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时代中国的安全和外交理念
——驻印度临时代办刘劲松在印度高级国防学院的演讲
来源:    2016-07-22
[字体: ]      打印本页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印度使馆临时代办 刘劲松

(2016年7月21日,新德里)

尊敬的印度高级国防学院院长盖伊中将,
尊敬的印度国防部辅秘凯亚女士,
各位教官和学员,

  很高兴应邀到印度高级国防学院演讲。讲起中国的安全和外交理念,我个人的理解,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一言以蔽之,就是: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中华民族的主体是农耕民族,和印度民族一样,安土重迁,以和为贵,不好征战。诸位中不少刚访问过北京,长城是古代中国最重要的军事设施,目的是防御。今天中国的国防现代化建设一如既往是为了自卫。

  中国人的血液里没有对外侵略和殖民的基因,也没有这方面的经济和政治需要。即使是古代中国强盛之时,例如600多年前郑和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到达印度和印度洋各国,只为了互通有无和传递友好。今天印度的科钦,中国人没有留下堡垒和教堂,却留下了郑和教当地人使用的中国渔网,它们现在还在造福当地。

  中国人对战争持十分慎重的态度,认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认为战争的性质极为重要,“师出”必须“有名”,只有正义之师才能赢得战争胜利。侵略和不义战争即使得逞一时,终将失败。

  中国人强调战略和智略,认为“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将“不战而屈人之兵”以及“安国全军”作为政治家和军事家的最高境界。这些思想都反映在《孙子兵法》之中,比印度战略家考底利耶的《政事论》早约200年。据说拿破仑在圣赫勒拿岛流放时,边读此书边感叹不已。

  最能反映中国人战略思维的,是中国的围棋。基辛格博士在《论中国》一书中,以国际象棋和围棋的不同描述中西方战略思维的差异:“国际象棋崇尚决战决胜,围棋则具有持久战特性。国际象棋的棋子各司其职,双方实力一目了然,而围棋不仅要判断棋盘上已有棋子的价值,还要考虑未知子力的运势。围棋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为了赢得战争全局的胜利,可以输掉局部战役。

  基辛格讲,冷战期间,毛泽东使用“防止战略包围”这个围棋概念来看待中国面临的威胁……只要中国政府认识到他国在中国周边布下太多的“棋子”,毛泽东就要冲破包围圈。

  中国人从来不怕包围圈,不怕强大的外敌,不怕强加于己的战争。

  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中国遭到包括日本、英国、美国在内20多个西方国家的侵略,其中海上被入侵470余次,被迫签订近800个不平等条约,丧失国土超过300万平方公里。八年抗日战争,中国军民死伤3500万人,占各国伤亡总和的三分之一。

  诸位不久前曾参访的南京,近80年前曾发生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日本侵略者杀害了超过30万中国平民。

  战争的苦痛带给我们三点启示;一是弱国无外交,落后就要挨打,必须建立起强大的国防。二是不能闭关锁国,必须睁开大眼看世界,顺应潮流,改革图强。三是只有国家经济发展,政局稳定,民族团结,才能打消外敌觊觎之心,才能跻身世界民族之林。

  新中国成立已经67年,我们做到了这三点。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但是,我们没有马放南山,因为战争没有退出历史舞台,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威胁也没有消失。

  ——在全球化时代,不仅传统安全问题仍然存在,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网络犯罪、气候变化、传染病、自然灾害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层出不穷。从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到土耳其、法国、美国,恐怖组织制造的暴力活动不分东西南北,不管男女老幼,所有国家都是受害者。

  ——炮艇外交和强权政治没有退出历史舞台,干涉主义和单边主义有新的表现。有的国家对不听他的话的国家动辄使用武力,声称只能由其制定国际规则,策动所谓“颜色革命”,鼓吹“人权高于主权”。我们不赞成这样的想法和作法。

  ——“域外力量往往以臆想的理由为借口,在欧洲部署‘岸基宙斯盾系统’,在亚太地区部署或计划在东北亚部署‘萨德’系统,其研制的‘全球即时打击系统’等远程精确打击武器,可能会严重破坏战略平衡与稳定,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中俄上月发表了加强全球战略稳定的联合声明,对此做出了反应。

