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瑞关系
中国与瑞典的关系

  一、双边政治关系回顾

    瑞典于1950114日承认新中国,195059日同中国建交,是第一个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同年,两国互派大使,耿飚将军为我驻瑞典首任大使。

    建交后,中瑞关系平稳发展,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和各个层次的交流与合作日益增多并取得显著成果。

     50年代,瑞一直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6070年代,两国部级交往逐步增多。80年代两国关系发展较快。瑞国王、首相、议长先后访华。我国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领导人相继访瑞。

     1992年以来中瑞关系不断发展,高层互访较频繁,各部门各级别的交流与合作显著增加,这些访问与交流增进了两国的相互了解和友好关系。瑞方访华的主要有:副首相兼社会大臣韦斯特贝里(1993年)、外交大臣叶尔姆-瓦伦(1995年)、首相佩尔松(1996年)等,副首相萨林曾来京出席世妇会(1995年),外交大臣林德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代表来京出席亚欧外长会议(2001年),外交大臣弗赖瓦尔兹访华(2004年)。我方对瑞典的重要访问有:田纪云副总理(1992年)、朱镕基副总理(1992年)、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1993年)、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1994年)、李岚清副总理(1995年)、邹家华副总理(1996年)、吴邦国副总理(1997年)、唐家璇外长(1999年)、李肇星外长(2004年)、吴仪副总理(2004年)等。20005月两国建交50周年之际,两国元首互致贺电,瑞副首相叶尔姆-瓦伦访华。

    二、双边经贸关系和经济技术合作

    中瑞建交以来,两国经贸关系得到长足发展。1957年,两国签订了政府间贸易协定。同年,两国贸易额增至3187万美元,比1950年增长10倍多。1959年,我外贸部副部长卢绪章率中国贸易代表团访瑞。1965年,瑞阿特拉斯(ATRAS)公司采矿设备展在京举行,这是两国建交后瑞企业首次在华单独举办展览。1978年,两国贸易额突破1亿美元。

     1979年中瑞建立经贸合作混委会(副部级)后,瑞于1980年对我实行普惠制,并于1982年起开始对华直接投资并向我提供优惠贷款。瑞于1985年和1991年分别取消了对中国瓷器和纺织品、服装的配额。1988年,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与斯堪的纳维亚航空公司(SAS)开通北京至斯德哥尔摩直航航线。

     90年代以来,两国经贸关系飞速发展。1994年,两国贸易额突破10亿美元。2001年,中瑞贸易总额为31.05亿美元,同比减少11.4%。其中,中方出口额为9.32亿美元,同比增长12.5%;进口额为21.73亿美元,减少18.8%。2002年,中瑞贸易总额为27.01亿美元,同比减少12.8%。其中,中方出口额为9.10亿美元,同比减少2.3%;进口额为17.91亿美元,减少17.4%。2003年,中瑞双边贸易额为41.7亿美元,其中我出口14.5亿美元,进口27.2亿美元。我主要出口服装、箱包、鞋类、塑料制品、纺织纤维、焦炭、蔬菜罐头、玩具、家具和电信产品;从瑞主要进口通讯产品、钢材、铁矿砂、精密仪器、建筑及采矿机械。目前,瑞是我在北欧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我已超过日本成为瑞在亚洲的第一大市场,是瑞第12大贸易伙伴。

    截至2004年上半年,瑞典在华投资项目已达607个,合同投资金额为13.8亿美元,实际投资金额为10.2亿美元。在瑞典的中资企业共8家,主要集中于信息技术产品研发、贸易发展和旅游业等领域。瑞典在华建立的合资与独资企业主要有华瑞制药、爱立信通信、沃尔沃汽车、利乐包装、斯凯孚轴承及宜家家居等。

   

    20022月,我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访瑞,11月,瑞工贸大臣帕格罗茨基访华,双方就进一步发展中瑞经贸关系广泛交换了意见。20032月,中瑞经贸混委会第15次会议期间正式成立了相互投资工作组。20049月,吴仪副总理访瑞期间,双方签署两国投资保护协定的补充条款,为推动双向投资提供了更有利的条件。

