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接受《南华早报》专访
来源:    2020-05-30
[字体: ]      打印本页

  2020年5月29日,驻欧盟使团团长张明大使接受《南华早报》记者(Keegan Elmer)采访,就香港国家安全立法、中欧高层交往、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中国对欧政策、中国外交风格等回答了记者提问,有关内容如下:

  记者问,昨天中国全国人大通过了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决定,受到部分美国和欧洲人士批评。今天,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代表欧盟27个成员国及欧盟发表声明,对此表示严重关切。但他也表示,制裁不能解决问题,在今天会议上仅有一个成员国提出制裁中国。您对此作何回应?

  张明大使表示,昨天中国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包括欧盟在内的国际社会对此都很关注。我注意到欧方此前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框架下保持繁荣稳定与欧盟利益攸关。对此我想指出的是,香港与任何国家的任何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一样,只有国家安全有保障,社会才会安定有序,繁荣稳定才有基础。全国人大有关决定正是为了堵上香港国家安全的漏洞和短板,扭转去年夏天以来香港社会的混乱失序状态和暴力肆虐局面,为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各方与香港交流合作、企业在港发展提供更加和平安定的社会环境、更加健全完善的法治环境和更加稳定可期的营商环境,这符合欧方利益。

  中国中央政府多次重申,中国将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这个决心坚定不移。香港国家安全立法完成后,其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不会变,所享有的高度自治不会变,特区法律制度不会变,特区司法机关享有的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也不会受到影响。有关立法针对的仅是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恐怖活动和外来势力干涉香港内部事务这些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不会影响香港居民的民主权利和个人自由,不会影响外国投资者在香港的正当权益。在港经商、定居、就业、就学的欧洲朋友完全没必要担忧,可以把心放在肚子里。

  我注意到欧盟外长会后发表的声明。对此我想强调,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不是《中英联合声明》。国家安全是国家生存发展的基本前提,维护国家安全在任何国家历来都是中央事权,全国人大有关决定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欧方借《中英联合声明》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指责中国违背国际承诺,这没有道理。欧方表示欧中关系应基于相互尊重和信任,这一点我完全赞同。相互尊重和信任首先就要恪守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互不干涉内政。我们希望欧方在涉港问题上秉持客观公正立场,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欧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记者问,去年以来,香港问题成为中欧关系中最敏感话题。欧盟多次发出声明,中方也作出回应。您是否担心这个问题今年再次对中欧关系造成困难?

  张明大使表示,中欧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共识与合作。中欧历史、文化和发展水平不同,关注点不同,彼此之间存在分歧很正常,也不可怕。中欧双方都认为,我们应在共识方面大力推动合作,在分歧方面通过沟通交流增进理解、管控分歧。这一点非常可贵,是相互尊重和互信的体现,也是中欧伙伴关系的应有之意。中欧双方就涉港问题保持着相互沟通交流。在此次涉港国家安全立法问题上,过去几天里我也与欧盟同事多次进行沟通。即使双方一时无法达成一致,也要管控好分歧,维护好双方的合作和共同利益以及国际社会的利益,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记者问,您能否介绍下阶段中欧高层交往的安排,中方是否已邀请冯德莱恩主席赴北京出席第二十二次中欧领导人会晤?中欧莱比锡峰会是否将如期举行?

  张明大使表示,今年是中欧关系的大年,高层交往议程很多、很密集,包括中欧峰会、中欧领导人会晤等。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中欧今年原定的重大外交议程受到一定影响,原计划3月底举行的中欧领导人会晤被推迟。双方正就尽快举办第二十二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保持沟通。由于疫情影响,双方将通过视频方式举行会议。在此之前,中欧还将举行高级别战略对话,以及就经贸、环保等领域合作进行交流。新一届欧盟机构领导人去年上台以来,双方领导人都有保持沟通的强烈愿望。一旦客观条件允许,双方领导人将尽早实现面对面交流。

  记者问,今天中国商务部发布消息称,中欧举行了第29轮投资协定谈判,取得积极进展。您能否介绍谈判的最新情况,双方能否在9月中欧峰会前完成谈判?

