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Français 设为首页  
最新消息
要闻专题
经贸合作
友好交流
发言人语
各方报道
相关链接
中国对非洲政策
  新中国成立和非洲国家独立开创了中非关系新纪元。真诚友好、平等互利、团结合作、共同发展是中非交往与合作的原则,也是中非关系长盛不衰的动力。
详细内容>>
中非关系
政治交往
  2004年以来,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曾庆红、黄菊、曾培炎分别访非。非洲方面,22位总统、7位总理或首相、5位副总统先后访华。
详细内容>>
经贸合作
  2005年,中非贸易额达398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4.9%;截至2005年底,中国对非直接投资总额已达15.95亿美元。
详细内容>>
社会发展领域合作
  第2届部长级会议以来,中国为非洲国家培训各类人才约7600人。中非教育领域合作进一步加强,在文化领域继续开展交流合作。
详细内容>>
点击可放大
非洲示意图
  首页 > 经贸合作
2003年埃及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情况

2004-11-19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组织(U.N.C.T.A.D)日前发表的2004年度外国直接投资报告(World Investment Report)显示,2003年外国对埃直接投资(不含石油领域投资)仅为2.37亿美元,跌入20年来的最低谷。

  一、2003年埃及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呈下滑趋势。

  (一)埃吸引外资总额下降。

  2001到2003年,埃及引资状态低蘼,比九十年代大幅下降,其中2003年外国对埃直接投资总额仅为2,37亿美元,为近20年来最低。1992年至1997年,外国对埃直接投资达年均8,2亿美元,1998年为10,86亿美元,1999年为10,65亿美元,2000年达12,35亿美元。2001年,投资额锐减至5,1亿美元,2002年略有回升,达6,47亿美元。

  (二)埃在吸引外资方面已不具地区优势。

  1991至1996年,埃及是非洲吸引投资最多的国家之一,仅位于尼日利亚之后,排名第二;1998到1999年,在安哥拉之后位居第二;2000年到2002年,下滑到第七、八位;2003年不仅被挤出前十,而且位置靠后。

  从投资规模来看,1991年至1996年,外国对埃直接投资占对非投资总额的15,5%,1997到2000年占10,5%,2001年占2,7%,2002年占5,8%,2003年仅占1,5%。

  (三)埃在吸引外资方面国际地位回落。

  联合国贸易与发展组织报告中的排名主要参考两项指数:一是一定时期内各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规模比,二是同时期各国国内生产总值比。根据这两项指标,埃及在1994至1996年曾名列140个国家中的第14位,1994年至1996年降至第72位,1995至1996年名列第105位,1999至2001年名列第110位,2001到2003年继续下滑,仅排第123位。

  (四)埃引入外资外溢严重。

  1991年至1996年,埃年平均资金外流3200万美元,约占引资总额的3,9%;1997至2000年,达年均7500万美元,约占7%;2001年有所下降,为1200万美元;2002年为2800万美元,占4,3%;2003年为2100万美元,比例上升至8,9%。

  (五)埃累计引资增速放缓。

  累计投资额保持缓慢增长。1990年累计投资总额为110,43亿美元,1995年为146,9亿美元,年增长约为5%,2000年为195,89亿美元,保持年平均增长约5%,2003年为209,43亿美元,占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6,2%,年均增幅仅为约2%。

  (六)埃外资在固定资本构成中比例下降。

  外国直接投资在埃固定资本构成中占重要比重。1992至1997年,外国对埃直接投资占固定资本构成的8,9%,1998至2000年下降到5,4%,2002年占4,6%,2003年则仅为2%。

  (七)外资持股金额下降。

  埃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中持股金额呈下降趋势,1999年为7,38亿美元,2000年为5,38亿美元,2001年为6,6亿美元,2002年3,35亿美元,2003年进一步降低。

  二、2003年埃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呈下滑趋势的主要原因。

  (一)国际、周边环境严峻,对埃经济产生强烈冲击。

  “9.11”事件、伊拉克战争、巴以冲突逐步升级给世界及地区局势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增加,阿拉伯国家在国际热点问题中始终处于风头浪尖,埃及作为地区大国、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领军国家,无法超脱,经济、社会稳定受到直接威胁。国内宗教极端势力等借势而动,对当局提出挑战,引起投资者担忧,影响消费者信心,从而阻碍了资金流入。

