人失业,很多工厂倒闭,然后经济完蛋,事实上很少有国家能够承受。在美国,很多人事实上大家都没什么存款,那边的一些比较穷的人或者怎么样,开始领救济金,但是很多人还有贷款,你如果经济停摆太久,贷款都会受影响,所以在做各种衡量的时候,各个国家几乎作出了共同的选择,就是在每天的新增病例出现下降之后,老百姓普遍接受现在的防疫政策之后,那么他们接下去就是慢慢把政策进行放松,把疫情控制在可控的范围。

  所以,目前全球疫情是处于一个可控的范围,这个可控的范围也就是说整体的疫情越来越多,整体的死亡率、病死率还会下降。现在印度的病死率不是太高,那么在后期,如果高危的人,比如说老年人尽量少出来,随着后来感染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不说达到全体免疫,肯定感染的人会越来越多,但是现在确诊的病例数再增加一倍,都是可预计的,但是病死的病人一定会下来。所以这种情况下,你得做衡量,衡量哪个轻哪个重,他们做在前面了,印度就在后面,根据他们的经验自己在做,很显然是非常重要的,印度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有这么多无症状的感染者,我就可以判断,你的社区里还有很多有症状的人没有得到确诊,所以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希望印度采取跟中国一样的策略,基本上已经不可能。

  上海总共的病例才多少例,昨天我跟中国医学科学院、法国科学院进行交流会诊,他们就问我这个问题,三千万人的上海为什么病例只有四百例不到,也就是说在疾病的早期,我可以采取非常严格的,隔离检测还有追踪,但是印度的情况,社区出现了这么多,我们也是没有条件再跟中国做了,你只能再跟着欧洲去做,那欧洲,昨天我在对话的时候,发现法国的科学家开始露出了笑容,这跟我在两个星期前,我跟钟院士跟他们一起对话的时候,他们哭丧着脸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各个国家经过这么一场战役,慢慢地都开始逐渐地知道怎么样去对付这个病毒,尽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一定完全地能控制住,至少在可控范围,所以今天印度采取的所有策略,我事实上都能理解,你现在扩大检测,能够扩大到什么程度呢?你再进行封城,能够封到什么程度呢,所以今天的一切,今天印度采取的,我认为还是在可控的一个方面。中国政府、印度政府、美国政府事实上都是不同的。我希望印度的中国侨胞,我们进行讨论,而不是挑战防疫策略,我认为跟美国跟欧洲做得没有任何区别。

  无非是在检测方面它没有很到位,那么到一定程度,很多人明知道你都感染了,我也没有办法,他可能不去检测了。唯一的一点要继续持续地进行检测的一个点只有在哪里呢?就在医院,所以医院的病人他必须进行检测,如果不进行检测会造成院内的传播,出现院内的扩散,这个才是非常悲剧的事情。印度将来怎么做,我想下一步大家也不必要有过多的恐惧,因为它初步掌握了欧洲跟美国的一些方法,但是印度你想把确诊人数控制在很低的水平,那么事实上也不大可能,除非你不检测,不去检测就没有传染病,这是我的一个看法。那么在座的各位,我个人觉得我们的重点,也不在于帮助卫生部怎么去确诊更多的人,而在于保护好自己,因为这已经变成常态化的一个过程。我就讲到这里。

  李明飞:请问张教授,您认为印度的疫情拐点何时会出现?

