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减少核冲突风险
——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在第十六届北京军控研讨会上的讲话
来源:    2019-10-16
[字体: ]      打印本页

  

(2019年10月16日,中国深圳)

  尊敬的各位来宾,

  感谢主办方邀请我参加今天的研讨会。我主要谈谈对全球战略安全形势的看法,以及对如何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减少核冲突风险的一些思考。

  近年来,全球战略安全形势急剧恶化,单边主义和霸权行径甚嚣尘上,严重冲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美国重拾冷战思维,不断“毁约退群”,推卸国际责任,谋求压倒性军事优势。受此影响,当前国际战略安全形势呈现以下几个鲜明特点。

  一是大国互信与合作面临危机。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将中、俄定位为主要战略竞争者,大举加强战略能力建设。美方的《核态势审议报告》基调充满对抗性,甚至量身定制针对中、俄的核威慑战略。美国务院主管军控事务的高官在各种场合言必称中国,极尽抹黑之能事。这些做法破坏大国战略互信,增加战略安全领域的大国协调难度。

  二是全球战略失衡严重受损。美提高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地位,奉行更具进攻性与实战性的核威慑战略;加快推进全球反导系统建设和部署,研发全球即时打击系统;加强网络军事力量建设,强化新兴科技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这些谋求全方位战略安全优势的行为,只会制造战略安全困境,最终也将反噬美自身。

  三是国际规则和多边机制受到冲击。美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损害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抛弃《中导条约》,导致国际核裁军进程严重受挫;抛出“为核裁军创造环境倡议”,推卸自身核裁军责任,损害裁谈会等现有多边军控机制权威。美方上述行径,加剧了全球战略安全领域的失序、失衡。

  四是国际安全治理赤字突出。当前,国际社会关于战略稳定的基本共识正在受到挑战。同时,随着时代进步和科技发展,外空、网络、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冲击以核力量为基础的战略稳定。新疆域规则缺失,成为国际安全治理的新问题。

  如果全球战略稳定进一步受到损害,核军备竞赛死灰复燃,核冲突风险上升将成为必然恶果。对于如何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减少核风险,中方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政策中的作用。所有核武器国家均应重申“核战争打不赢、也打不得”。放弃先发制人核打击、扩大核威慑范围、研发低当量核武器、预警即发射、研发低当量核弹头等政策。明确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将核力量维持在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

  二是核武器国家承诺向无核武器国家提供安全保障。这有助于减少核武器扩散的动因,也有助于减少核风险。国际社会尽早谈判缔结向无核武器国家无条件提供消极安全保证的国际法律文书。

  三是战略能力建设和部署不得破坏战略稳定。核武器国家发展和部署全球反导系统,势必削弱其他国家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损害大国互信和全球战略稳定。美方在亚太地区部署中导,势将诱发大国对抗和军备竞赛风险。

  四是坚持理性务实核裁军路线。核裁军进程应遵循“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和“各国安全不受减损”等原则。美俄作为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应切实履行特殊、优先责任,确保新START条约延期,并进一步大幅实质削减核武器,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加入多边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

  五是加强核政策与核战略对话。越是国际安全形式复杂,核武器国家越应加强核战略与核政策对话,客观看待彼此战略意图,切实理解和尊重彼此安全关切,防止战略误判引发意外和危机,避免大国竞争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同时,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国家应加强沟通对话,共同推动实现无核武器世界。

  六是要巩固核不扩散问题政治外交解决方向。伊核全面协议是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得到完整、有效执行。朝鲜半岛无核化有助于促进地区和平稳定,有利于减少核风险,有关各方应维护半岛对话缓和势头。我们也要积极落实去年联大相关决定,推动建立中东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取得进展。

  七是妥善应对新型科技带来的挑战。外空、网络、人工智能等技术迅猛发展,对全球战略稳定带来深刻复杂影响。国际社会应推动战略安全新疆域建章立制,对新型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予以必要规范,以新办法应对新挑战,以完善全球安全治理。

  中国核战略与核政策一直保持高度稳定性、连贯性与一致性,在今年出台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有明确论述。中国始终恪守在任何时候和任何情况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明确承诺无条件不对无核武器国家和无核武器地区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中国一直将自身核力量规模限制在维护国家安全所需的最低限度,过去没有、今后也不会参加核军备竞赛。中国从未在外国领土上部署核武器,也不向任何国家提供核保护伞。可以说,中国在核战略方面展示了最大限度透明,在核力量发展上保持了极大克制,在核武器使用方面采取极为慎重态度。这本身就是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减少核风险的积极因素。

  中方高度重视并积极参与五核国合作进程,大力推动该机制恢复生机活力并取得积极成果。中方于今年1月举办五核国北京会议,推动各方达成多项共识,包括将核政策与核战略作为五核国交流常设议题。这体现了大国协调合作应对国际安全挑战的积极态度,增强了国际社会对维护全球战略稳定的信心。中国将继续推动五核国在战略安全领域凝聚共识,以大国协调代替大国竞争,以合作共赢代替零和博弈,为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我想借此机会重点谈一谈美方退出《中导条约》和推动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问题。

  中方对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深表遗憾并坚决反对。此举将对全球战略平衡与稳定、亚太和欧洲地区和平与安全及国际军控体系直接产生消极影响。美退约后不到三周即进行了陆基中短程巡航导弹试验,充分表明了其退约真实意图是“自我松绑”,放手发展先进导弹,谋求单方面军事优势。

  中方坚决反对美寻求在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导。中国拥有的陆基中短程导弹全部部署在本国境内,完全出于防御目的,不威胁任何国家,特别是不会打到美国本土。而美军事上偏重前沿部署,明显具有进攻性。如美执意在亚太部署,就是在中国“家门口”挑衅,中国绝不会坐视自身利益受损,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中方希望美国及有关国家在此方面保持克制,谨慎行事,不要采取错误举动。

  对美国提议的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中方已多次明确表示反对。我想再次强调,中国与美俄的核武库不在一个量级,中国无意参加与美俄的核裁军谈判。美国和俄罗斯作为世界上拥有最大和最先进核武库的国家,须承担特殊优先责任,进一步大幅削减其核武器,为其他国家参加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中国不参加三边军控谈判并不意味着不参加国际核裁军努力。中方一直并将继续积极参与联合国、裁谈会、五核国等多边机制框架下的国际军控谈判和讨论。

  最后我想强调,无论国际形势如何变幻,中国都将致力于和平发展,积极践行多边主义,努力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为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注入动力,为促进人类和平和安全的崇高事业做出贡献。

  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