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瑞关系 > 政治关系
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就媒体的作用和瑞典媒体涉华报道接受瑞典电视台专访
2020/01/17

  2020年1月8日,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在使馆就媒体的作用和瑞典媒体涉华报道接受瑞典电视台专访。

  问:今天想与大使先生讨论媒体的作用。您认为媒体的作用是什么?

  桂大使:我认为媒体的作用是在人与人、社会与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架起交流、沟通、理解、合作的桥梁,发挥积极作用。为此,媒体和媒体从业人员应当遵循以下准则。第一,要以客观事实为依据,不能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第二,要传播友好、友善、团结、合作,而不能煽动敌对、仇视、仇恨;第三,同其他任何行业一样,媒体和媒体从业人员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问:您如何描述中国媒体和瑞典媒体之间工作方式的不同?

  答:中国媒体和瑞典媒体的工作方式应该是相同的,都应该遵循上面所说的媒体职业准则。我们两国媒体和媒体从业人员都应当根据媒体的使命,遵循新闻职业道德,在此基础上享受充分自由。中国媒体享有充分的新闻自由,同时遵循上述准则。

  瑞典媒体如何报道瑞典国内事务,我们不干涉。我们关注的是瑞典媒体如何报道中国。我们注意到,瑞典一些媒体和媒体从业人员在涉华报道中违反了上述三条准则。比如瑞典有媒体总是无端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他们凭什么?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是全体中国人民经过28年的艰苦卓绝的斗争,赶走了外国侵略者、推翻了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腐朽统治而确立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体中国人民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国家长期政治稳定,经济快速发展,人民安居乐业,生活水平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中国共产党为世界和平稳定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理应受到包括瑞典媒体在内的世界各国媒体和人民的欢迎和支持。

  你应该注意到,中国政府、媒体和人民从来没有无端地批评指责瑞典政府、媒体和人民。而瑞典有些媒体总是批评、指责、抹黑中国。中国政府和人民始终愿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基础上发展同瑞典政府和人民的友好关系。瑞典一些媒体和媒体从业人员总是无端指责攻击抹黑中国,在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制造煽动对立、仇恨、隔阂,不知道他们用心何在。中方始终主张开放、交流、合作,但瑞典一些媒体人士拒绝与我们交流,不愿到中国去看看中国的现实情况,而是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琢磨怎么抹黑中国。他们给我的印象就像俄国作家契诃夫小说《装在套子里的人》的主人翁别里科夫一样,整天把自己孤立、封闭起来,不愿正视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样一个充满活力和前途的新制度,不愿看到一个多元的世界和不断发展进步的中国,而是把自己封闭起来,幻想着世界是单一的、只有他们的存在。我们真心希望他们能走出孤立,走出自我封闭,面对多元世界,面对不断发展变化进步的中国。我们欢迎这些瑞典媒体人士多到中国去看看,客观报道亲眼看到的现实中的中国。最近瑞典广播电台播出了一组该电台前驻华记者制作的关于中国的系列报道,就不是基于自己的片面逻辑和猜测臆想,而是走进中国的大街小巷,了解报道中国普通老百姓的看法。我觉得这就是客观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瑞典媒体人士向这位记者学习。

  问:《瑞典日报》一位记者表示,媒体的作用就是要制衡、监督、管控政府。你对此怎么看?

  答:当然,中国媒体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对政府和官员进行监督,主要是发现他们工作中的问题、针砭时弊,中国媒体在这方面发挥了很好的积极作用。但这种监督和批评同样应该是善意、建设性的。我可以举两个例子。一是中国正在大力推进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治理环境污染,严惩环保标准执行不力的企业。有的企业的违规排放行为就是经过媒体的调查举报而曝光的。二是2012年底中国共产党十八大胜利召开以后,中国党和政府大力反腐败,一些腐败分子也是通过媒体调查揭发的。可以说,媒体在促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监督政府和官员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问:《纽约时报》一位驻华记者称其因为报道中国政府的腐败问题,被中国政府拒绝签证延期,不得不离开中国。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不了解这位记者的具体情况。如果这位记者是出于善意揭露腐败,我想是不会被拒绝签证延期的。问题是这位记者是否说出了被拒绝签证延期的真实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问:有没有瑞典记者被拒发中国签证?

  答:如果瑞典记者去中国是本着促进两国友好、交流、理解、合作的宗旨,遵守中国法律法规,遵循新闻职业道德,我们不会拒绝。

  问:但是有瑞典记者被拒发签证的例子。

  答:如果瑞典记者从事的活动违反我上面所说的媒体使命、准则,违反职业道德,我们有权拒发签证。

  问:大使先生在与瑞典媒体交流方面非常活跃。过去两年里您与瑞典媒体交流了多少次?