  张文宏:印度疫情的拐点,事实上现在很难预判。我个人觉得印度有可能会像美国一样,每天新增的病例,会维持在一个平台期。美国在4月底,好多州就开始复工了,复工了以后,疫情就意味着它就要维持在这个水平。印度的情况,它虽然经过前期的一个封城,但是这个时间也不是太长,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它的执行力也未必会做到像中国这么到位。第三是它整段也没有跟上,对防疫的一个过程来讲,我们这几点都是非常重要的措施,如果执行的不到位,它的疫情整体情况,就会到一个什么程度呢?就是等你复工的时候,基本上就在这个水平上进行波动,如果人群聚集,我们后面的防疫措施做得更不到位,可能还会有一个小高峰。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觉得印度采取一个常态性的抗疫,这个决心是应该下来了,而不是像澳洲一样,整个疫情出现很低的水平再开始干活,我个人认为印度不需要这样,印度跟着美国采取的策略,我觉得可能是他们政府愿意采取的,我这里讲的美国的防疫策略,没有贬低赞扬的意思.现在我们做到一个峰值,如果你开始复工了,这个峰值就会到一个平台期,美国的病例数开始出现平台期,印度的封城封的晚,开工开的早,所以我觉得印度的整体情况跟美国会比较类似。美国为什么会出现一个平台期呢,因为美国各个州的政策不一样,这个州复工了,那个州还是很严格,大家的做法不一样,所以容易形成一个合力,这个合力就是他们国家在可控的一个水平,他就认为可以了,所以没什么意外。我认为印度现在的情况,经济的预警更加合理,疫情可控。第三个,不为防疫付出更大的代价。我现在参照美国的疫情来判断印度,有可能比较像,因为国际上的疫情无非是一个很好的控制,然后走平、狂奔,其实就这几种情况。如果印度下一步再往上面再走,大家也不要过于惊慌,无非是印度国家采取了更多的检测而已,它如果不采取检测也就这个样子了,因为这一次的疫情跟我们2003年的SARS截然不同,2003年的SARS,无论你年纪轻年纪老的,感染以后两三天里面病情就会加重,六七天里面就会呼吸衰竭,十天到两个礼拜基本上有可能就是机会都没有。所以,我觉得这次病毒已经造成了灾难,有很多人死亡。但是比起SARS来讲,事实上它的致死性还是低很多,为什么欧洲、美国现在开始进行逐步地复工复产复经济,同时开始准备复学;我觉得印度今天这一位置来讲,我觉得处于过度的恐慌其实意义不大,我当时做过一个判断,我说如果是印度或者是拉丁美洲,或者是南亚其他国家,或非洲出现一个流行,这个疫情就处于一个不可控,我当时说这句话的原因,是我以为欧洲和美国是可控的,事实上欧洲和美国也不可控。现在,拉丁美洲跟非洲等地出现疫情的一些扩散,这都在情理之中的。疫情的扩散不代表我们现在一切都不可控制。我现在觉得,目前也不可能像中国这样,把疫情控制在非常低的一个水平,我们在这个时候学习一下欧洲和美国,我觉得当然自己的疫情更加可控。我们中国的侨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站在一起讨论,我们怎么样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更好,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常态化管理的态势。

  将来我们国家也会面临着向世界重新开放,以后面临着一些风险,输入风险可能也会加大,所以国家前面控制的很好,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在家里等待一下,因为习总书记说过,世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全世界都要控制住疫情,在疫情面前,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经济也好,防疫策略也好,都是如此。所以,每一步工作我觉得都是应该推进世界共同防疫向前发展,包括在印度所有的侨胞,我们也没有必要在印度同胞前面,说你一定要按照我中国的去做,而是觉得大家应该根据自己的真实情况,找到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这是我的看法,欢迎大家批评。

  陈冰:主持人好,张教授你好,我是在班加罗尔的陈冰,今天想请教一个问题,就是对印度的一个传统疗法阿育吠陀,治疗预防新冠的做法,想听听您的看法,谢谢。

  张文宏:您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印度的这个疗法,我倒是蛮感兴趣的。

  陈冰:一句话简单来说,中国的中药有那么一比,就是一个传统疗法,它是纯草本,包括我们家孩子生病,老人都提倡用印度的疗法治疗。

  张文宏:我知道了,是印度当地传统的用药,对吧?我对印度药其实不是太了解,但是像世界上有很多传统的医学,包括我们中国传统的中药、藏药、蒙药等等,事实上都是几千年来人类智慧的结晶。我个人觉得这些跟现在的医疗之间,也没有必要互相排斥,就像国际上提出来的,像印度的这些药物,它可以作为一种,在你整个生活当中,辅助性的一些预防也好,一些治疗也好,如果大家的经验证实它是可以的,我认为你接受它也无妨。

  但是,在所有的事情里面,我们除了接受印度的用药以外,我们更多的还是注意好个人的防护。现在不单单是印度的药,就是西药,昨天法国的科学家他们都问我,前期因为中国在这方面的经验比较丰富,做过比较多的研究,他们认为有哪一种药物特别有效,现在就西药而言,我还没有看到哪一种药物达到非常高的水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在国际上都是同样的,就是预防这个疾病最为关键,在你采取印度药治疗的时候,我在这里希望提醒你一下,就是采取了这些预防治疗,包括采取中药预防治疗。我们的同胞,因为我们驻印度大使馆非常好,送了很多药和很多防护用品给大家,当中也会有一些中药,我觉得在采取这些预防措施的时候,它跟我们采取一些物理隔离,保持距离、戴口罩、洗手其实并不矛盾,不要因为自己吃了药以后就百毒不侵,这种想法肯定不对的。你不要认为自己百毒不侵了,我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可以百毒不侵,最好的防护,就是我们在用药的同时,做好自己的防护。

  陈冰:谢谢张教授,谢谢。

  张成利:张教授你好,我是张成利,是东方电器印度有限公司在加尔各答的代表。目前印度封国预计要到5月3号,那么在以后,我们大部分在印度的中国人,有可能会因为签证到期,这些原因可能存在回国的这样一个情况,在这里请问张教授,在回国的路途中,我们怎样做好更好的个人防护?

