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科特迪瓦大使万黎在《博爱晨报》及其新闻网站上发表署名文章
来源:    2019-08-23
[字体: ]      打印本页

  2019年8月23日,驻科特迪瓦大使万黎在科官方报纸《博爱晨报》及其新闻网站上发表署名文章,题为《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谈谈香港当前局势》。中文全文如下:

  香港乱局已持续两个多月,事态发展引起各方关注。有些西方媒体称,这是追求民主和自由的运动。但事实并非如此。香港当前事态的本质绝非是所谓的自由与专制之争,而是法治与暴力、分裂与反分裂、干涉与反干涉的斗争。

  问题的起因是一桩普通刑事案件。2018年2月,一名香港居民涉嫌在中国台湾杀害怀孕女友后潜逃回港。由于根据香港现有法律,港方对该案没有管辖权,为将嫌疑人移送台湾受审,特区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此前,香港已与20个国家签订移交逃犯协定,与32国签订刑事司法协助协定。香港特区政府提议修例是将香港与外国的相关合作比照适用于香港同中国其他地区之间的合作。此举既有利于处理上述个案,又有利于堵塞现有法律制度的漏洞,以彰显法治和公义。由于不少香港市民对内地的情况和法律制度、司法制度了解不多,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趁机散播各种危言耸听的言论,制造社会恐慌,6月以来,香港发生了数次较大规模反修例游行集会活动。为更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使社会尽快恢复平静,香港特区政府于6月15日决定暂缓修例工作,相应立法工作也随之完全停止。

  但是,香港一些激进势力却继续以“反修例”为幌子,不断升级暴力行为,肆意践踏法治,恶意破坏社会秩序。他们向警方投掷砖块、雨伞、水瓶、铁枝、砖头,用自制弓箭、铁矛、燃烧弹、汽油弹、油漆弹、有毒性的化学粉末袭警。他们在全港多区发起滋扰活动,围攻不满市民,捣乱商铺,破坏公共设施,阻断机场、地铁等公共交通,甚至做出极端违法行为,对香港交通、餐饮、服务业造成全面冲击,严重干扰市民日常生活。一些人甚至公然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升起印有“港独”标语的旗帜,公然挑战国家主权和“一国两制”原则底线。不难发现,修例事件已经变质,正如不少香港人士所指出,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从6月9日至8月5日,已有139名警员在执法期间受伤,他们在承受巨大压力的情况下,坚守岗位,无惧无畏。他们执法专业、克制,成为维护香港社会治安的支柱、守住社会稳定的最后一道屏障。这难道不是以法治应对暴力的最好体现?

  一些西方人士、甚至政治人物在香港乱局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今年5月,某大国外交首长和众议长在其首都会见反对修例的骨干人物。近日,“港独”组织头目在港密会该国驻港总领馆官员。这次见面后的翌日,“港独”组织就在社交网站上扬言,正在策动9月罢课。一些外部势力不但对那些极端暴力行为视而不见,反而用“自由”“民主”“人权”的冠冕美化暴徒,煽动暴力行为,毫不避讳地“指手画脚”、“召见汇报”。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本国警方是如何动用装甲车和马队对付示威游行。一些西方媒体也违背职业道德和操守,不仅没有公正客观报道,反而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误导公众。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1997年香港回归后,通过贯彻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香港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被公认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营商环境、国际竞争力、法治指数一直在全世界名列前茅。而历史上,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从未像现在一样享有包括民主集会、游行在内的广泛政治权利。实践证明,“一国两制”是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安排,是广大香港民众的共同心愿,不仅符合中国包括香港特区的利益,也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

  香港近期发生的暴力事件是一切法治、文明、理性社会所不能容忍的。如果任由“暴”和“乱”持续下去,会危及香港市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毁掉香港的法治基石和繁荣稳定,毁掉“一国两制”。广大香港市民不会答应,全体中国人民不会答应。因此,越来越多的香港市民站出来反对暴力行为,各界两次发起数十万人的支持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大型集会。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无论是在英国爱丁堡、德国柏林、法国巴黎、澳大利亚墨尔本,全球各地的华人华侨与留学生群体自发组织起“爱国护港”运动。新加坡内政部长尚穆根等一些国际政要、学者、媒体也纷纷发出客观理性的声音。我相信,任何有良知的人,只要不带任何偏见、不选择性睁眼或闭眼,一定会对香港当前局势作出正确判断。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