  (二)周边国家竞争加剧。

  埃及与周边国家产业结构相似,情况雷同。周边一些小国如摩洛哥、突尼斯等近年来逐步扩大对外开放,加大引资力度,采取了比埃及更为灵活的引资政策,导致大量资金转而流向这些国家。

  

  (三)软环境影响。

  1、埃及官僚主义盛行,人浮于事,办公效率低下,行政管理体制相对落后。外资企业注册审批过程繁琐,一般要在3-6个月才可拿到许可。

  2、缺少完整、切实可行的引资规划,且政策多变。一些大型私人企业均与政策指定者之间保持着密切联系,但对于大多数中小项目投资者来说,较难及时掌握商业、劳工、汇率等政策变化信息,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投资风险。

  3、作为埃及吸引外资的重要优势之一,埃及劳动力价格低廉,资源丰富,但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从业工种受到较大限制。

  4、纠纷解决机制不够健全。

  (四)埃吸引外资的法律法规有待改进。

  与投资有关的各项法律法规中不利于引资的规定较多,相关配套法规不完善。如:

  1、公司法规定,年终决算时须将企业利润的10%作为年终奖励分发给员工。

  2、雇佣埃及员工比例应达到90%。

  3、自由区中雇佣埃及员工比例不低于75%。

  4、投资法与公司法中明确规定最低工资标准。

  5、社会保险额度不低于固定工资收入的40%。

  6、与外国独资企业相比,本国企业及合资企业在参与政府发标项目的投标时享有15%的价格优惠。

  7、私有化计划明确规定,优先考虑对本国投资者、阿拉伯国家投资者进行出售,其它国家投资者则被列于末位。

  8、埃及于1994年取消了国产化比例限制,但在汽车等行业中仍规定国产化比例不低于60%。

  9、虽然埃及与美国、比利时、法国、德国、日本等众多先进工业国家,及中国、突尼斯、摩洛哥等发展中国家签有40个保障投资协议,但至今未能善加利用。

  三、埃及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

  外国对埃直接投资持续下降引起埃当局高度重视。政府不断加大关税、税务、银行、行政管理改革力度,保障政治、社会稳定,增强投资者信心,以期扭转颓势。特别是2004年7月以纳吉夫总理为首的新内阁成立后,将吸引外资作为其经济政策重要支点之一,采取了诸多政策。

  (一)提高经济增长率,增加发展后劲。探讨在不以牺牲国家财政收入为代价的基础上,扩大引资新途径。根据国家发展需要确定鼓励的重点,规范优惠政策的使用,服务于国家长期发展目标。努力为研究、改进、发明等创造适宜环境,发展人力资源,加强技术、操作、管理。

  (二)完成关税改革六步走。修改1963年第66号关税法,降低税率。2004年9月颁布的第200号总统令规定分六阶段改进关税制度,简化手续,提高效率,解决投资者面临的手续繁杂、放行时间冗长等实际问题,加强对技术人员的培训。

  (三)修改投资保障和鼓励法,明确规定为申请注册的企业在投资总局下属的投资服务中心提供一站式服务,简化审批手续,提高效率。

  (四)修改公司法,取消埃及人入股不低于49%的限制,给予外国投资者更大自由度。

  (五)规范金融市场,合并国有银行,加强央行监管。

  (六)保持汇市稳定。2003年1月埃及放开汇率后,1至7月埃镑贬值25%,黑市价与官价差别一度达到40%,严重影响投资。政府一方面采取措施增加外汇收入,另一方面加强市场监管。2004年以来,汇市保持稳定,1至9月埃镑汇率浮动仅为1,4%。

  (七) 加强发挥投资管理机构作用。新政府中新成立了投资部,大规模撤并投资机构;改变投资总局职能,加强其服务职能和推介作用;增加投资透明度,规范投资统计,并定期公布;同时与贸工部、计划部、社会基金等加强协调。

  (八)埃拟修改统一所得税法,以降低企业投资成本,增加利润。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
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
会暨第3届部长级会议
官方网站
关于论坛
后续行动
文件讲话
背景资料
图片图表
认识非洲
联系我们
要闻专题
  胡锦涛主席访问非洲四国  
  2009年杨洁篪外长访问非洲  
  中非合作论坛第6届高官会  
  2008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  
  非洲法语国家议会友好人士访华团  
  杨洁篪外长出访非洲四国  
  峰会召开一周年纪念活动专题  
  吴邦国访问埃及  
  2007非洲开发银行理事会年会  
  贾庆林访问非洲四国  
更多>>
会议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