  张教授:好的。因为整体上来讲,我认为,国际航班重开,可能在未来的几个月里面,你可能就慢慢地可以看到,特别现在,中国人自己回来,国家都是现在在估计,你还是可以做得到,那么将来就是说,除了自己人回来以外,那些商务航班可能也会慢慢地恢复,在这个恢复的过程当中,我认为你在旅途当中是存在被感染的风险,这一点是明确的。那么,感染当中最大的一个风险是什么?最大的一个风险是在所有旅途的过程中,你的手接触到所有部位一个表面带病毒的任何东西,比如说人家用过的东西,摸过的柜台,还有护照你交给检察官,检察官又把护照还给你,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事实上很多人的手都在交流中接触过了。我们在登机前,检查人的双手,事实上摸遍了所有人的手,然后你也跟所有的人做了一次很好的握手,所以这一刻开始我们就知道是有风险的。我们应该怎么做?很显然在第一分钟开始你要把每一个过程分解掉,护照放在护照袋里,护照已经得到了充分的污染,没关系,放到袋子里再封好,袋子再放回去,检查点进去以后,如果是飞机里,或者是海关,第一件事情,把东西放好以后是干什么,去洗手间洗手,保持手的卫生是非常关键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把自己的食品应该放在一个单独的食品袋子里面,专门有个包路上准备食品吃东西的,不要跟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一起,那你说我准备零食了,放在口袋,然后之前有一次洗手,然后下一个在哪里,就是坐你旁边的这个人,大家现在都怕得要死,有要戴口罩,如果旁边这个人也是戴口罩,你也戴口罩,原则上来讲,你又不触摸他,你哪怕触摸他,你这个手经过自己的口鼻,我们风险也是没有的,所以戴口罩和保持手的卫生是极为重要的。那你肯定又再说,我把口罩摘下来呢?原则上在你旁边这些人,如果把口罩没有摘下来,你把口罩摘下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可以仔细地看一看,你旁边的这个人戴的口罩是不是单向阀门的口罩,现在有一种口罩,属于品质不太好,他可以不断地把气给呼出来,我无意批评这些人,你要知道阀门是专门对着你的,所以如果对这样一个阀门来讲,你也犯不着打架,也犯不着骂他一下。你如果要摘口罩的话,你可以离开,再到后面把口罩摘下来,你整体的空气近期是流通过滤的。我们没有证据证明在机舱里是有空气传播,但是也不建议大家长时间的把口罩摘下来,大多数时间把口罩戴上,吃东西时再把口罩摘下来。所以在飞机上希望大家能够做到两点,喝水吃食物,印度飞回来,预计情况是八个小时左右,我认为大家睡一觉就到了,如果要吃,尽量吃高营养的食品,这个时候我不鼓励大家吃方便面,我看很多人最近旅途回来,我问他你在路上吃什么,很多人都告诉我,在返机的时候,很多人就吃了方便面。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我建议这个时候,大家应该吃一些,有蛋白质成分,或者到转机柜台点餐。如你怕点餐的过程中不卫生,你自己可以带一些含高蛋白质的食品。这个做好以后,到你下飞机时,第一时间也是洗手,然后过了安检以后第一时间也是洗手,这些事情都做到位,你在这个旅途感染的风险,应该是微乎其微。

  主持人:好,张教授就给我们说,为了补充蛋白质,少吃一种食品,方便面。我们新上来的,张教授有要补充的吗?

  张文宏:没有补充。

  主持人:好,各位新上来的嘉宾,还有一位,燕同学。

  燕案完:我们留学生,我们住宿在外面是合租,跟别人一起合租,在宿舍里多人一个屋,虽然现在我们是停课状态没有上课,将来我们该如何做好自我防护?在我们整个宿舍楼里也有其他的印度人,我们怎么做好自我防护呢。

  张文宏:基本上都是华裔还是跟其他族裔一起?

