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

   首页 > 资料 > 重要讲话
     重要讲话
     声明公报
     条约文件
     中国外交历程
     中国外交人物
     外交史上的今天
     领事常识
     礼宾知识
     建交国家一览表
     专题
中国代表团在裁军谈判会议二期会非正式全会上关于未来外空法律文书的禁止范围问题的专题发言
2006/06/09

  主席先生:

  一个条约的基本义务是条约的核心条款,它规定了各缔约国应履行的义务范围。目前在几个规范外空行为的条约中,基本义务的范围禁止了在外空部署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禁止核试验、禁止在天体上建立军事基地、军事设施和工事,以及进行武器试验和军事演习等等,但未禁止在外空部署常规武器和新概念武器以及在天体轨道上进行军事活动。因此,中国认为有必要谈判缔结一项新的有关外空军备控制的法律文书。

  一、全面禁止还是部分禁止

  多年来,在防止外空军备竞赛议题的讨论中,各国就禁止范围提出了多种看法。归纳起来基本上是两种:一种是全面禁止,即禁止外空的军事利用和外空武器,从研发、生产、试验、部署到使用统统禁止,从而达到“外空非军事化”的目的。另一种是部分禁止,即只禁止某类活动和行为,从而达到防止外空武器化的目的。

  从1982年裁谈会开始处理外空问题,中国就参与了该议题的讨论。中国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防止外空军备竞赛,禁止研制、试验、生产、部署和使用任何外空武器。

  从人类几十年外空活动的实践和发展来看,自1957年人类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以来,由于军事卫星的广泛应用,外空军事化已成为难以逆转的事实。在这种现实情况下,完全禁止军事利用,禁止部署、使用军用卫星既不现实,也不可能。况且有些军事卫星的积极作用也不可一概否认,比如,通信、导航、气象、预警、军控核查等等。另一方面,根据外空的现实状况,特别是外空面临武器化的现实威胁,以法律文书的形式,采取部分禁止的立场,禁止在外空部署武器,实现防止外空武器化是可行的。迄今外空尚无武器,国际社会应共同努力防患于未然,避免重蹈核武器的覆辙。先发展后裁减,还要花更大的力气来防止扩散。有鉴于此,中国主张现阶段重点是“防止外空武器化”。通过这种部分禁止的方法避免外空军备竞赛、维护外空和平,更现实可行、更易于各方接受。

  二、未来外空法律文书的禁止范围

  基于上述,中方认为:

  (一)作为当务之急,未来的外空法律文书应禁止那些对和平利用外空最具威胁的行为和活动,即禁止在外空部署武器,禁止对外空物体使用和威胁使用武力。中国的具体立场已经记录在CD/1679号文件中。

  中方认为,未来外空法律文书的核心义务是:不在环绕地球的轨道放置携带任何种类武器的物体,不在天体安置此类武器,不以任何方式在外空部署此类武器。此外,我们通过“不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对上述义务进行必要补充。

  (二)对一些国家提出的禁止军用卫星的使用问题,我们认为,军用卫星情况复杂,所采用的技术绝大多数与民用卫星相通。从实践来看,军用卫星可以兼顾民用目的,而民用卫星也可以完成军事任务,军民用卫星的功能和界限越来越模糊。禁止军用卫星将引起广泛争议。因此,中方主张未来法律文书的禁止范围不涉及军用卫星。

  谢谢主席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南大街2号  邮编:100701  电话:86-10-65961114  京ICP备0603829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2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