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来源:    2019-03-01
[字体: ]      打印本页

  问:2月28日,联合国安理会就美国提交的委内瑞拉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但因中俄等国家投反对票未能通过。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一段时间以来,中方已多次阐述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中方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维护国家主权、独立和稳定所作努力,主张委内瑞拉事务应由委内瑞拉人民自主决定。当前形势下,中方呼吁委内瑞拉朝野各方在宪法和法律框架内,通过对话协商寻求政治解决方案。

  至于你提到昨天安理会就美方提交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的情况,我想说,中方在安理会涉委内瑞拉问题上的基本出发点是,维护《联合国宪章》精神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推动委问题和平解决,维护拉美地区长期和平与发展。中方一向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委内瑞拉内政,反对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令人遗憾的是,美方有关决议草案与中方上述原则和立场严重不符。中方不得不投了反对票。

  委内瑞拉保持和平稳定符合委内瑞拉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也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我们希望国际社会做真正有利于委内瑞拉国家稳定、经济发展、民生改善的事情,在尊重委内瑞拉主权前提下,向委内瑞拉提供建设性帮助,推动有关问题尽快平稳解决。安理会在委问题上采取的任何行动都应该符合上述原则。

  问: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未能达成协议。中方如何看待朝美下步对话和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的前景?朝鲜外相李勇浩28日在河内表示,朝方未像美方所说要求解除全面制裁,而只是要求解除影响民生的部分制裁。美国总统特朗普28日也表示,他非常愿意解除对朝制裁,因为他希望朝鲜能够发展,但朝方必须作出更大让步。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关于朝美领导人第二次会晤的情况,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昨天会见朝鲜副外相李吉成时,已就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情况表明了中方看法。我们注意到,会晤后朝美双方都表达了保持接触、继续对话的积极意愿。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与持久和平是大势所趋,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和共识。总的看,经过各方的共同努力,通过对话政治解决半岛问题的大方向已经明确,即实现半岛完全无核化,同时建立半岛和平机制。我们希望朝美双方继续对话,相向而行,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切实照顾彼此合理关切,推进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中方也愿继续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

  中方注意到朝美第二次领导人会晤后,双方就解除对朝制裁问题的表态。尽管朝美在这个问题上仍有分歧,但双方都认为,解除制裁是半岛无核化进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当同步考虑,一并解决。这是个应当抓住的公约数。

  中方一贯主张,安理会应当根据决议的规定并结合半岛局势的积极进展,特别是朝鲜在无核化方面采取的步骤,启动决议可逆条款的讨论,按照同步对等原则对制裁措施作出相应调整。当前形势下,我们真诚地呼吁有关各方秉持建设性态度看待这一问题,共同为全面解决半岛问题作出积极努力。

  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马尼拉访问期间发表了有关涉华表态,称各国应对中国技术带来的风险“睁大眼睛”。他还表示,如菲律宾在南海遭到攻击,美方将向菲提供保护。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关于南海问题,我们已经多次阐明立场,我愿在这里重申一下。

  大家可以看到,在地区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已经平稳向好,有关各方都在致力于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同时,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也都共同致力于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如果域外国家、比如美国,真的是考虑本地区人民的和平、安宁和福祉,就不要无事生非、兴风作浪。

  至于你提到的第一个问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各国“睁大眼睛”注意别人对他们的威胁。我觉得他也大可不必担心。任何国家的政府和人民肯定比其他国家的任何人更了解自己国家的福祉所在。

  问:昨天,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称,被巴方俘获的印度飞行员将于今天被释放。我想问一下,中方在促使飞行员获释方面是否发挥了相关作用?

  答:从一开始,中方就一直呼吁印巴双方能够保持最大克制,能够采取措施,通过对话来解决双方之间的问题,减缓紧张局势。

  我也注意到你刚才所说的有关情况。中方对巴方上述决定、主动对印度释放善意表示欢迎。印巴是搬不走的邻居,两国紧张局势降温符合双方根本利益。我们鼓励双方继续相向而行,在协商对话解决有关争端方面迈出实质性步伐,共同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

  问:据报道,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日前重申,即使美国对华为的立场软化,澳也将坚持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澳绝不会允许一个对他国政府负有义务的公司涉足澳通讯网络”。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对澳大利亚个别人士的有关表态表示严重关切。中国政府一贯鼓励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规则和所在国当地法律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合作,从未支持任何企业从事任何损害他国正当安全利益的活动。澳方应该为两国企业合作提供便利,而不能操弄各种借口,人为设置障碍,采取歧视性做法。我们敦促澳方某些人士摒弃意识形态偏见,为中国企业在澳运营提供公平竞争环境。

  问:前一段时间,中方对进口自澳大利亚的煤炭进行检测的问题引发媒体关注。有媒体报道称,这似乎是专门针对澳大利亚的,猜测与近期澳方在5G或其他问题上的做法导致的中澳关系紧张有关。是这样吗?

  答:中国的海关根据中国的法律法规,对进口煤炭的安全进行风险监测和分析,并采取相应的检验和检测措施,这是完全正常的。维护中国公众的安全利益,这是中国政府的职责所在。

  问:除了释放印度飞行员外,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还表示,如果印方能提供确凿证据,巴方将调查印控克什米尔遇袭事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刚才我在回答印度记者提问时已经说过,我们注意到相关报道,我们也对巴基斯坦方面释放善意的举动表示欢迎。

  中方一向主张并鼓励印巴双方继续采取积极措施,营造必要的气氛和条件,共同致力于通过对话解决两国之间的所有问题,包括你刚才说的伊姆兰·汗总理所提到的事件,共同致力于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这符合印巴双方利益,也是中方非常希望看到的。

  问:据报道,近日,美国政府向中国政府移交了361件中国流失文物艺术品。请问中方可否证实?