  燕案完:分为两种情况,如果在外面我们是跟华人一起住,跟中国人合租,如果在宿舍里面是跟印度人一起住。

  张文宏:现在是这样,印度整体的感染率会偏高一点,所以如果是在宿舍跟印度裔一起居住,我认为感染的风险还是比较高的,还是非常狭窄的空间,在室内这么狭窄的空间,跟你一起长期生活的两个人或者三个人,一直戴着口罩,事实上也不现实,你拒绝跟他说话,这也不现实,我在这里没有特别的意见告诉你怎么开始防疫,因为基本上来说,你们两个一荣共荣,一损俱损,不是夫妻,住在一起,跟夫妻也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最关键是保护好身体,做好营养,年纪轻轻的人如果没什么病也不要过于肥胖,没有心脏病、肺病,原则上来讲,感染是能撑得住的。这也是为什么事实上大多数国家下定决心准备复工复学了,因为再不复工复学世界完蛋了,世界真的完蛋了,很多人吃不起饭了,很多人要跳楼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常态下抗疫,成为世界的一个难题。习近平总书记很早就提出来,我们中国在常态下抗疫,各个国家做的常态下抗疫都不一样。中国的常态下抗疫,我们现在因为发病率非常低,这种压力基本上在我们的医疗系统,在我们的海关,在我们社区的防疫干部,在我们社区的防疫医生这里。但是在印度,我认为这个常态下抗疫,就是在印度这里,在这个情况下,我奉劝所有的留学生,保护好身体,加强营养,加强营养就是大家去网络上查一查,最近那个争论比较大,到底什么是最有营养的,大家按自己喜欢的,总体上来讲,你就是营养要充足,要有锻炼。但不要只是吃,吃的自己很胖,也是风险,这是一个。

  第二个,如果你是在户外跟华裔一起的,那么大家必须有个攻守同盟。这个是什么?就是最近我们根据印度的三千多个华裔,在那里工作的人,一个人都没有感染,我就认为在日常的抗疫里面,就是在公共场所,坚决戴口罩,你跟人家讲话,人家看到你不爽,你也要戴口罩。我们孙大使在这里举办了这么一个会,印度总共华裔也就三千多人,我跟你说,他是给你们备足了口罩的,你们如果觉得口罩不足,你们跟我讲,我给你想办法找人赞助,一定要让华裔有口罩,但是我也知道孙大使不会给我这个机会的。

  一定要戴口罩,然后和人家的社交距离可以保留的尽量保留,按照现在的经验,只要你戴好口罩勤洗手,避免人家把唾沫喷到你脸上,基本上这次的疫情风险就会没有。所以在整个防疫的过程当中,根据大家的经验,保留社交距离是第一要务,如果保留不了,就一定要戴口罩,如果做不到就风险极大,什么时候不得不脱下来呢?就是吃饭,对于两个人一起吃饭,风险就很大,这一点你得想好,戴口罩跟人家吃,我放弃跟人家一起吃饭的权利。你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准备好,吃的时候要吃的猛一点,多吃蛋白质,还要锻炼身体,就是我自己免疫一下,什么时候抗体有了,基本上也是金刚不坏之躯了。

  主持人:好,谢谢张教授,我这边有一些问题,大家很关注最近关于潜伏期超过14天的个别的案例,包括因为这种案例,有一些地方已经对于境外返回人员的隔离期进行了调整,有的要求14+7或14+14,14的集中加14的居家,您对于这种案例怎么看?这种政策的升级是不是有必要进一步推行?

  张文宏:是这样的,现在,关于一个无症状携带者,是不是继续会传播,这是很显然的,就是说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播的风险。但是,关于两周以后继续携带病毒,再传播病人,这种病人现在在这里是不多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我们基本上在你隔离两周,在隔离当中都是进行过核酸的检测,就是进行核酸检测以后,再漏查的,所谓的携带,这个基本上就很少了,也就是说我觉得无症状携带者,基本上都在我们前期都已经给过滤掉了,这种隔离两周以后还漏出来,就是因为海关都做的很到位,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万一个别的人漏出来,再告诉你传播的风险,最大的是前面的第一周,其次是第二周,第三周传播的风险已降到很低的水平,那么这个情况来看,世界上很多国家甚至把隔离的时间缩短到一周。我认为现在两周正好是比较够用,有没有必要延迟到三周到四周。目前为止,没有看到进来两周以后又传播比较多的案例,我们下这个结论为时过早,包括哈尔滨最近的这个案例,很多人就说哈尔滨这个案例在两周以后怎么还人传人呢?这个案例到现在为止事实上最后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不是从两周隔离以后,人传人呢?因为毕竟有这么多的感染,是不是还有其他感染途径,事实上我们要进一步等待哈尔滨专家的判断,不能因为这一例证据不确凿的一个感染,就算这个第一例,所谓的0号病例,他的核酸从没查出来阳性过,何来他的一个传给别人的依据呢?所以我们都有待于更一步的证实。

