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接受日本驻华媒体联合采访
来源:    2019-05-13
[字体: ]      打印本页

  2019年5月10日,外交部副部长孔铉佑接受日本驻华媒体负责人联合采访,就中日关系、双边交流合作、朝鲜半岛局势等回答了提问。共同通讯社、时事通讯社、《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东京新闻》、《产经新闻》、《北海道新闻》、《西日本新闻》、《赤旗报》、日本广播协会、日本电视网、东京广播公司、朝日电视台、富士电视台、东京电视台等17家日本驻华媒体参加。答问情况如下:

  一、问:您对未来推动日中关系不断改善有怎样的抱负?

  答:中日关系历经风雨重回正轨,改善向好局面来之不易,双方既要倍加珍惜,更要再接再厉。中方愿以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各项原则为基础,与日方共同努力,推动中日关系行稳致远。

  今年新中国迎来成立70周年,日本进入“令和时代”,中日关系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双方应不断加深相互理解和信任,携手做大共同利益蛋糕,在双边关系发展进程中妥处分歧,更加积极参与全球治理,推动地区和世界中的中日关系迈上新台阶。

  二、问:对习近平主席6月将出席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大阪峰会的成果有何期待?

  答: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仍是时代主题,同时不稳定、不确定性上升,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经济下行风险加大。G20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论坛,应在全球治理中发挥引领作用,这也是国际社会普遍期待。在此背景下,G20大阪峰会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中方愿积极支持日方成功办会。

  我们期待G20大阪峰会一是传递推进多边主义和开放型世界经济的正面信号,坚定国际社会对维护自由经济体制信心。二是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创新驱动增长,在落实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和应对气候变化等全球性课题方面更进一步。三是坚持协商一致,以建设性方式妥善处理各方分歧,充分照顾发展中国家合理关切。

  三、问:有人说1984年日本3000名青年访华时是日中关系的黄金时期。现在的日中关系是否比当年更好?如果是,改善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不是,还有哪些问题影响两国关系?

  答:中国人习惯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事物,对双边关系也是如此。2018年,中日两国经贸额近3300亿美元,人员往来近1200万人次,缔结友好城市254 对,各领域各层级交流合作机制如雨后春笋。两国业已形成利益高度融合的关系,中日关系的意义日益超越双边范畴,双方作为国际社会重要成员,对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肩负着更多的共同责任。

  邦交正常化以来,中日关系历经波折和起伏,无论是成果,还是经验教训,都成为未来发展两国关系的镜鉴。我相信,经过多年积累,邦交正常化47年的中日关系将在全方位的领域变得更加坚韧和成熟。

  四、问:为改善日中关系,应着力在哪些领域下功夫?

  答:如果把中日关系比喻成一辆车,要更有动力,需要“四轮驱动”。政治方面,要不断增进互信,管控好矛盾分歧。经济方面,要推动两国各领域务实合作提质升级。人文方面,要进一步加强互动交流,尤其是青少年交流。今年是中日青少年交流促进年,双方将在5年内实施3万名青少年互访。安全方面,要构建建设性安全关系,将中日第四个政治文件中“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反映到实际政策中。

  五、问:在日中关系不断改善过程中,两国在东海、南海、历史等问题上仍有分歧,要如何克服?如何建立不会倒退的日中关系?

  答:中日作为邻国,双边关系发展中遇到各种问题很正常,但邦交正常化47年来,分歧和矛盾从来不是中日关系的主流,更不是全部。关键是双方要始终把握和平友好大方向,从大局出发看待和处理矛盾分歧,避免两国关系偏离正轨。

  中日四个政治文件是两国关系正确发展的重要政治基础,只要双方重信守诺,始终恪守四个政治文件确立的各项原则和相关承诺,以友好合作实现互利共赢,以沟通对话谋求管控分歧,就能够推动中日关系沿着正确方向不断健康、持续发展。

  六、问:有观点认为日中关系的改善是受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您怎么看?您认为日本可以在中美经贸摩擦中发挥什么作用?有人担忧如中美关系转圜,中国或将对日本更加苛刻,您如何看待这种担忧?

