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新疆边界地区勘察小结
来源:    2018-06-04
[字体: ]      打印本页

  2016年9月2日至10日,江瀚副处长率工作小组赴新疆阿克苏、伊犁地区对中吉、中哈国界部分地段进行实地考察。我有幸全程参与本次考察任务,并将中哈边界部分地段发现的问题和有关工作建议及时整理上呈。现就本次考察过程中个人层面上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记录如下:

  新疆古称西域,张骞出塞、苏武牧羊等典故就源于那里。18世纪末,清政府评定准噶尔部叛乱后始称天山南北为新疆,有“他族逼处,故土新归”之意。本次行程途经赫赫有名的格登碑,其上用汉满蒙藏四种文字刻载着清军平定准噶尔部首领达瓦齐叛乱的轰轰烈烈经过和累累功绩。格登碑现有凉亭庇护,当年雕刻的“皇清万古”几个金黄大字已几近风化,它安静凝视着不远处苏木拜河水蜿蜒流淌,眼前的一派宁静祥和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百年前一场保疆卫国的戮力鏖战就发生在此。

  准噶尔部叛乱平息后,清政府为加强伊犁地区防务,派锡伯官兵千余人戍边。锡伯族本女真后裔,自古生活在我国东北地区,这次国家临危受命使他们不得不背井离乡。他们从今天沈阳出发,沿蒙古高原而行,战风沙、抗严寒,忍饥挨饿跋涉了一年多时间终于到达伊犁惠远境内。在日后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锡伯族人为抵御外侵、建设边疆做出巨大贡献。我们一行也路过今天的察布查尔锡伯族自治县,参观锡伯古城。对他们为国戍边、举族迁徙历史的回顾,同样也是对一个民族为国牺牲的一种铭记。

  清朝在平定准部和回部叛乱后于1762年设伊犁将军,驻惠远城,即今天的霍城。工作组路过此地,借机参观了当地的伊犁将军府旧址。院内古木参天,陈列着当时用来击退敌军的铜炮,看后让人肃然起敬。想当年,伊犁将军是我国新疆地区最高军政大臣,统辖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额尔齐斯河上游,天山南北两路连同帕米尔高原等地,位高任重。后来沙俄不断对新疆鲸吞蚕食,虽我反复争夺抵抗,但仍有大片国土沦丧。曾经的伊犁是新疆政经中心,现在却地处边境,不仅让人痛心疾首。但更值得我们痛定思痛,前车之鉴

  后事之师,不要让祖辈几代人手下的江山在我辈手里再失寸厘。

  我国幅员辽阔,但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不属于我们的土地一寸不要,属于我们的土地寸土不让。如今,传承千载的守土戍边重任落在我们肩头,定要挑好重担,走稳下一程。

推荐给朋友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