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轮六方会谈中国代表团发言人刘建超举行记者会(2005年9月13日19时)
来源:    2005-09-14
[字体: ]      打印本页

        2005年9月13日,第四轮北京六方会谈中国代表团发言人、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刘建超在北京六方会谈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

  刘建超:欢迎大家来北京采访第四轮六方会谈第二阶段会议。

  今天下午,第四轮六方会谈第二阶段会议在钓鱼台芳菲苑正式举行,同时也举行了团长会。中国、朝鲜、美国、韩国、日本和俄罗斯代表团团长出席了会议。本轮会谈的主席、中方代表团团长、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主持了会议。今天下午的团长会没有讨论实质性问题,而是就第二阶段会议如何开交换了意见。

  武大伟副部长在发言中表示,各方应围绕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深入交换意见,在已经达成的共识基础上继续向前走。他指出,实现半岛无核化涉及各方重大利益和关切,希望各方都能本着相互尊重、互谅互让的精神,进一步显示诚意,相向而行,相互靠拢,通过灵活、务实和建设性的磋商,努力寻求一个平衡、共赢的解决办法,推动会议取得进展。

  各国代表团团长表示,在第一阶段会议中,大家已取得了不少共识。但他们也认识到,摆在面前的任务仍很艰巨。各方表示将为会谈取得进展作出最大努力。

  今天下午,在团长会举行前,有关各方进行了紧张的双边磋商。

  另外,我要向大家介绍的是中方代表团中的一位新成员,今后较长时间将与大家共事。他就是外交部新任命的朝鲜半岛事务大使李滨。李滨大使此前曾在朝鲜、韩国工作过,曾任外交部亚洲司处长、副处长、中国驻韩国使馆政务参赞、驻朝鲜使馆公使衔参赞。此次回国前,他的职务是中国驻韩国大使。前朝鲜半岛事务大使宁赋魁先生接替他担任中国驻韩国大使。外交部还任命了新的朝鲜半岛事务办公室主任,她是一位女士,名字叫杨健。

  以上就是今天我要介绍的有关情况,下面请大家提问。

  一、刚才你提到六方会谈各方代表团就会谈如何开交换了意见,那么此次会谈有没有设定结束的时间。另外,美朝之间有无进行双边接触?他们在朝鲜和平利用核能权利问题上是否依然存在分歧,是否表示了新的立场?(中央电视台)

  关于第一个问题,这一阶段会谈的召开方式和一些具体安排将同第一阶段会谈基本相同,既有多边会谈又有双边磋商,既有全体会议也有团长会议,可能还有工作组会议。这样灵活的安排主要是考虑到各方能有更多途径来加强相互沟通和交流,以便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至于会期,现在还没有确切的结束日期。大家都希望会期不会太长。大家都提到9月18日是中国及其他一些亚洲国家传统佳节——中秋节,都希望出席会议的官员和记者能回家度过这一美好节日。大家当然也指出,工作是最重要的,都会为会谈取得进展做出积极努力。

  关于美朝是否进行了双边接触,我现不掌握有关情况,请你向美朝提出这个问题。

  二、请介绍中方昨晚和今天与其他代表团进行双边磋商的情况,尤其是今天中午与朝方进行的双边接触。美方代表团团长希尔在中国大饭店说,他注意到朝方立场出现了一些变化,中方在与朝方接触时是否感觉到了立场变化?(《解放日报》)

  正如你所说,从昨天下午开始中方与其他各方代表团都进行了双边磋商,昨天下午同俄方,今天同朝、韩、美、日四方分别进行了双边磋商。磋商中各方就目前会谈已取得的共识、存在的分歧和会谈如何开交换了意见,进一步增进了相互了解。由于会谈刚刚开始,我不便透露过多细节。可以肯定的是大家都有共同愿望推动会谈取得进展,同时也表现出决心,将作出艰苦努力来推动会谈取得进展。

  三、能否具体介绍第一阶段会谈各方达成的共识?这次会谈的主要目的是不是达成一份书面的文件?(埃菲社)

  关于各方取得的共识,中方团长在第一阶段会谈结束时发表的主席声明中已阐述了各方在第一阶段第四轮六方会谈结束时所达成的共识。这一轮六方会谈努力的方向是探讨实现半岛无核化的目标和途径。六方在第一阶段会议中重申,以和平方式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六方会谈的目标。现在看来,关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各方之间还有一些分歧,有些分歧还是比较重大的。能否有效弥合这些分歧,还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在第一阶段会议结束时,各方都期待能发表一个共同文件,争取形成一个共同文件也是这一阶段六方会谈的一个重要内容。各方将为形成一份各方都能接受的共同文件作出努力。

