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轮六方会谈中国代表团发言人、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秦刚7月28日回答记者提问
来源:    2005-08-11
[字体: ]      打印本页

  7月28日,第四轮北京六方会谈中国代表团发言人、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秦刚在北京六方会谈新闻中心会见了记者。

  秦刚: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今天中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会见六国代表团长的情况。

  戴秉国说,第四轮六方会谈气氛良好。大家带着使会谈取得进展的政治意愿而来,通过多种形式的沟通交流,围绕如何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确定六方会谈的总体目标等议题认真进行了坦率、深入、务实的探讨。可以说,会谈正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他指出,朝鲜半岛核问题错综复杂。各方立场存在差距和分歧是正常的。越是艰难的工作,做好了意义和价值就越大。

  戴秉国强调,对话和平解决半岛核问题,开创半岛和平发展的新局面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希望各方珍惜六方会谈重启的机会和目前的良好开局,努力扩大共识,缩小分歧,共同推动六方会谈不断取得进展。

  各方团长表示,愿共同努力,使六方会谈取得成果。

  戴副部长还说,全世界都关注钓鱼台,希望大家共同努力,在“钓鱼台钓到鱼”。六方团长都同意大家“一起钓鱼”。

  一、此轮会谈中的朝美双边接触与前几轮会谈有何不同?双方间是否有互信?朝美磋商是否取得突破?

  朝美今天进行了长时间的磋商,从9点到12点,双方还同意继续谈。认为美朝磋商取得突破(breakthrough)或已经搁浅(breakdown)都为时过早。如果说前三轮朝美是在一个角落里谈,这次他们能够在一间屋子里坐下来长时间谈,这是一个好迹象。

  解决分歧需要一个过程。关键是建立和增进相互了解和信任,各方都能设身处地考虑到其它方的利益、关切和合理要求。这是六方会谈进展的重要基础。我们所做的就是创造环境和条件,使各方坐在一起讨论和解决分歧。

  二、对本轮会谈如此密集的双边磋商有何看法?中方进行了哪些双边磋商?

  本轮会谈有各种形式,如全体会、团长会、工作层磋商等。双边磋商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六方会谈框架内进行的。

  从会议开始前到现在,中方同其他五方进行了密切的双边磋商,共计12场。其中中美、中朝、中日各3场,中俄2场,中韩1场。

  三、唐家璇国务委员访美是否是专程就朝核问题与美沟通?

  唐家璇国务委员此次访美是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与美方交换意见。据我所知,唐家璇国务委员与赖斯国务卿等美方官员就朝鲜半岛核问题交换了意见。

  四、今天会谈最主要的成果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是什么?经过今天的会谈,各方是否缩小了分歧?当前会谈处于什么阶段?

  各方都能以平和、冷静的态度进行会谈,使会谈走向深入,更加务实,这也是进展。各方在一些问题上有不同立场和分歧是正常的。如果没有分歧大家就没有必要来这里谈了。各方已通过全会和其他形式的沟通,把各自的立场、观点以及设想和建议提了出来,当前正对各方的立场进行归纳、梳理。

  五、能否透露团长会的一些消息?

  本轮会谈迄今召开了一次团长会。今天没有举行团长会的安排。

  六、请介绍中方对日本人被绑架问题和日朝关系的立场。

  该问题应在日朝双边渠道妥善解决。据我了解,日朝间还没有进行直接的双边磋商。今后是否有取决于双方意愿。

  七、中方代表团目前在做什么?是否已开始做共同草案?中方今天是否将提出共同草案?

  作为东道主,中方一方面在同各方就有关问题进行磋商和讨论,交换意见,一方面与各方协调会议日程安排。关于共同草案,现在提这个问题还不到时候。据我了解,迄今中方未提出共同草案。各方都在认真研究如何提出自己的建议。很多问题需要各方通过对话解决。只有在形成共识的情况下,才能考虑这个问题。作为会谈的积极参与方,中方对一切有利于会谈取得成果的事都愿积极考虑去做。

  八、本次会谈最终达成一个文字形式共识的希望有多大?

  最终能否形成共同文件要看各方讨论的结果。各方需要就一些问题进行充分交流。在这个问题上既要有共同的政治意愿,同时也要有水到渠成的态度。既要积极、也要务实地朝这个方向努力。

  九、中方如何看待韩方“两大支柱”的提法?

  一切有助于和平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设想和建议都应得到认真的考虑。

  十、中国对朝鲜浓缩铀问题持何立场?

  我不太了解所谓浓缩铀计划。该问题应通过六方会谈进行讨论和澄清。

  追问:该问题将在会谈的前期还是后期讨论?

  是在会谈的进程中。

  十一、中方对朝鲜和平利用核能问题持何立场?

  一个主权国家在和平利用核能方面享有的义务和责任是平衡的。它在享有这方面权利的同时要履行相应的国际义务。

  十二、本轮会谈何时结束?

  本轮会谈何时结束要由六方根据会谈情况而定。我们在朝共同的目标一步一步往前走,扎实推进。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