  答:具体次数我记不清了。在我上任头半年里,我们提出与瑞典媒体交流的建议都遭到了拒绝。在向瑞典国王递交国书后,我希望在瑞典媒体发表一篇文章,介绍我的使命是在两国和两国人民之间架起交流沟通的桥梁,向瑞典人民传递中国人民的友谊,但瑞典主要媒体都拒绝发表这篇充满善意和友谊的文章,这让我们非常惊讶。这给我们的印象是瑞典媒体不愿接受来自中国的友谊和善意。与此同时,我们看到瑞典一些媒体和记者总是无端指责、批评、抹黑中国党和政府。这使我和我的同事们下决心同瑞典媒体记者展开更多交流,向他们介绍中国的客观情况,邀请他们到中国访问,看看中国发展的客观情况。我们希望同瑞典媒体开展良好的合作。

  问:您这种更加活跃的交流是否使瑞典媒体的涉华报道更加积极?

  答:我们注意到一些媒体人士仍然拒绝与我们交流,这很不好。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有些媒体,比如瑞典广播电台,正在播出一些客观报道中国的节目,为促进瑞典社会客观了解中国发挥了良好作用。我们希望与瑞典媒体的交流能够促进瑞典媒体报道一个全面、客观、真实的中国,也希望瑞典一些媒体人士能够摈弃偏见、成见、恶意,本着善意和中国人民交流交往。

  问:大使先生同瑞典一些记者吃过饭,大概有多少次?

  桂大使:我同瑞典记者的交流方式都是像今天这样的面对面对话,或者是到报社接受采访。我印象中没有同瑞典记者一块吃饭。当然,如果你们二位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我将非常欢迎。我记得有一次是2018年7月初哥特兰政治周期间,你们瑞典电视台提出希望轮换驻华记者,因为日程紧张无法安排会见,我就同瑞典电视台负责人吃了个工作午餐。我在斯德哥尔摩同瑞典电视台记者多次交流,但从来没有一起吃饭。如果你们愿意邀请我,或者接受我的邀请,我将很荣幸。

  问:我与不少瑞典主流媒体的编辑记者交流过,他们批评中国使馆试图影响他们对华报道的方式。您对此有何评论?

  桂大使:我们当然希望瑞典一些媒体和媒体人士改变他们无端批评、恶意攻击、抹黑指责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报道方式。我们希望这些媒体的编辑和记者多到中国去看看,用自己眼睛看到的真实情况和中国大街上普通百姓的真实想法来报道中国,希望他们表现出对中国和14亿中国人民起码的尊重,不要试图干涉中国内政。我经常看到瑞典一些媒体和媒体人士发表恶毒攻击中国党和政府的言论,不禁让我产生一个联想:一个48公斤级的轻量级拳击选手,天天跑到一个86公斤级的重量级选手家门口叫嚣要打擂台。86公斤级的重量级选手出于友好善意和保护这位轻量级选手的考虑,劝他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但这位轻量级选手不听劝,执意要打擂台,甚至闯到这个86公斤级选手家里来了。你认为这位86公斤级选手有什么选择?瑞典一些媒体和记者不愿意到中国采访,不愿睁开眼看中国的真实情况,却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凭想象恶意批评中国党和政府,难道这样的报道方式不应该改变吗?瑞典一些媒体指责中国没有人权。中国有14亿人,他们应该到中国看看中国人民过着怎样的幸福生活。中国每年有超过1.5亿人次出境游。如果中国真的像瑞典这些媒体说的那样没有人权,中国游客出境游后还能高高兴兴回国吗?我们难以理解那些批评中国没有人权的媒体和记者是怎么捏造出这个结论的,不可思议!

  问:如果48公斤级的轻量级选手继续抹黑中国政府,会有什么后果?

  桂大使:首先,我们会继续友好地劝他离开,因为他的挑衅会伤害到他本人,而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他一次、两次不听劝,我们就继续反复耐心地劝。

  问:如果瑞典媒体继续这样做,瑞典经济和瑞典记者会承担后果吗?

  桂大使:媒体和媒体从业人员应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我们希望同他们加强交流,希望他们多到中国去亲眼看看。我们有这个善意,也有这样的耐心。

  问:如果我就香港的抗议活动写文章批评中国,会影响我作为记者获得赴华签证吗?

  桂大使:首先,你不应该因为香港暴力抗议活动写批评中国的文章。瑞典自我标榜为“民主国家”。香港所谓的抗议者口口声声要“民主”,但干的却是打砸抢烧甚至无端伤人杀人的暴行,你应该批评这些严重违反民主法治的极端暴行。那些暴徒闹了半年多,一些人开始反省、退出了。他们打着“民主”的旗号,干的却是反民主的事。中国中央政府、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采取的措施才是真正维护民主。试想,如果同样的打砸抢烧和伤人杀人事件发生在斯德哥尔摩街头,瑞典政府、警方会怎么处理?不能搞双重标准,对自己是一套,对中国又是另外一套。

  问:《快报》文化版主编称大使先生就桂敏海案对瑞典政府的评论是在发出“威胁”。您如何评论?