    三、在文化、科技、教育与军事等方面的双边交往与合作

     1983年我文化部和瑞典学会签署了《文化合作与交流会谈纪要》。1992年两国就文化交流项目进行换文,1998年双方签署了新的文化交流计划。2001年,双方签署新的文化交流意向书。自50年代以来,瑞方访华的主要有:政府文化代表团(1953年)、瑞皇家歌剧院芭蕾舞团(1960年,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出席其首场演出并接见该团)、瑞文化界友好人士访华团(1974年)、瑞民间歌舞团(1982年)、瑞典沉船展览(1992年)、洛克塞特演唱组(1995年)、哥德堡交响乐团、ABBA演唱组和上海瑞典周(1999年)、瑞著名钢琴歌手罗伯特·威尔斯(2000年)、斯德哥尔摩皇家弦乐团(200111月)、瑞典电影周(20023月)和北欧青年交响乐团(20027月)等。我方在瑞举办的文化活动主要有京剧、杂技、民乐、武术、民间艺术表演和电影周、文物展、画展、图片展等,其中影响较大的有:中国出土文物展览(1975年)、天津杂技团(1975年,帕尔梅首相观看演出)、西藏歌舞团(1978年)、中国恐龙展(1989年)、中国节(1995年,西尔维亚王后出席开幕式)、瑞典上海周(2000年)、中国湖南花鼓戏团(200110月)、中国少数民族歌舞团(200212月)和中国电影周(20033月)、中国现代艺术展(200310月)、《汉字展-从甲骨文道计算机》(2003-2004年)、中国京剧团(20049月)等活动。此外,我乒乓球、速滑、田径等各类运动队也多次访瑞。

    中瑞科技交流始于70年代,瑞皇家科学院和皇家工程院代表团(1975年)与我中国科学院代表团(1977年)实现互访。1978年中瑞成立了科技合作混委会(司局级),1981年中瑞签订科技合作议定书。1992年,我为瑞典搭载发射科学实验卫星“弗利亚”号。目前双方科技合作已扩大到通讯、环保、医药、农林、宇航等20多个领域的80多个项目。自1980年起,瑞典为我培训各类技术和管理人员约2000多人。20026月,我科技部长徐冠华成功访瑞,同瑞方就扩大双边科技交流与合作广泛地交换了意见。

    中瑞1964年起正式交换留学生。80年代以来,两国教育领域的交往增多。瑞教育大臣(1980年、2000年)、高教署署长(1982年)和我教育部长何东昌(1983年)互访。1983年,我教委和瑞典学会签署了交流协议。80年代初,我在瑞留学生共120名,瑞在华有留学生约20名。目前,我在瑞典共有4000多名公派和自费留学生,瑞在华有各类留学生约100名。目前中瑞两国每年互派公费留学生约60名。

    中瑞军事交流起步较早。50年代,瑞驻朝鲜中立国监察委员会军官曾分批来华参观,中瑞军方开始接触。60年代,瑞国防部军令部部长奥尔曼少将(1960年)、我副总参谋长彭绍辉(1963年)实现互访。80年代两军交流较多,瑞三军总司令列纳特·荣上将(1982年)、瑞空军司令乌尔松中将、国防研究院院长吕贝克少将、陆军司令本特松中将(1987年)、三军总司令本特·古斯塔夫松上将(1988年)先后访华,瑞海军训练舰“卡尔斯克鲁纳号”两次对上海进行了非正式访问(1983年和1986年)。我航空研究院代表团(1981年)、徐信副总参谋长(1984年)曾访瑞。2001年,瑞典国防学院院长纳瑞特·尼克斯少将率军官学院团访华,我副总参谋长熊光楷上将予以会见。2001年,我副总参谋长钱树根上将、广州军区司令员陶伯钧上将、副总参谋长郭伯雄上将等先后过境瑞典。20026月,瑞三军总司令约翰·海德施泰特上将成功访华,我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会见,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傅全有上将与其进行了会谈。

    四、领事关系

     1996年瑞在上海开设总领馆。1997年我在瑞第二大城市哥德堡开设总领馆。1997年双方就瑞保留驻香港特别行政区总领馆达成协议并换文。200211月瑞在广州开设总领馆。

 

    五、重要双边协议及文件

     1957年,中瑞贸易协定

     1973年,中瑞民用航空运输协定

     1975年,中瑞海运协定

     1978年,中瑞工业和科技合作协定

     1982年,中瑞投资保护协定

     1983年,中瑞文化部门文化合作与交流会谈纪要

     1986年,中瑞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协定

     1993年,中瑞知识产权谅解备忘录

     1996年,中瑞关于瑞典王国保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总领事馆的协定

     199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和瑞典王国运输通信部关于交通科技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0年,中瑞信息技术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

    2001年,中瑞文化交流意向书换文

    2002年,中瑞教育与科技合作意向书

  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瑞典王国相互保护投资协议的补充文本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