  张明大使表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是今年中欧关系中非常重要的议程。中欧领导人去年达成共识,将在今年年内完成协定谈判。一段时间以来,双方团队都非常努力。特别是去年底以来,双方基本保持每月进行一轮谈判的频率,即使是疫情也没有影响到谈判节奏。双方都非常重视,投入也很大。这次疫情也凸显这份协定的重要性,如期完成谈判对中欧乃至全球经济复苏都有重要意义,也将释放中欧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信号。中方高度关注谈判进展并为此付出了巨大努力。但探戈舞得两个人才能跳起来,希望欧方坚持与中方相向而行,以务实灵活的态度尽早达成互利共赢的高水平协定。

  正如你所说,本周双方举行了第29轮谈判,中国商务部表示谈判取得积极进展。接下来两个月双方还将举行两轮谈判。双方团队正在政治引领下加快谈判节奏,全力以赴落实双方领导人达成的共识。

  记者问,欧洲关注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后中国增加美农业、工业等领域产品进口,中国也承诺放宽对美公司的市场准入。中国是否会在上述领域给予欧洲同样的市场待遇?您是否同欧洲企业探讨过这个问题?他们持何种观点?

  张明大使表示,中美是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重要环节,也是欧盟企业最重要的市场。中美达成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是一份共赢的协议,对中美双方有利,对包括欧盟在内的国际伙伴有利,对世界经济也有利。在谈判过程中,我们就坚持它不针对第三方,也不影响第三方的合法权益,确保它符合世贸组织规则。

  对外开放是中国基本国策。习近平主席多次重申,中国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昨天,李克强总理在两会记者会上强调,中国坚定不移地推进对外开放,这不会改变也不可能改变。开放对各国如同空气对人一样,须臾不可离,否则就窒息了。这传递了非常清晰的信号。40年来,中国的开放是全方位的,既面向美国,也面向欧洲,既面向发达国家,也面向发展中国家。你提到的放宽市场准入和扩大进口都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既定方向,都是我们主动扩大开放的重要内容。这些年来,中方推出了一系列对外开放举措,包括金融、汽车等行业的开放,以及创新性地举办国际进口博览会等。

  自美采购是市场行为,基于市场价格和商业考虑。中国政府鼓励本国企业遵循世贸组织规则,根据市场化原则,与美方企业商谈进口协议。这不会对包括欧盟在内的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品和服务构成歧视。

  欧盟是中国重要经贸伙伴,多年来一直是中国最大进口来源地和重要外资来源地。当前,中国比较早地走出疫情阴霾,复工复产节奏和经济恢复速度加快。中国市场的恢复对包括欧盟在内的经济伙伴是巨大机会,对它们复工复产和经济恢复都会有促进作用。今天的中国市场正成为许多欧洲跨国公司的业绩增长支柱。比如汽车行业,由于卫生防病和社交距离意识增强,疫后个人和家庭对汽车的需求在增长。中国市场巨大,14亿消费者的购买力只会越来越强。中国将继续主动扩大进口,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建设高水平开放型经济。这一过程中,我们欢迎欧盟更多优质商品、服务、企业进入中国。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中国将大幅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加快自贸试验区建设,这些都将为欧洲投资者提供更多新的商机。

  中欧双方企业都期待自由开放的贸易投资条件、良好的营商环境和公平的竞争环境。我们希望欧盟早日放宽对华高技术出口限制,创造更多商业机会,挖掘更大贸易潜力;在经贸决策上秉持客观、公正、非歧视立场;对外国投资保持开放、包容、自信,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营造更加公平、透明、便利的营商环境。扩大准入、扩大开放是我们双方的共同方向,符合双方的利益。

  记者问,有媒体报道,欧盟正在讨论加大外资审查力度,虽然没有直接点名中国,您是否担心欧盟扩大对华投资限制?