  桂大使:首先,我认为她是丧失了理智。第二,我们是劝告、警告,我们从来没有威胁谁。第三,我们对她在桂敏海案上表现出的对法律的无知感到震惊。我们反复向关注桂敏海案的人士介绍案件的真相。桂敏海上世纪90年代末通过行骗在哥德堡大学办野鸡学校,答应向被他骗到哥德堡大学来的100多名中国学生发文凭。结果哥德堡大学不承认他的野鸡学校,不给这100多名中国学生文凭,导致两名学生自杀。为了逃避瑞典法律的制裁,他逃回了中国浙江宁波老家,再也不敢回瑞典。在宁波,他深夜无证醉驾撞死了一名年轻的女大学生并逃逸。桂敏海后来畏罪回国自首,中方主管部门依法判处其交通肇事罪两年有期徒刑。至今他还没有向被他撞死的年轻女大学生的家属作出经济赔偿。之后,在瑞典一些人的操纵下,他又非法向境外提供中国国家秘密、情报,再次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就是这样一个在瑞典和中国身负罪行的罪犯和嫌犯,瑞典一些媒体和人士却借此粗暴干涉中国司法主权,干涉中国执法部门依法办案,这些人难道不是法盲吗?!瑞典政府为这些干涉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的人站台,庇护、怂恿他们,是对中国政府和人民极不友好的行为,当然要承担后果。

  问:作为瑞典一项传统,瑞典媒体不习惯政府对媒体应该报道什么施加影响。您对此有何看法?

  桂大使:中方从不干涉外国内政,从不插手外国事务。中国媒体、人民从不无端批评外国媒体、政府。瑞典媒体与瑞典政府之间的关系同我们没有关系,应该由瑞典媒体和瑞典政府自己处理。

  问:大使先生刚刚提到了瑞典广播电台关于中国的系列报道,您认为还有哪些瑞典媒体的对华报道公正、客观?

  桂大使:我希望所有瑞典媒体的涉华报道都是客观、公正、全面的,希望瑞典电视台在这方面发挥带头作用。

  问:我也希望。您认为现在有多少客观、公正报道中国的瑞典媒体?

  桂大使:我感觉比以前要好一些。

  问:您觉得瑞典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和对其他国家的报道方式是否有所不同?

  桂大使:我没有做这样的比较。无论是关于中国还是其他任何国家的报道,我希望瑞典媒体都能履行媒体使命,遵循新闻职业道德,不要试图干涉别国内政。坦率地讲,不只是瑞典一些政客、媒体,就是整个瑞典也没有资格和能力干涉别国内政。如果这样做,就是违反了互不干涉内政这一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有的国家、有的人要中国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自己却一直在干涉别国内政,动辄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动辄拿国内法制裁别的国家,他们自己不遵守国际规则,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以人权为例,瑞典萨米人历史上遭受了残酷虐待,为什么瑞典政府至今不向萨米人道歉?前几天我看到瑞典警方的信息,2019年瑞典平均每10天就有8天发生枪击案,全年发生数百起,导致41人丧生。瑞典各地针对外国游客和本国公民的盗抢事件频发,人们缺乏安全感。瑞典一些人没有资格评论、批评他国的人权,还是先把自己国家的人权维护好吧。

  问:瑞典一些媒体的编辑部称使馆给他们写信,试图影响媒体新闻报道的内部程序,干涉新闻自由。您对此怎么看?

  桂大使:他们拒绝我们的善意和去中国亲眼看看的邀请,不和我们交流,总是躲在办公室里批评、指责中国,还不允许我们对他们提出批评吗?这是什么逻辑!就像我们今天面对面,如果我一开始就居高临下、无端恶毒指责污蔑你,你会作何反应呢?当然,我们今天的交流是友好、善意的,我对此感到欣慰。不知道你们是否去过中国。希望你和你的同事能多到中国看看,把镜头对准中国的普通民众,听听他们的想法和看法。

  问:我希望未来能到中国进行商业报道,会很有意思。大使先生提到愿邀请瑞典记者到中国看看。《瑞典日报》有驻华记者,《快报》也希望向中国派驻记者,但是使馆拒绝发放签证。为什么会这样?

  桂大使:我们欢迎瑞典记者到中国客观报道,但他们首先要摈弃对中国的偏见成见,改变错误的对华报道方式。他们应该把镜头对准中国普通老百姓,听听他们的看法、想法,了解他们的生活,而不是抱守对中国的偏见成见、带着有色眼镜和放大镜去中国找问题。中国的发展成就巨大,但在不断改善人民生活的过程中还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们希望外国朋友本着善意、建设性态度报道中国。就像其他任何国家一样,瑞典社会经济发展也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愿意同瑞方加强沟通交流,介绍各自解决社会经济问题的经验,相互学习借鉴各自好的做法,促进各自国家更好发展,提高各自国家人民的福祉。我们希望瑞典《快报》尤其是其文化版的编辑、记者也能这样做。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