  ——有的国家,为发挥布热津斯基所说的“离岸平衡”作用,为推进自身亚太军事安全战略,利用和炒作中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海洋争端,导演了南海仲裁案这一政治闹剧,企图给中国戴上不遵守国际法和国际规则的大帽子,在中国和邻国之间制造不和与冲突。

  面对这样复杂的形势和挑战,中国怎么看?怎么办?这是中国人的首要安全命题,也是包括印度在内世界各国关心的问题。

  我的回答可以概括为以下四点:

  第一,中国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这是因为,对内,中国仍然并将长期是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和改善人民生活是首要任务。中国宪法明确要求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殖民主义。

  对外,中国认为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和平发展是时代主题,亚太安全环境总体稳定。中国是现有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建设者和改革者,这个体系有缺陷,但我们无意推倒重来或另起炉灶。

  还有一点很重要,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中国能够通过国际市场,以平等互利的方式获得资源、市场和技术。中国已经加入300多个国际条约和上千个政府间国际组织,对外贸易占GDP的40%以上,主要资源进口依存度超过60%。

  中国坚持直接当事国通过友好协商和平解决争端,这也是包括印度在内许多亚洲国家的立场。中方不参与、不接受、不承认所谓南海仲裁庭的仲裁,正是为了维护国际法治。这个仲裁庭的建立、运作和结论都是不合法的,侵犯了中国基于国际法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应有的权利,挑战了地区国家的合作协议,也加剧了地区紧张。

  中国不会因为南海仲裁案而改变对安全形势的判断和一贯的外交安全政策,将继续遵守和维护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强调规则和机制,主张开发与合作,确保各国依法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印度在南海的航行飞越自由等拥有充分的保障,现在和将来都是如此。

  第二,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称霸,不结盟,不输出意识形态。中国基于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决定自己的立场,不屈从任何外来压力。中国不打别人的牌,也不允许任何人打中国牌。中国不打别人的牌,也不允许任何人打中国牌中国人吃够了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的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我们的外交理念,也是对世界的承诺。

  第三,中国倡导新安全观。今年7月1日,在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主席表示,中国不觊觎他国权益,不嫉妒他国发展,但决不放弃我们的正当权益。中国人民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周恩来总理曾总结中国外交的哲学,包括:不强加于人,退避三舍,不开第一枪,同时还有后发制人,“来而不往非礼也”。

  中国坚决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包括国家主权,国家安全,领土完整,国家统一,中国宪法确立的国家政治制度和社会大局稳定,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台湾、西藏、南海、新疆等问题,毫无疑问事关中国核心利益。

  中国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核心是人民安全、政治安全和经济安全,包括军事、文化、社会安全以及促进国际安全。中国统筹兼顾陆上和海上安全,传统和非传统安全,内部安全和外部安全。

  中国倡导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发展的亚洲安全观,倡导协商对话而不是武力威胁,合作共赢而不是零和博弈,开放包容而不是封闭排斥。这一安全观为上海合作组织所接受和倡导,印度即将正式加入这个组织。

  第四,睦邻友好。中国古人说 “亲仁善邻,国之宝也”。四邻不安,心神不宁,什么事都干不成。印度是中国的友好邻邦。毛主席上世纪50年代就指出,我们不能把友人当敌人,这是我们的国策。

  当前,中印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世界的重心正向亚太转移,中印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双引擎。相对于传统大国,我们的增长曲线令人振奋,尽管也会有一些曲折。

  过多的人口曾经是发展的负担,但如今发达国家劳动力不足,老龄化、少子化问题严重。年轻、健康和有购买力、创造力的劳动力,成为最稀缺的资源之一,中印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世界正酝酿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3D打印、5G通讯、物联网、云计算、机器人,中印与发达国家几乎同时拥抱最新潮的技术,我们拥有能与西方一争高下的企业和企业家,具有弯道超车的潜力。

  但是,我们一个国家的市场、资金、人力和智慧是不够的,我们一个国家的声音也是不够的。要实现“亚洲世纪”和金砖国家的整体崛起,离不开中印的共同崛起和战略合作。无论是软硬件结合还是龙象共舞,已经并将继续改变世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两国领导人都在认真地讲:中印如果用一个声音讲话,全世界都会倾听。

