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

   首页 > 资料 > 重要讲话
     重要讲话
     声明公报
     条约文件
     中国外交历程
     中国外交人物
     外交史上的今天
     领事常识
     礼宾知识
     建交国家一览表
     专题
中国裁军大使成竞业在裁军谈判会议二期会全会上关于外空问题的发言
(2006年6月8日,日内瓦)
2006/06/08

  主席先生:

  首先,我衷心祝贺你担任裁谈会主席这一重要职位。我尤其感到高兴的是,裁谈会在你的主持下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进行重点辩论,相信它将取得丰硕成果。你完全可以期待中国代表团的充分合作。我也要借此机会感谢秘书处散发的背景文件汇编和他们为此作出的辛勤努力。

  主席先生,

  中国代表团欢迎对“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进行重点辩论,这是近年来我们首次有机会对这一重要议题进行深入讨论。自1982年起,裁谈会就把“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列入议程。事实上,早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正当人类对外空的探索刚刚起步之际,联合国大会就曾审议确保和平利用外空的问题。几十年后的今天,确保和平利用外空问题愈发显得重要,维护外空安全日益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

  对外空的探索利用在过去的50多年中给人类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推动力。同陆地、海洋和天空一样,外空已成为我们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对外空的依赖与日俱增。和平利用外空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

  然而,外空技术是一柄“双仞剑”,就象核技术和克隆技术一样,既可以造福于人类,但如运用不当或不加控制,又可能贻害世界。冷战期间,我们曾经见证过外空军备竞赛,所幸其最终没有导致外空武器化。冷战的结束并未使外空武器化的阴霾离我们远去,外空武器的研发仍在悄然进行之中,有关作战理论也在形成之中。一旦武器被引入外空,其后果不堪设想,不仅各国的外空资产将陷于危险之中,人类对外空的和平利用将受到威胁,而且还将危及国际和平与安全。使人类免受外空武器之害,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

  不错,现在外空还没有武器,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们无所作为的理由。近年来,基于以往众多的教训,我们常常在联合国及其他多边领域强调进行预防外交的必要性。外空正是这样一个需要我们作出预防努力的领域。防患未然胜于亡羊补牢。核武器发展的历史向我们昭示,一旦外空武器发展起来,再想控制它和防止它扩散将是多么艰难,更不要说消除了。我们不能等到外空中已部署了武器,外空军备竞赛已成现实之时,再寻补救之策。这样代价太高了。我们必须努力避免重蹈核武器发展的历史。而实现这一目标的有效途径在于谈判缔结一项新的国际法律文书。

  诚然,我们现在已拥有一些相关的国际法律文书,如:1967年的《外空条约》、1979年的《月球协定》和1972年的《反导条约》等,它们曾经对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它们都具有明显的局限性。有的只针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的只针对特定天体或区域且普遍性不高,还有的甚至已被抛弃。为了弥补现有外空法律机制的缺陷和漏洞,从根本上杜绝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我们显然需要一项新的法律文书。

  主席先生,

  中国代表团认为,目前制定这样一个法律文书已具备良好的基础,条件正在日益成熟,现在是我们为此开展认真工作的时候了。

  首先,我们拥有广泛的政治基础。近20多年来,联大每年都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防止外空军备竞赛”决议案,要求谈判缔结一项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的国际文书。去年,支持这一决议的成员国多达180家。裁谈会绝大多数成员均赞成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设立特委会。早日就外空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可谓顺乎民心,合乎民意。

  其次,裁谈会曾经有过设立特委会处理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的先例。1985至1994年,裁谈会曾连续十年设立特委会,就有关定义、准则、现有条约、建立信任措施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尽管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限制,裁谈会未能取得具体的成果,但它无疑给我们今天的工作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第三,国际社会对外空问题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深化,共识不断扩大。近年来,各种相关研讨会相继举行,联合国裁研所与有关方面已连续在日内瓦举办了5届国际会议,与会者就外空问题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主张和建议。各方对处理外空问题的方式和途径看法虽不尽一致,但大家的基本共识是防止外空武器化、维护外空安全系各国的共同利益之所在。

  最后但并不是不重要的,新的外空法律文书的框架已初具雏形。2002年,俄罗斯、中国、印尼、白俄罗斯、越南、津巴布韦、叙利亚等7国向裁谈会提交了题为“禁止在外空部署武器、禁止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的国际法律文书的要素”的工作文件,载于CD/1679文件。该文件按照条约模式,就新外空法律文书的各组成要素提出了具体设想,为未来裁谈会工作提供了清晰、可行的蓝图。不仅如此,中国与俄罗斯还就定义、核查、透明和建立信任等问题联合提交了4份专题文件。

  主席先生,

  我们认为,外空问题与裁谈会其他主要议题一样,都是涉及全球安全的重要问题,都与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密不可分,因此都需要裁谈会认真处理。一个无外空武器的世界与一个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世界同样重要。

  我们最近不时听到所谓“挂钩”的论调。那种坚持只能谈判某一个议题,而拒绝就其他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的做法,难道不也是一种“挂钩”吗?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先关切,倘若只同意谈自己关心的优先事项,而漠视其他国家关心的优先事项,这只会导致裁谈会陷入难以打破的僵局。

  众所周知,中方曾经主张谈判外空问题,现在依然如此。但为促使裁谈会尽快重开工作,我们一再显示灵活,于2003年8月表示可以同意“五国大使方案”(CD/1693/Rev.1)中有关外空特委会的职权措辞,愿意加入该建议的协商一致。

  中方理解各方对裁谈会长期僵局的关切,同大家一样,我们也期盼裁谈会早现转机。已得到绝大多数成员国接受的“五国大使方案”为此提供了现实可行的出路。我想在此强调指出的是,任何试图绕过工作计划、单独启动某一个议题的谈判而回避对其他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的设想,都是行不通的。

  在今后几天的讨论中,中方专家期待着同各方着重就定义、范围、透明和建立信任措施、外空资产安全等深入交换意见,以不断丰富外空问题讨论。中方相信这一辩论将有助于为未来裁谈会达成工作计划并就防止外空军备竞赛问题开展实质性工作创造条件。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1114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