  答:是的。2月28日,中美双方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举行中国文物艺术品交接仪式,美方将此前查获的361件中国流失文物艺术品移交给中国政府。这是中美签署限制进口中国文物政府间谅解备忘录以来,美方第三次返还中国流失文物,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中方对此表示赞赏。

  文物保护合作是中美人文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愿与美方共同努力,进一步加大在文物保护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为推动全球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作出更大努力。

  问: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表示,加拿大司法独立,政治无法干预司法。就孟晚舟案,加方也曾表示政府无法干涉司法。但据报道,加拿大前司法部长威尔逊—雷布尔德27日在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说去年9月至12月特鲁多政府多名官员“持续不断”向她施压,要求她利用司法部长职权干预检察机关的司法审理,让一家涉嫌腐败的本国建筑企业避免接受司法审理。这两种做法是否矛盾?中方对此有何评价?

  答:我太喜欢你这个问题了。但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可能应该去问加拿大政府。事实上你所提到的这个案件,现在在加拿大国内引起高度关注。我们也注意到,加拿大一些媒体及各界人士实际上已经问了几乎跟你相同的问题。公道自在人心,事实上现在不光是中国公众、加拿大公众,恐怕全世界都会非常有兴趣听一听加拿大政府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问:昨天朝美领导人越南会晤后,朝方仍可以保留所有的核设施,包括特朗普总统在记者会上提到的两处后处理设施。尽管特朗普总统说,每个人都是友好分别的,但并没有确认下次磋商的日期。这意味着,朝鲜将继续生产核武器材料,并未放弃任何东西。中方是否接受朝鲜的核武器国家地位?

  答:你可以告诉我一下,你刚开始说的这些话,是什么人作出的表态吗?

  记者:没有人说这些话,这只是一种推论。朝鲜将继续保留两处后处理设施,这是事实。中方是否接受朝鲜的核武器国家地位,像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样?第二个问题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从河内返朝的途中会访问北京吗?

  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想说,中方从来没有承认过印巴是核武器国家。中方维护《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立场是坚定的,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这几天我回答其他记者提问时已经说过,金正恩委员长现在正在越南进行友好访问,对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行程安排,中方不便替其他国家政府来发布任何消息。

  问:据了解,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27次联合工作组会于近期举行,你能否介绍有关情况?

  答:中国与东盟国家于2月27日至28日在缅甸内比都举行了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27次联合工作组会。这是本年度首场落实《宣言》机制会议,中方与东盟国家就落实《宣言》、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等议题深入、坦诚交换了意见。

  中国领导人去年提出力争三年完成“准则”磋商的愿景,得到东盟国家积极响应。此次会议上,中方与东盟各国保持对话和合作势头,继续高效有序推进“准则”案文审读工作,不断积累共识。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准则”案文磋商总体进展顺利。

  问:据报道,当地时间2月28日,根据塞内加尔全国计票委员会正式公布的总统选举计票结果,马基·萨勒以58.27%得票率获胜。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注意到塞内加尔全国计票委员会已经正式公布总统选举计票结果,对萨勒总统胜选表示祝贺。我们相信在萨勒总统的领导下,塞内加尔国家发展将取得新的成就。

  中国和塞内加尔是好朋友,也是好伙伴。近年来,两国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深入发展,各领域务实合作不断取得新的成果。中国和塞内加尔是中非合作论坛共同主席国,都肩负着推动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发展的重要责任。我们愿同萨勒总统领导的新一届塞内加尔政府密切协作,以落实论坛北京峰会成果为契机,推动中塞和中非友好合作取得更大发展,更好造福中塞和中非人民。

  问:最近,欧盟领导人对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收购欧洲企业表达了关切。目前,欧盟正在考虑制定新的措施,限制中企在欧收购。一些欧盟官员认为,中方在解决欧洲企业关切方面进展缓慢,比如说市场准入问题。中方如何消除欧方上述担忧?中方是否担心欧盟可能限制中企在欧收购的做法?

  答: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高速发展,各国利益已高度融合。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是能够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推动各国共同发展、给所有相关参与方带来更多福祉的有效途径和手段。欧洲国家长期以来倡导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也因此在参与全球化和同包括中国在内的各方开展经贸投资合作的过程中,获得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好处。

  我们认为,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在开放中分享机会和利益,实现互利共赢,这符合包括中国、欧洲在内有关各方的共同利益。我们希望欧盟方面能够继续保持贸易和投资市场的开放,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企业赴欧洲投资兴业,营造一个公平、公正、非歧视的环境。

  至于中国的市场环境和我们的改革开放情况,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在市场开放方面取得的进步有目共睹。我记得我在这里介绍过,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2018年同2017年相比,中国的营商环境在全球的排位已经从第78位上升到了第46位。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很多欧盟企业海外最大市场和盈利的来源地。这一点,我相信欧洲的企业最有发言权。

  中国会坚定不移地扩大对外开放,放宽对外资的市场准入限制,继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不断提高市场监管的透明度。我们致力于为外国企业来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加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