  我再问大家,到目前为止,我都找不到一例第三周第四周所谓的国外回来的无症状携带者,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把隔离期扩到三周到四周呢?大家想象一下,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情况下面,就把大量进来的,每天进来的,将来开放航班以后进来的,有可能会是几万人,你把人家隔离一个月,事实上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还是要遵守,遵从我们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进行常态化抗疫。如何分析这些事情,以及采取的策略,都有一个基本的科学依据,我认为应该是有更多的依据以后,我们才可采取隔离的措施。我前面讲的这些东西其实跟印度人民一点关系都没有,跟在印度的侨胞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国内对于输入性风险来进行的讨论。

  主持人:我看到最新一个提法,美国疾病防疫中心的主任说,今年冬天可能会出现第二次疫情,与流感同时出现,这个论断您怎么看?是不是对国际国内都是一个预警?

  张文宏:事实上很多专家都有一个预判,我本人也在蛮早的时候就有这个说法,事实上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现在全球大家采取的一个防控策略都是跟流感,大流感时期防控策略比较接近,在整个夏季到来的时候,疫情有一个下降的趋势,与印度在未来流感比较类似,夏季到来的时候都有一个下降。但是目前全球采取的一个抗疫策略,并不是一个彻底的像中国这种的策略,把病例弄到等于0的一个水平。将来你可以看到事实上各个国家,欧洲的各国,美国以及印度你都会看到,在夏天过后,事实上疫情都处于一个低水平的波动。现在回到2003年SARS那个时候,可能性比较小,那时候全球总体的病例也就一万左右,今天已经两百多万了,相当于当时的二百倍,所以有什么理由,在现在我们很多国家峰值都看不见的时候,我们就下这个结论呢,说夏天过了,它会突然消失,在很长时间它会低水平的波动,像这样的呼吸道传染病,在冬季来临时它都有小的高峰甚至于大的高峰。在1918年,一百年前的流感,第二波更迅猛,因为它发生了变异,所以第二波来不来,我们要对此做好准备。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张教授,今天您多次提到一个关键词,蛋白质,大家也知道这个前两天关于喝粥的争议,像这样的情况会对您个人产生影响吗?大家知道言多必失,您怎么想?到底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文宏:这个非常好,你又给我一次给网络前面的大家一次做科普的机会,因为事实上我认为在这个阶段,大家非常需要一些比较科学的东西来帮助自己防疫,我可以借几分钟的时间,两分钟,说一下前因后果。第一个为什么得出“营养对这一次的防疫是特别重要”,原因是因为我们在上海是接受了大量的输入性病例,从输入性病例,我就发现年轻的营养保持良好的这些病例,基本上都不大发生重症。

  但是,我们也进来一些打工的,就是各个国家回来打工的,留学生普遍营养条件好一点,打工的很多人他在路上没有吃好没有喝好,吃的又都是方便面,来的时候整体的营养状况非常差,然后他的病情就出现很快的进展,然后进来以后,我们很快地调整了我们治疗的策略,在我们的病房里面,在正规的医嘱上面都有写好这个人鸡蛋每天要几个以上,就是说把他蛋白质的水平,我们叫血清白蛋白的水平调到一定的水平,否则病人是没有机会迅速产生大量的抗体的。基于这一点,我们认为充足的营养,对于我们疾病的一个进展,控制是极为重要的,前面大家问题我,万一我得了怎么办,我就告诉你,你如果有足够的身体资本和免疫力的资本,你是可以扛得过去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我跟欧洲四个国家的大使那天连线,也有人问我,他说我家的孩子要开学了,我说你那里的疫情这么高,居然就开学了。他就问,开学了以后是不是会感染的风险很高呢?我说疫情这么高,开学以后感染的风险当然高了。我说能不能暂时不去上学呢?他说不行,如果在欧洲复学了,不去上学会被罚款被处罚。在这种情况下,你就选择回国或者上学,那还是选择上学。他说,张医生我有什么办法,在那里不被感染呢?