        四、5点一刻开始的团长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中方今天对各方有没有提出新的草案?(朝日电视台)

由于各方之间进行的双边磋商的时间比预期的长了一些,团长会并没有在预定的下午5:15准时开始,而是推迟到5:45开始的。持续了大概45分钟,在不到6:35的时候结束的。这次团长会主要是就会议如何开法交换了意见,没有谈及实质的问题,所以各方也都没有提出新的方案。中方和其它各方的双边磋商中也没有提及新的方案。但我不了解其他各方之间的磋商情况。我想实质性磋商和会议将在明天开始。

  五、在休会的五周里,各方都作出了努力,那么会谈有没有新的进展?各方分歧的焦点是朝鲜和平利用核能权利的问题,可否明确中方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上海《东方早报》)

  第一阶段宣布休会后,各方之间进行了密切的磋商和沟通,为恢复会谈进行了充分、认真的准备。各方之间的沟通和磋商都是和平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努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朝着朝鲜半岛无核化目标方向作出的努力。六方会谈期间,各方还存在重大分歧的一个问题是你提到的朝鲜和平利用核能权利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各方关切的重要问题。这个问题如何解决还有待各方在今后的会谈中继续探讨。同时,这样的具体问题在今后的会谈和双边接触中将不断出现,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朝鲜半岛核问题是一个非常复杂艰巨的问题。我们要对会谈中各方出现这样那样的分歧做好充分思想准备,也要有充分耐心。

  六、你能描述一下今天团长会的气氛吗?另外,你是否认为朝鲜和美国之间能否缩小他们之间的分歧,如果他们不能取得进展,中方有何计划推动六方会谈取得进展?(韩国联合通讯社)

  今天的团长会议的气氛友好、轻松,大家相互尊重。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关键在于美国和朝鲜之间能否解决他们的分歧。如果他们之间的分歧能够得到妥善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进程就会取得重大进展。中方一直认为六方会谈是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最佳和最现实的途径,我们也对通过六方会谈这样一个渠道,以对话方式和平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一直充满希望。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既需要朝鲜和美国努力,也需要其他方共同的推动。中方将一如既往地采取各种办法来推动六方会谈的进程取得进展。同时我也想指出一点,大家在看待六方会谈进程的时候,总是期待着有一些突破性的重大进展。正如我刚才讲的,六方会谈是一个艰苦的进程,但是也不应该感到悲观和失望。大家如果回过头来看,六方会谈实际上取得了不少进展,各方之间也取得了不少共识,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进展和宝贵的成果。

  七、明天的具体安排如何?此次中方代表团成员名单中没有军控司的官员,有何特别的意义?中秋之前如果没有结束会议,中方会为其他代表团做什么安排?(上海《新闻晨报》)

  我们肯定请他们吃月饼。(笑声)关于明天的安排,我想,明天将进行一系列的双边磋商,围绕各方关切的问题进行交流,由于这次会谈采取非常灵活的方式,明天也可能会有全体会或团长会,我们届时会发布相关消息。

  代表团成员如何组成完全是根据工作的需要,代表团的调整是自然的,没有特别意义。

  你提到如果18日之前会议还未结束怎么办。我想这也是美国和俄罗斯朋友了解中韩朝三国传统中秋佳节的好机会。相信他们会祝贺我们三国人民的传统节日。

  八、美方对伊朗核问题和朝鲜核问题的态度不同,美国没有要求伊朗放弃和平利用核能权利,却要求朝方这样做,中方觉得矛盾吗?(美联社)

  你把伊朗核问题和朝核问题类比,但这两个问题有相似之处,也有所不同,表现形式和解决方式上也不同。关于伊朗核问题,中方立场是希望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框架内得到妥善解决,希望欧盟与伊朗关于伊朗核问题的磋商早日恢复。在朝核问题上,美方向我们介绍了他们的关切和理由。各方有分歧、有各自关切、有各自看法都是自然的,因为各方会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我们希望六方会谈能对各方合理关切作出妥善解决,这也是六方会谈的一个目的。

  今天的记者会到此结束,谢谢。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