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会议与发言 常驻团活动 中国与联合国 联合国会议文件 走进中国 English
  首页 > 中国与联合国 > 联合国改革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联大就安理会改革问题阐述中国立场
(2005年4月6日,纽约)

2005/04/06




王光亚大使在联大发言

  2005年4月6日,第59届联大举行全体会议,审议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就9月首脑会议提交的综合报告。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会上发言表示,今年对联合国是极具特殊意义的一年。9月首脑会议将就联合国未来发展及作用作出重要决策。秘书长报告就此提出了诸多独到见解和大胆建议。中方正在对报告进行全面、深入研究,愿与各方保持密切磋商,共同推动首脑会议的各项筹备工作。王光亚还就秘书长报告所涉及的四个领域阐述了中方初步看法。

  关于安理会改革问题,王光亚说,中国支持安理会改革,并支持安理会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安理会是对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负有重要责任的机构,安理会扩大涉及各方切身利益,有争议是正常的。关键是要充分考虑到所有地区组、国家的利益和关切,讲求民主、深入讨论、耐心磋商、稳步推进。唯有协商一致达成的方案,才能真正有利于增强安理会的权威性和有效性,才能赢得全体会员国的广泛信任和支持。

  王光亚指出,对任何有利于弥合各方分歧、有利于维护联合国成员国团结的扩大方案,中方持开放态度。在联大前段时间的磋商中,各方围绕名人小组提出的两个方案展开讨论,显然存在较大分歧。中方认为,名人小组两方案都是原则设想,有关讨论不应局限于名人小组两方案,要集思广益,同等重视其它改革方案和想法。

  王光亚强调,从维护联合国整体和长远利益出发,中方不赞成为安理会改革设定时限,更不赞成以强行表决的方式处理尚缺乏广泛共识的不成熟方案。安理会改革只是联合国改革的一部分。其它领域的改革也同等重要。中方不希望看到,就安理会改革的讨论和争议冲淡甚至损害对其它问题、特别是发展问题的磋商。更不希望看到联合国因此陷于重大分裂,从而影响到9月首脑会的筹备。

  据了解,安南于3月21日向联大正式提交了综合报告,其中建议联大在今年9月联合国首脑会议之前就安理会扩大问题作出决定。此前,安南倡议设立的名人小组就安理会扩大提出两个具体方案。方案A建议增加6个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及3个非常任理事国。方案B建议新增8个任期4年、可连任的理事国席位,以及1个任期2年、不可连任的理事国席位。目前,各方围绕上述方案展开激烈讨论并存在很大分歧。德国、日本、印度和巴西竭力推动方案A,并表示将在5、6月间就此提出框架性决议草案,争取获得联大通过。意大利、西班牙、韩国、巴基斯坦、墨西哥等国则反对方案A,倾向于以方案B或其改进方案为基础展开讨论,主张各方应就安理会扩大达成协商一致,反对设定时限或强行推动表决。

王光亚大使发言全文

  主席先生:

  3月21日,安南秘书长向联大正式提交了综合报告,引起各方的广泛关注和议论。今天,主席先生启动了联大对报告的系列讨论。这标志着9月首脑会议的筹备进入实质性阶段。我们愿与各方保持密切磋商,共同推动首脑会各项筹备工作。

  正如秘书长报告所言,今年对联合国是极具特殊意义的一年。9月首脑会将就联合国未来发展及作用作出重要决策。做好首脑会的筹备工作,是当前各方面临的一项共同使命,极富挑战性。秘书长报告就此提出了诸多独到见解和大胆建议。我们认为报告的出发点是积极的,不少倡议是务实可行的。我们赞赏秘书长作出的努力。中方正在对报告进行全面、深入研究。我愿借此机会谈谈几点初步看法。

  主席先生,

  联合国诞生于60年前的硝烟战火之中。一方面,《联合国宪章》所载宗旨和原则在今天依然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因此,坚持和信守这些宗旨和原则是讨论筹备9月首脑会的前提和方向。另一方面,由于国际形势发生的重大变化,联合国只有进行必要改革,才能继续保持勃勃生机,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

  加快联合国改革进程、建立新的高效机制是各国的共同目标。我们对此必须有强烈的紧迫感。墨守成规、裹足不前,无助于提高联合国的信誉和能力。我们同时也必须看到,联合国改革是全方位和多领域的,既无法一蹴而就,更不能一劳永逸,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在此进程中,各国的关注重点不尽相同,利益所在也不尽一致,存在分歧和争议是自然的。因此有必要对推进改革的总体原则形成基本共识。我们认为可以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国家不论大小、贫富、强弱,均有权全面、平等参与讨论所有联合国改革问题;