  毋庸讳言,中印之间存在一些具体问题。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战略互信至关重要。

  培育和增强战略互信,首先要树立两国互不构成威胁的信念。这一点已经写入两国的联合声明,但入脑入心并落实在每一件具体事情上,还有艰巨的工作要做。

  中国从不把印度视为威胁,而是将印度作为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战略伙伴。中国和印度都是世界多极化的重要力量,多极肯定要比单极、两极要好,金砖国家和新兴市场百花齐放比一枝独秀要好。中国乐见印度发展强盛,为印度经济建设取得的成绩感到高兴,希望印度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多建设性作用。

  中国无意主导或垄断亚洲事务,主张亚洲事务首先要由亚洲人按亚洲的方式处理,强调平等协商和开放的地区主义。中国从没有想过遏制和牵制印度,根本没有什么“珍珠链战略”,中国也相信印度不会允许他国将印作为遏制中国的棋子。“势力范围”、“后花园”、“缓冲区”,这样一些殖民时代的词汇,应当从中印两国的外交词典中剔除。

  中国热忱推动欧亚大陆及其附近海洋的互联互通。英国哲学家培根说:有三样东西让一个国家变得伟大,它们就是肥沃的土壤、忙碌的车间和便捷的运输。中国推动“一带一路”与这句话不谋而合。中国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欧亚大陆的道路和海路通畅起来,让内陆和边远地区的经济发展起来,让亚欧各国的经济文化联系更加紧密。“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一家的倡议,而是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共同行动和多边倡议。中国视印度为重要的合作伙伴,自始至今重视与印度的沟通,愿意将“一带一路”与印度的发展战略对接,希望印度积极参与这一世纪伟业。

  中国企业和地方省市正积极参与“印度制造”、“智慧城市”、“技能印度”、“清洁印度”等发展规划,愿意协助印度发展民用核能。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家在印投资兴业,累计投资额达到40亿美元。中印贸易额已经超过700亿美元。中印两国经济上日益相互依存,在同一个供应链、产业链和价值链之上,合作面远远大于竞争面。

  习近平主席与莫迪总理两年前达成重要共识,决定开通经乃堆拉山口的印度香客赴西藏朝圣新线路,今年将有约350名印度官方香客经该线路赴中国西藏朝圣。当他们实现了一生梦想之际,热泪盈眶。未来还会有更多的印度香客前往神山圣湖,欢迎你们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员!

  中印两国有着漫长的边界而且还是未定界,但数十年来没有开过一枪一炮,这是国际关系史上的奇迹,体现了两国领导人的领导力和两国军人的纪律性。两国签署了在边境实控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实施了一系列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开展了边防合作。双方还签署了关于解决中印边界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解决中印边境问题政治指导原则的协定,正在推进解决框架的商谈。边境问题只能谈判解决,解决之前必须有效管控,边界问题不应影响中印两国友好合作的大局。

  同样,对于双边关系中的其他问题,两国会有不同的认识,但都主张相互尊重、互谅互让,着眼大局和长远,不拘泥于一时一事,保持耐心和信心。新德里和北京很近,直飞只有不到6个小时。希望中印的政府官员和军人多到对方国家走走看看,推进各层面坦诚有效的对话。麻烦问题的处理不能被舆论推着走,不能跟着感觉走,希望大家给外交官们更多操作空间。

  防务和反恐问题有其敏感性,但中印也建立了交流合作机制。相邻军区领导人实现了互访,中国军舰来印参加国际阅舰式。两国军人手拉手共同训练,两国的首长们一道热议世界格局。这是以往不能想像的,但我们还有很多的事可做、要做。

  中印有着两千多年的交往史,用莫迪总理的话讲,是“两个身体,一个精神”。两国是永远的邻居。中国大学者季羡林说,中印两国天造地设,同立亚洲。

  有人曾问世界上第一位试图登上珠穆朗玛峰的英国登山家马洛里:“为什么登山?”他的回答出人意料但意味深长:“因为山在那里。”

  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中印一定要友好相处?”我这样回答:“因为我们都在这里。”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