  这种情况下,我说那你戴口罩。他说在有些国家特别上课是不允许戴口罩的,感染的风险就比较高了。最后一步我们就底线思维,就是说我万一感染有没有让身体棒棒保持良好的状态。我说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最好每一个孩子必须有充足的蛋白质。我们营养成分有三种,一种是蛋白质,一种是脂肪,一种是糖,包括我们吃的淀粉饭都是糖,但是在这次抗疫中蛋白质的重要性是第一位的。这种情况下,我就推荐西方的家长,我们喝牛奶,我可以说中国的牛奶,都是中国的牛挤出来的,中国的鸡蛋都是中国的鸡养出来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关乎蛋白质对于抗疫当中的重要性。这个问题我也同样抛给了印度的各位侨胞,我们在那里生活的同时,我们在这个特殊的疫情时代,我们要频繁地摄入各种营养,但是在这个时候,蛋白质是尤其的重要,仅供大家参考。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希望我们一些网友理性一点。我们再请出大使,孙大使好。

  孙大使:主持人好。

  主持人:我们看看还有哪一位留学生或者侨胞提问题?

  王永林:一些印度人受一些西方媒体影响,对中国进行污名化,孙大使对于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目前有些中国公民担心将来在印度期间,可能会受到歧视对待或者在出门购物的时候被当地人指责,我们怎么办?

  主持人:应该是一位在印度的侨胞朋友提了一个问题,关于对中国污名化的问题。我们看到大使的信号有点卡顿,我们稍微调试一下。

  我们今天刚才提给了张教授很多问题,在评论区也看到很多网友关注到比如喝不喝粥的争议,还有网络上的一些讨论,所以再给张教授提这个问题,不是想过多地纠结于关于粥应不应该来喝,还是觉得想跟大家也聊一聊怎么样来看待网络上各种各样的声音,各种各样的争议,争议没有问题,张教授不一定说了什么都是对的,我觉得关键我们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来看待这些观点和争议,我觉得我们只要是基于科学的讨论,就没有问题。

  所以张教授刚刚再次给我们作出了一个解释,是根据大量的在上海发现的案例,发现蛋白质对于个人的身体,个人的免疫力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也鼓励大家在疫情期间,为了提升抵抗力提升免疫力,我们就多去吃一些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在这里也是对大家再次地作出一个提醒。我们现在看大使的信号,应该是恢复了,我们请导播看能不能切出大使,刚才我们的提问请大使来回答。我们再稍等一下,今天我们的信号的确是有一些问题,张教授能听到我吧?我只能请张教授给我救急。张教授很辛苦,张教授的视频传播声音虽然不是很好,但是像画面很好,就像开了美颜一样。其实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做了应该是不下十场的我们大使馆的直播,所以现在张教授,我是在跟您在屏幕上是双视窗,只有咱们俩了,要不然我们再聊两句,之前跟张教授说今天我们联线是一个半小时,我们现在稍微有点超时,一会大使我们简单地聊一聊就结束,不打扰你太多的时间。我们刚才也提到国际疫情的情况,您觉得我们现在常态化防控未来有没有一个节点或者变化的趋势?