  张明大使表示,我很关注欧盟出台关于投资审查的政策举措,也一直同中国在欧企业和投资者保持联系沟通。从他们那里,我感受到一些担忧,甚至是焦虑。你知道,资本是很胆小的,非常担心自身的安全,有一点风吹草动就可能逃跑了。去年中国对欧投资已经下滑。希望欧盟伙伴保持开放包容公平,为中国企业创造良好营商环境。投资能带来就业、促进发展,这是互利双赢的事情。

  记者问,受疫情等因素影响,欧盟从南到北,“疑欧浪潮”在加剧。意大利“五星运动”的重要人物上月表示,将把意中良好关系带到同欧盟的谈判桌上当筹码。这是否会损害“五星运动”等政党同中国的关系?“疑欧力量”的崛起对中国及中欧关系意味着什么?

  张明大使表示,两周前,欧盟刚刚庆祝“舒曼宣言”发表70周年。欧盟的诞生和发展无疑是一个历史性创举,也带动了各大洲的一体化进程。欧洲一体化进程既有顺风也有逆风,曾有力前行,也有过磕磕绊绊和困难挑战,这都是很正常的,我们的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中国人的哲学是危中有机,遇到困难和挑战,不能怨天尤人,要努力创造机会。欧洲也一样,面对数次危机,欧盟都能一一化解,实现自身发展。比如英国脱欧——在去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高投票率创下记录,这正是在英国脱欧的背景下取得的。对这次疫情,我也在布鲁塞尔进行观察。虽然欧盟在初期遭遇一些困难、慌乱,但总体上处理得很好,把握得很聪明,为欧洲一体化和欧盟自身发展创造了机会,欧盟也展现出特有的韧性。

  中国始终秉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干涉别国内政,这是中国外交政策奉行的基本原则。中国对欧政策秉持“三个支持”,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支持欧盟团结自强,支持一个稳定繁荣的欧洲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这一政策已经坚持了很多年,在世界大国中,恐怕没有第二个国家明确提出这三个支持,而且持之以恒、一以贯之。因为我们一向认为,欧洲一体化发展符合我们的利益,中欧关系深入发展符合双方利益。中方也将发展同欧盟及成员国关系视为有机整体,相辅相成、并行不悖。中方愿与一切致力于中欧关系发展的力量开展对话、交流与合作,认为这有利于加强相互之间的了解,也有益于欧盟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这种合作与意识形态或地缘政治无关,不应被政治化。

  中欧建交45年来,无论形势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合作共赢始终是中欧关系的主基调。这一点今后也不会改变。当然我也听到一些说法,比如指责中国有“地缘政治图谋”,或是“分裂欧洲”等等。我对此不以为然,这不过是些主观臆测罢了。中国没有意图、动机或者能力去分裂欧洲。更何况,分裂欧洲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记者问,关于外交风格,最近一个时期中国驻外外交官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外交风格,成为欧洲近来热议的话题。我们也采访了一些专家,他们认为这种“战狼外交”对中国外交不利,无法说服别人,缺乏专业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是否给您的工作带来更多麻烦?

  张明大使表示,中国奉行的是独立自主和平外交。同世界各国一样,中国外交官的首要使命是维护本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世界和平与繁荣。谈到外交风格,新中国外交70年来确实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坚定不失灵活,友好不失原则,坦诚、守正、理性……这种风格深深植根于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我们的老祖宗讲“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中国人世世代代讲“仁义礼智信”、讲“温良恭俭让”,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亲诚惠容”周边外交方针、“真实亲诚”对非外交工作方针中都能找到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天下之大,总有不公之事、不良之徒,对此我们老祖宗讲的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中国外交官无论在任何岗位上,都会积极推动双边友好合作与相互理解,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当然,面对不实指责和恶意攻击,面对干涉中国内政、损害我们核心利益的行径,我和我的外交官同事们都一定会坚定维护国家尊严和人民利益。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