  第二,改革应最大限度地满足所有会员国、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主张和关切;

  第三,改革应先易后难、循序渐进,对各方尚存分歧的重大问题要采取谨慎态度,一时难有共识可继续磋商,避免强求在今年首脑会期间作出决定;

  第四,改革的重点应是切实扭转联合国长期以来“重安全、轻发展”的现象,真正加大联合国对发展问题的投入,有效落实千年发展目标。

  主席先生,

  减少贫富鸿沟、实现共同发展,对南北双方都是一个极端重要的战略使命。这也是9月首脑会需要优先关注的核心问题。秘书长报告指出落实千年发展目标极具紧迫性,这一目标仍然是可以实现的,但必须从现在起就采取大踏步的果敢行动。报告提出了多项较为务实的措施,包括:承认非洲的特殊需要并作出庄严承诺;发达国家制定时间表,在2015年前实现官方发展援助达到国民生产总值0.7%的目标;建立国际融资机制,迅速完成以发展为重点的多边贸易谈判;大力减免重债穷国债务。我们对这些建议表示欢迎,同时期待通过各方讨论进一步予以充实。

  报告关于加强基础卫生保健体系建设,提高全球应对重大传染病的能力,设立所有自然灾害的全球预警系统等建议具有积极意义。第58、59届联大协商一致通过了“加强全球公共卫生能力建设”的决议,充分反映了国际社会共识。联大应据此进一步采取后续行动。

  主席先生,

  我们赞成秘书长关于采取集体行动应对各种安全威胁和挑战的主张。这同中方倡导建立“互信、互利、平等、协作”新安全观的目标是一致的。报告有关反恐战略、维和、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等领域的建议总体具有积极意义。我们注意到,从联大前段磋商来看,在恐怖主义定义、使用武力标准、“保护责任”的理念以及有关防扩散等问题上,各方尚有一定分歧。我们主张成员国就这些问题进一步磋商以寻求共识。

  主席先生,

  秘书长报告就联合国机制改革提出了一系列建议。我们赞成就振兴联大通过一揽子方案,支持有关加强经社理事会作用的改革建议。对建立大会与民间社会的互动机制,我们认为还需深入讨论。

  中方赞同并支持对联合国人权机构加以改革。改革的关键是转变将人权问题政治化的现状,减少对抗,促进合作,将更多资源用于人权技术合作项目,加强各国能力建设。由一个小规模的“人权理事会”取代人权会,能否解决当前人权领域严重的“信誉赤字”,各方恐怕还需进行认真探讨。

  中方对成立“和平重建委员会”的建议持积极态度,认为委员会应主要负责协助制订从冲突过渡到冲突后建设和平的计划,协调国际社会在这方面的努力。我们期待秘书长就委员会的职能和使命提出更具体的建议。

  中方对取消军参团有严重保留。

  主席先生,

  当前各方十分关注安理会改革问题。我愿借此机会,进一步阐明中方立场。 

  第一,中国支持安理会改革,并支持安理会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

  第二,安理会是对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负有重要责任的机构,安理会扩大涉及各方切身利益,有争议是正常的。关键是要充分考虑到所有地区组、国家的利益和关切,讲求民主、深入讨论、耐心磋商、稳步推进。唯有协商一致达成的方案才能真正有利于增强安理会的权威性和有效性,才能赢得全体会员国的广泛信任和支持。

  第三,中方对任何有利于弥合各方分歧、有利于维护会员国团结的扩大方案持开放态度。在联大前段时间的磋商中,各方围绕名人小组提出的两个方案展开讨论,显然存在较大分歧。中方认为,名人小组两方案都是原则设想,有关讨论不应局限于名人小组两方案,要集思广益,同等重视其它改革方案和想法。

  第四,从维护联合国整体和长远利益出发,中方不赞成为安理会改革设定时限,更不赞成以强行表决的方式处理尚缺乏广泛共识的不成熟方案。

  第五,安理会改革只是联合国改革的一部分。其它领域的改革也同等重要。我们不希望看到,关于安理会改革的讨论和争议冲淡甚至损害对其它问题、特别是发展问题的磋商。更不希望看到联合国因此陷于重大分裂,从而影响到首脑会成果文件的起草、磋商。

  主席先生,

  中方将继续积极参与由你主导的首脑会筹备进程。相信在你出色领导下,经过各位协调员的不懈努力,首脑会实质性筹备阶段的工作将继续本着开放、包容、透明的原则顺利推进。成果文件可以秘书长报告的有关建议为基础,同时应广泛听取和吸纳各方可能提出的有益建议和主张,兼顾各方关切,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合理呼声,以确保首脑会取得成功。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