  张文宏:其实常态化的一个防控,事实上中国提出来是很早的,习总书记早在几个星期前就提出来,我们要进入常态化防疫,也就是说边防疫边发展经济,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么欧美现在提早进入常态化的抗疫,也有美国的一个报道说这个就是带病常态化,那无论你是带病常态化,还是病治好了常态化,道理都是一样,都是把疫情控制在可控的情况下,同时发展经济,所以我觉得习总书记提出来在中国将来进行常态化的抗疫,还有我们在印度估计这个样子也是常态化的抗疫,这个是科学问题,在中国大概率是在几个月以后,这个几个月可能是两个月也可能三个月四个月,就是世界的航班会向中国重新开放,世界的地球村可能又回到一个常态化。所谓的常态化我们也可以认为是一个正常的生活,但是事实上你前面提到,美国说我们在疫苗出来之前,很难正常生活,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各种措施,控制疫情,让我们尽量地接近于正常生活。我们正常生活一定会受到影响,我们大家聚在一起要戴口罩,我们吃饭要使用公筷,我们有一些不必要的旅行也要减少,种种区别已经跟正常生活有一些区别。为了疫情可控,前面也讲了,世界抗疫共同体,习总书记也说了,我们都是世界共同体之中,所以全球的疫情没有完全结束,我们中国事实上也很难回到抗疫之前的那个状态。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我想我们中国也会不断地调整我们的策略,我们这个策略就是说,世界开放到什么程度,我们防疫的策略又会调整到什么程度,但是有一个底线,这个底线就是最大程度能够维护我们基本的经济运转,世界的交流和开放的一个地球村。在这个过程当中,事实上也是对各个国家的政治家,都是一个极大的考验。今天在座的各位学生、企业家打工的,其实都跟我们现在这医生疾控人员、海关人员一样,我们都在这一场抗疫的一个历史的进程当中,在承担着自己的角色,不管你同意不同意,事实上我们都在跟病毒作斗争,大家都做得好一点,那么我们这一场战役就会早一点结束。所以你现在很难预期,就是一两年以后,这个病毒就会没有了,自然界实在是过于奇妙,每一种病毒的特点都不一样,但是到目前看来,像每一场战役,每一场疫情,我们人类都能够应付的过去,这个大家还是要有信心。4月25号是世界的疫苗日免疫日,我跟中国的国外的专家,我们在中国会有一场就关于疫苗什么时候到来,怎么进行常态化抗疫的讨论。我相信世界再不济还有疫苗,我觉得对于世界的明天,我们还是要持续地保持乐观。事实上,最乐观的民族有两个,一个是中华民族,一个印度民族,今天在座各位是中华民族生活在印度,你们都是双倍的乐观,在乐观下面我们要采取科学的方法。

  主持人:您刚刚说到国际疫情包括常态化的防控,我想到您之前说过一句话,说疫情结束你会安静地走开,现在看来这个安静地走开遥遥无期啊。

  张文宏:上个礼拜新加坡联合早报邀请了新加坡抗疫的国家总负责人,还有他们传染病总负责人,李院士带领我们跟他们一起进行了交流,他们也问我这个问题。他说什么时候可以安静地走开,我说传染病医生、感染病医生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安静地走。所以,什么时候是我们安静地走开的时候,一定是世界美好的时候。我们都希望这一天,这个时间点快点到来,如果我们老是冲到前面,说明世界不太平。我希望:我们早点控制住这个疫情,整个人类社会,一定会安静下来,哪怕我们今天碰到大的问题,我们互相之间有更多的不理解,哪怕出现比以前更差的情况,我相信我们人类社会都还是能够闯过来,毕竟大伙从非洲出来都十万多年了,大家都是一家人。十万年前从非洲的小村庄里面走出来,走到世界各地,基因上面都是连在一起,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全球不在一起渡过这个难关,既然走了十万年前没有停下来,我还是有信心的,整个地球村一定会再度繁荣。

  主持人:我们请出大使。大使好,请您回答刚才的问题。

  孙大使:印度中国企业商会王会长刚才提出的问题非常重要。使领馆高度关注对中国污名化以及中国人可能会受到歧视的问题。对于污名化中国的做法,我们坚决反对,使领馆外交官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并提出交涉,表明我们的立场和态度,反对这样的做法。大家知道,世界卫生组织在新冠病毒命名方面,包括其他疾病的命名方面,反对把命名同特定的国家、民族、动物、行业、地理位置联系起来。世界卫生组织把新冠病毒命名为COVID-19,我们希望大家尊重世卫组织提出的科学称谓,不对病毒做任何污名化的解读。

  驻印度使领馆坚决反对对中国人的歧视。在印度当地,中国人和当地的老百姓相处总体融洽。中华文明和印度文明都属于世界古老文明,都是亚洲文明的一部分,这两个文明之间,两大民族之间,应该相互尊重、相互信任。

  但是,也不排除少数人有歧视性的行为,我们对此应该有正确的态度。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个例子,前些天,我在印度媒体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是印度一位著名的羽毛球运动员,她的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中国人,她的长相和印度朋友不太一样。她在文章中写到,在其成长过程中,因为自己的面貌与当地人不同,受到当地人的歧视。她呼吁大家抛弃种族歧视,相互尊重,相互理解。我觉得这样的观点很好,在推特上转推了她的文章,表示赞同和支持。

  我相信,绝大多数印度朋友,都秉持这样的立场,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之间应摒弃歧视现象,相互尊重和理解。我真诚地希望,在印中国同胞为自己作为中华民族的一员感到自豪、自信和骄傲的同时,要用同样的态度对待印度民族。

