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Français 设为首页  
 
首页 中非合作硕果累累 中非关系 走进非洲 交流与对话 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
  论坛档案  
  论坛简介
  第一届部长级会议
  第二届部长级会议
  北京峰会暨第三届部长级会议
  第四届部长级会议
  第五届部长级会议
  约翰内斯堡峰会暨第六届部长级会议
  历届图片展
  感知中国  
  中国概况
  中国发展
  中国万象
  相关链接  
“直通非洲”微信
“中非联合研究交流计划”信息网
“直通非洲”微博
中方后续委成员单位网站
驻非使领馆网站
中非地方政府合作论坛
中国非洲人民友好协会
中国主要学术机构网站
中国主要新闻媒体网站
非洲有关网站
更多>>
  首页 > 走进非洲 > 非洲时政
安哥拉石油业仍步履维艰
2018/01/05

 

■本报记者 王林 《 中国能源报 》( 2018年01月01日   第 17 版)

  安哥拉2017年9月结束了“多斯桑托斯时代”,迎来了38年来首位新总统,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若昂·洛伦索一上任就拉开了改革大幕,以“重振石油工业”为核心进行了多项举措,包括在国内重要职务的任免上大刀阔斧,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就因此经历了一场“大换血”。尽管如此,有预测认为,安哥拉石油业进入2018年后仍然步履维艰。

  彭博社报道称,洛伦索2017年11月免去安哥拉前总统之女、非洲女首富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的Sonangol董事长职务,任命安哥拉原石油国务秘书Carlos Saturnino为Sonangol的最新负责人。

  洛伦索政府认为,在伊莎贝尔一年多的管理之下,Sonangol仍然身处产量低迷、债台高筑的漩涡,她曾经信誓旦旦的改革战略根本是“雷声大,雨点小”,长达17个月的任期内,她甚至没能处理好Sonangol作为石油特许权持有者的关键职责。

  对Carlos Saturnino而言,掌舵Sonangol任务艰巨、压力重重。安哥拉通讯社指出,油价暴跌、投资不足和伊莎贝尔对Sonangol的失败管理导致安哥拉石油工业继续萎靡,接棒的Carlos Saturnino需要为垂死挣扎的Sonangol安排一条新路,以重新恢复安哥拉上游领域活力。

  由于缺乏投资,安哥拉石油产量持续下降,而Sonangol庞大的债务也为资本支出蒙上了阴影。研究机构BMI Research指出,截至2016年底,Sonangol债务从136亿美元减少到98亿美元,但当前仍有大约68亿美元的债务待清。即便2018年Sonangol批准新项目,未来5年产量也很难上涨,预计2018年安哥拉石油产量与2017年持平,约165万桶/日。

  显然,如何遏制产量下降,是安哥拉的当务之急。好在,洛伦索政府以吸引海外投资、提高生产率为主的经济刺激计划,获得了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的青睐。2017年底,道达尔和Sonangol签署了涵盖上游和下游所有活动的多份能源合作协议,以此彰显进军安哥拉能源行业的决心。

  根据协议,道达尔和Sonangol将共同重启安哥拉深海油气勘探活动,同时还将在生产、炼油和加工领域继续合作,合作第一阶段将持续两年。主要合作包括Zinia二期项目和48号区块。双方将就Zinia二期开发合同条件达成一致,并对最终投资决定做出承诺。Zinia二期项目位于17号深水区块内,道达尔持股40%并担任运营者,该项目与Pazflor油田的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相连,有望日产原油4万桶。此外,两家公司还将合作开发48号区块,为重启安哥拉深海勘探活动打基础,计划第一阶段将持续两年并完成第一口勘探井的钻取工作。

  “作为安哥拉重要石油合作伙伴,我们对安哥拉新政府推动油气行业投资的强烈意愿感到高兴。当前,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确保在2018年夏季启动位于该国西海岸的Kaombo超深水石油项目,该项目对于安哥拉经济发展至关重要。”道达尔首席执行官潘彦磊表示,“除了传统油气业务,我们还将合作范围延伸到可再生能源等其它领域,我们愿意为安哥拉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据悉,道达尔和Sonangol将在安哥拉开发一个零售网络,包括石油产品的物流和供应,同时还签署了一份可再生能源合作谅解备忘录,共同探索为安哥拉提供绿色能源供应的潜在商机。

  道达尔的眷顾给安哥拉石油业的未来增添了不少乐观预测。事实上,就连被开除的伊莎贝尔,也仍然打算继续在石油业翻云覆雨,虽然成为全球著名国有油企中“最短命”的最高决策人,且“总统之女”的光环也随着父亲执政生涯的结束而变得暗淡无光,但伊莎贝尔并未因此气馁,反而已经紧锣密鼓地开始了新买卖。

  安哥拉《新消息报》消息称,作为强化安哥拉国内和海外业务计划的一部分,伊莎贝尔将出售所持安哥拉第二大银行安哥拉发展银行、安哥拉第四大银行安哥拉国际信贷银行部分股份,同时还将继续扩大对葡萄牙国有能源公司高浦能源(GALP Energia)的投资规模,她与Sonangol以及葡萄牙阿莫林家族共同拥有高浦能源33.4%的股份。

  分析认为,在政权更迭的背景下,伊莎贝尔被解雇很“正常”,这是洛伦索政府巩固政权重要的一步。事实上,多斯桑托斯虽然不再是总统,但仍然是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MPLA)的主席,MPLA自安哥拉独立后一直是执政党,拥有掌握选举候选人和任命军警界高官等重要权力,洛伦索也出身于MPLA。

推荐给朋友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