  答:中方一贯重视中日关系,愿与时俱进同日本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中日关系改善和发展,是双方基于本国利益和两国共同利益作出的选择,也有利于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中国和日本都是国际自由贸易体制的受益者。中日有责任携手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和自由贸易体制。

  将中日美三国关系彼此对立,这完全是零和博弈与冷战思维,中方不能赞同。三国相互发展友好关系可以并行不悖,这是地区和世界所欢迎的。

  七、问:日中经济合作的重点领域在哪里?中国对日本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有何期待?为保持世界经济稳定发展,二十国集团(G20)国家应该发挥怎样的作用?如何看待日中两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中方对两国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等问题上开展合作有何考虑?

  答:中日经贸关系是联系最紧密、互补最充分、互惠最突出的双边经济关系之一。双方可以进一步创新思路,挖掘潜力,加强在第三方市场、财政金融、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合作,带动中日务实合作提质升级。

  上个月,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先生作为安倍首相特使,来华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习近平主席专门会见了二阶先生一行。希望日方以此为契机,以更加积极、更加明确的姿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实现互利共赢、共同繁荣。

  中日两国既要做世界经济的“稳定锚”,也要当全球经济的“推进器”。我们要积极倡导自由贸易,共同维护多边主义,为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多做贡献。要深化双边务实合作,继续推动区域合作进程,建设更具活力的亚洲大市场,为全球经济发展注入信心、增添动力。

  中方一贯支持对WTO进行必要改革,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同时要更加重视发展问题,维护发展中国家正当利益,落实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日双方可就此加强政策协调。

  八、问:中方对开展日中人文交流有何设想?

  答:中日友好的根基在民间。从上世纪5、60年代开始,两国民间就积极开展形式多样的友好交流活动,对中日邦交正常化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积极开展中日人文交流,有利于增进双方友好感情,有利于正确引导民众理性客观看待对方,为两国关系进一步改善发展营造适宜的社会环境。

  今年是中日青少年交流促进年,双方要以此为契机,精心设计并实施符合青少年特点的交流活动,增进彼此了解,扩大活动社会影响,为两国人文交流形成良好的示范和带动效应。

  中日双方正就建立人文交流机制进行探讨,这有利于为两国人文交流提供制度保障。

  九、问:您担任中国政府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期间,半岛形势和中朝关系有何变化?中方今后在半岛问题上将发挥什么作用?期待日本发挥什么作用?如何看待日本“不带条件”和朝鲜进行领导人会晤的目标?

  答:朝鲜半岛问题延宕已久,形势甚至多度濒临战争边缘。去年以来,在有关各方共同努力下,半岛形势从紧张对峙转向缓和对话,政治解决进程重新启动并逐步取得进展。在此过程中,各方相互关系也得到改善。这符合各方共同利益,受到国际社会欢迎。

  近段时间,半岛和谈的步伐有所放缓,对此存在各种议论和解读。我们认为,半岛问题错综复杂,完全解决需要一定时间,遇到暂时的阻力和困难在所难免。我们要看到,无论遇到什么问题,当前半岛和平的大方向没有逆转,对话谈判仍是有关方的共同意愿。关键是要珍惜业已取得的成果,相向而行,坚持谈下去、谈出成果。朝鲜半岛问题不止核问题,解决过程中要平衡解决各方不同合理关切。

  在半岛问题上,中方始终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长期以来为此作出不懈努力。无论形势如何变化,中方都将一如既往、不忘初心,为推动半岛无核化和政治解决进程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为实现地区持久和平贡献正能量。

  中日同为半岛近邻。我们支持日朝双方加强对话沟通,妥善解决彼此关切,为实现关系正常化创造条件。希望日方为推动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发挥应有建设性作用。

  十、问:您在日本工作经验丰富,对日本和日本人印象如何?

  答:我从事外交工作34年,其中三分之二是负责对日工作。我第一次赴日常驻是上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发达,社会和谐,人民勤劳严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随着对日了解的加深,我深感中日地理相近、文化相通,两国和两国人民有着诸多相似之处,都崇尚奋斗进取,都推崇“工匠精神”。当前中日关系站在新起点,希望两国发扬互学互助的优良传统,充分发挥各自优势,进一步加强合作,推动中日关系向好发展,实现两国共同繁荣,并为地区经济一体化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推荐给朋友 确定