  如果在印中国公民受到歧视,应该在现场保持冷静,避免激化矛盾,首先保护好自己,同时保留好证据,立即向印方有关部门反映,如果情况严重要及时报警,还要向中国驻印度使领馆及时反映。我们将向印度有关部门提出交涉,要求印方妥善处理,全力保护在印中国公民的正当合法权益。

  主持人:好,谢谢孙大使。由于时间关系,连线已经进行了一小时四十多分钟,请大使做个结束语。您跟我们的同胞,跟张教授,跟网友们还有什么话想说。

  孙大使:首先非常感谢张教授内容丰富、科学专业、通俗易懂、幽默风趣的介绍,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听完张教授的解“疫”释惑,大家心里面有了底,更有信心抗击疫情。我想跟大家分享三点感受。

  第一个感受是要科学理性、客观、实事求是地看待印度疫情。刚才,大家提到了印度疫情发展,我就不重复了。我想强调:一是印度国情特殊,人口多,有13.5亿人口,是除中国以外的第二大人口大国,而且印度人口密度大,有很多超过千万人口的大城市,比如孟买、德里、加尔各答等,印度的防疫工作面临着特殊困难。二是印度总体检测率不高,目前大概是每百万人检测330多个人,这和其他国家相比并不是很高,也有很多朋友提到印度存在无症状感染,这也值得我们关注。三是印度医疗条件和防疫物资还存在一些不足,提升医疗水平还有空间。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印度政府对当前疫情非常重视,在疫情爆发之初就采取了相应措施。早在1月份的时候,就发布了印度公民出国旅行提醒;在2月份和3月份,宣布来自疫情严重国家人员的印度签证暂时失效,把来自疫情严重国家的游客和旅行者挡在了国门之外;3月25日开始实施封国封城,4月14号宣布封锁期延长19天。一方面,印政府重视疫情,采取的措施比较早,也比较严格;另一方面,印度的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执政党和在野党等,对抗疫有共识,都同意采取果断的防疫措施。另外,据我们观察,印度老百姓比较配合政府关于待在家里不要外出的要求。

  印度现在采取了一些新举措,分三类管理。第一类叫红区,疫情严重,第二类叫黄区,第三类叫绿区,疫情比较轻。红区严格封锁,比如说在孟买的贫民窟,就划为红区,实施严格的封锁、检测,有确诊就送医,有疑似就隔离。对于黄区,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逐步放宽对经济活动限制。对于绿区,部分产业逐步复工复产。

  总的来看,印度的防控措施符合当地实际情况,取得一定成效。比起封国措施实施前,现在确诊人数增长速度逐步放缓。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印度疫情发展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我想说八个字:既不需要“惊慌失措”,也不能够“掉以轻心”。我们应该科学地、理性地、客观地评估印度疫情发展,实事求是地看待印度疫情和抗疫举措。无论怎么讲,印度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是我们的一个主要邻国。印度疫情的防控措施,对于全球的抗疫具有重要意义。作为印度的朋友和伙伴,我们希望印度的抗疫斗争取得成效。

  第二个想分享的感受是,听了张教授的讲解,我强烈感觉到,只要做好自我防护,疫情是可防可控的。我的理解是,“一戴二少三多”,一戴就是戴口罩,二少就是少聚集、少出门,三多就是多洗手、多锻炼、多摄取营养。张教授反复强调,不吃泡面,多吃蛋白质。在印度的同胞们一定会认真听取张教授的建议,把日常生活安排好,把自我防护做好,把身体练得棒棒的,更有效地去抵御疫情。另外,大家也讲到,在公共交通工具或者长途旅行中,感染的风险极大,建议大家留在当地,做好自我防护,避免外出和长途旅行,通过更多的静而不是动,做好疫情防护。

  我想分享的第三点是,驻印度使领馆一定会坚守岗位,和大家在一起同甘共苦,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如果大家有困难或要求,请随时联系使领馆,我们一定为大家做好服务。伟大祖国是海外中国公民的坚强依靠,驻印度使领馆是全体在印中国公民的有力后盾。

  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孙大使,谢谢张教授,谢谢我们的嘉宾们。就不让张教授多说了,因为连线的时间很长,张教授还有工作。因为信号不稳定,今天访谈进行的不容易,但在孙大使、张教授、各位嘉宾、工作人员和所有网友的共同努力下,我们顺利完成连线互动。面对疫情,我们会碰到很多问题,大家搭把手,多理解,一切都能过去。再次感谢中国驻印度大使馆,感谢孙大使,感谢张教授。直播就进行到这里,再见。

  (完)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